热门搜索:
首页 > 专题 > 一曲公安民警及武警消防官兵的颂歌——长篇报告文学《泣血长城》研讨会综
  • 一曲公安民警及武警消防官兵的颂歌——长篇报告文学《泣血长城》研讨会综
  • 2014 年11 月20 日,由全国公安文联、《中国作家》杂志社联合主办的紫金报告文学《泣血长城》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全国公安文联主席祝春林、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何建明、全国公安文联副主席武和平、《中国作家》主编王山、原主编艾克拜尔·米吉提参加会议并做重点讲话。会议由全国公安文联秘书长张策主持。
    紫金的报告文学《泣血长城》,以2010年大连“7·16”特大原油火灾救援为背景,热忱歌颂了危急时刻冒着生命危险救援火灾的公安民警及武警消防官兵,讲述了他们惊天动地的英勇事迹和悲怆故事。
    作者历时四年,采访387 人(实际见面谈话的人数还要远远超过这个数量),走遍了大连市十几个参加救援的单位,最远的地方,甚至到了江苏太仓。采访期间,作者克服外部、内部,甚至包括自身身体状况和部分受访者表达局限的困扰,艰难完成大量的采访工作。
    作者以女性独有的细腻、敏感和悲悯,优美、精细、充满张力的语言,饱满、丰盈的情绪,打破传统报告文学的写实手法,大胆运用丰富的文学技巧,艺术而真实地描绘了上万名英雄血战火场,用生命保卫城市、保卫人民的悲壮故事。参加研讨会的专家王山、高伟、包明德、萧立军、李朝全、彭程、胡平、李迪、蒋巍、贺绍俊、何向阳、李建军、朱竞、汪雪涛对这部作品给予高度的评价。
    以下是研讨会上部分专家发言。
     
    何建明(中国作协副主席、党组成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长):祝贺紫金写出这样的作品,公安系统有一批非常年轻的报告文学作家,他们比老一批报告文学作家更有潜力,因为他们学到了适合于现代读者阅读习惯的报告文学写法。我相信我们公安的文学应该在整个中国文学大军中成为非常重要的方面军,这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我们公安系统从上世纪50 年代初到现在,一直非常重视公安题材创作;第二个方面,上世纪80 年代初开始,公安系统培养了一大批作家,创作了一大批优秀作品。最近十几年,在公安领域有很多优秀作品,越来越引起我们社会的关注。事实上,在和平时期,公安题材作品老百姓很爱读,你们推出“最受人民喜爱的十大民警”活动,每一次看了都令人感动,所以我们中国的作家应该对公安系统怀有敬意和感激。
     
    艾克拜尔·米吉提(全国政协委员、作家出版集团管委会党组副书记、《中国作家》原主编):一流的题材,要有一流的讲述者。《泣血长城》读后非常感人,它的价值是多方面的。首先,作者作为一个警察、一个女性,也作为一个母亲,将自己的生活细节融入故事中,感染力十足。其次是作者深入扎实的采访,前后采访了380 多个人物。这387个人的采访是漫长的,而且是细致、到位的。有时候遇到困难,有时候云开日出,有时候踏破铁鞋无觅处,突然有了震撼人心的收获。作品让我们认识了一个新词——“流淌火”。我们第一次接触到“流淌火”的概念,它是这样的危险,这样的桀骜不驯,但是这些具有原子弹威力的流淌火,在消防员奋力拼搏下,被驯服了。还有那些合同制消防队员,他们那种对事业的忠诚,那种献身精神,都使我们过目难忘。这样开阔的采访视野,这样充满张力的语言,又穿插历史上、文化上一些人物的命运,这种写作方式也是具有探索性的,甚至可以说具有某种意义的创新。这充分说明作家紫金,已经走向成熟,而且真正是拿出了第一手也是第一流的故事。
     
    王山(《中国作家》主编):我要特别向作者紫金表示祝贺。《泣血长城》写得非常好,作品非常感人。报告文学是一种实打实的文学体裁,它是一个很笨重的工作,紫金在采访和创作中投入的这种劳动和精力,是非常巨大的,也是非常扎实的,其中的甘苦,我们难以想象。再加上真切的现场感和作者投入的真实情感,创造出上万名救火英雄的鲜活形象。他们的血,就是我们的泪,既是读者的泪也是作者的泪,这种情感是非常饱满、非常热烈的。作者把英雄人物的珍贵品质,以及他们大无畏的牺牲精神,用报告文学的方式,向全社会进行表述和传达。
    我们希望这部充满正能量的作品能得到更广泛的传播,能够让更多的人知道公安战线上的众多英雄事迹,并获得一个应有的良好评价。
     
    紫金(《泣血长城》作者):我发言的题目是“后来的救援者”。首先我诚意感谢各位领导、专家付出宝贵的时间来参加这部作品的研讨会。“7·16”特大火灾救援结束后,我踏上了漫漫的采访之路。作品中387人的采访数量,是我采访记录里面有名有姓的记录,实际见面谈话的人员不止这个数字。我在14 岁之前有自闭倾向,这种孩子最大的问题是与人交流有心理障碍。19 岁考入大连市公安局后,经过生活的磨炼,这种状况趋于好转。而文学曾经是我的避风港,我躲在阅读和写作中,调整与这个世界的距离,但是人间从来没有一座永恒的避风港,即使文学也不行。2007 年,在写作报告文学过程中,历时两个多月的采访和写作,我一次一次晕倒。自闭是天生的精神倾向,只能缓解不能改变,我带着这样的问题进行了80 多人的采访,结果是心力交瘁,几近崩溃。我对此心有余悸,曾发誓给多少钱、得什么奖再不碰报告文学。
    可“7·16”火灾又一次将我推向苦难。从进入现场的那天起,命定的路清晰地摆在眼前,我必将历经磨难完成救赎。我在《泣血长城》中描写的人物,在面对灾难的危急时刻,由普通人蜕变成忘我的救赎者,这其中的蜕变过程他们自己都始料未及。当一座城市和600 万人口危在旦夕,你无法转身就走,只能向前,尽管这前方就是地狱,我也同样经历了如此的生死考验。作为心灵遭受重创的救援者,我又如何能转身就走?《泣血长城》的采访与写作,让我走过一条真正的作家之路,采访的艰辛、写作的痛苦、就此埋没的残酷现实,尽管浅尝其中的辛酸悲凉,但对于我一个小女子来说,也已是数度如临深渊,谁能救赎我,挽救一个脆弱不堪的心灵?
共4页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