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首页 > 文学茶座 > 不能忘却的湘江血战
  • 不能忘却的湘江血战
  • 八十二年前的冬天,被迫进行战略转移的中央红军突破敌人三道封锁线之后,行进到湖南道县一带。此时,从瑞金和于都出发的八万六千中央红军,还剩下六万七八千人。此时,蒋介石已调动中央军、湘军、桂军和粤军共三十万人,准备把中央红军聚歼在广西全州、兴安和灌阳的湘江两岸。
    中央红军第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上书中央三人团,请求改变行军路线,放弃西渡湘江计划,避免被敌聚歼,这个建议被搁置了。毛泽东以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华苏维埃主席的名义,在一周内,四次请求中央红军改西渡湘江与红二、六军团会师的原计划,挥师北上湘中,跳出敌人的包围圈,均被中央三人团无情拒绝。
    1934 年11 月25 日,中革军委下达了分四路向西强渡湘江的命令,湘江之战从此打响。1934 年12 月1 日,中央红军约三万两千人渡过湘江,损失约三万五千人。军史上,称这决定中央红军命运七天发生在湘江全州至兴安的战事为湘江战役。
    因为湘江战役中央红军损失太大,此后约五十年间,很少有人提及这次作战。三十多年前,作家黎汝清创作了长篇小说《湘江之战》。作者此前创作了《皖南事变》,此后创作了《碧血黄沙》。《皖南事变》写新四军九千余人在抗日战争期间被国民党军以抗命为由几乎全军歼灭的大悲剧。这三部小说,构成了黎汝清的悲情战争小说三部曲。
    之后的三十来年里,湘江之战在中国绝大多数人眼里,和西路军覆灭、皖南新四军军部被歼、攻打金门失利、抗美援朝战争一八零师几乎被全歼一起,成了人民军队战争年代的五次大败仗了。久而久之的人云亦云,湘江血战便成了影视剧创作敏感的一个禁区。
    二十年前,红军长征胜利六十周年,我为创作《日出东方——红一方面军征战纪实》,开始接触湘江战役的大量相关史料。当时我就认为,把湘江战役列入人民军队在战争年代的五大败仗,是对这段历史的严重误读。这次战役,即便仅从军事的角度讨论,也不是败仗,而是一次代价很大的胜利,因为战役的结果是中央红军突破了敌人的湘江防线,实现了自己的战略意图,这和皖南事件、西路军事件和金门登岛作战是有本质区别的。
    同时,湘江血战还有以下几方面的收获:第一,湘江血战的巨大牺牲,让全党和中央红军上下认识到了极左路线的严重危害。第二,湘江战役付出的惨痛代价,让红军上下认识到了毛泽东对于红军生存和发展的极端重要性。第三,湘江血战的惨胜,让全党和中央红军认识到了党和军队需要一个真正核心的引领,是后来开通道会议、黎平会议、猴场会议和遵义会议的诱因。第四,湘江两岸的七天血战,锻造出了一支有铁一样信仰和信念、铁一样担当和纪律的英雄部队。可以说,湘江血战的惨胜,是中央红军后来一系列胜利的伟大开端。这场战役,中国人民是不应该忘却的。
    我一直有一个愿望,想把我所知道的湘江战役搬上大银幕,好让更多的人直观看一看这段雄奇的战争史诗。十年前,红军长征胜利七十周年,我曾想启动这个项目,后因种种原因搁置了。今年,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该写一写湘江之战了,于是,我就写了《生死七日》这个电影文学剧本。
    现在,这部电影正以《第四道封锁线》的名字拍摄和制作,很快就能和广大读者和观众见面了。希望大家能喜欢这部电影。
     

    责任编辑 康燕宁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