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 第2期
  • 首页 > 2019杂志期刊 > 文学版 > 第2期
  • 升沉(陈武)
  • 作者:陈武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2期(总第605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1-30
  • 第一部 借贷 1 史丽娟在翻看朋友圈。 朋友圈已经没有什么新鲜事了,除了晒晒饭店的精致大菜或自己烧的风味小炒,就是玩玩自拍。自拍有两种,一种是拍自己,不分场合,各种造型,各种美颜,看起来很美,很让人惊叹,惊叹到连自己都认不出自己;另一种自拍是拍风景,一年四季,季季都有美景可拍,而且风景最能迷惑人,就算一棵树,随便变换几个角度,就能制造出不一样的绝世美图,难怪有人说,摄影已经不能成为艺术了,因为人人都能掌握。史丽娟懂得一些文艺(比如热爱写诗),开始也迷恋、沉浸在各种自拍中,还会把自拍美图配上自己创作的抒情短诗一起发布,多少表现出和别人的不同。几年玩下来,也腻了,越发越少。到... 【全文】
  • 寻亲(惠明国)
  • 作者:惠明国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2期(总第605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1-31
  • 一 陕北的冬天很冷,也很漫长。 一九四〇年冬,清水县大雪纷飞,村里村外、山山峁峁、沟沟洼洼都是银装素裹、一片白茫茫,连远山上的油松都佝偻着腰,被厚厚的白袄子压得抬不起头来。一阵西北风刮过,片片散碎的雪花无助地在半空中飞舞。 清水境内,无量河和永安河两河交汇,这里自古以来就是兵家战场,无数传说故事使得清水这个人不多、地不广的小县远近闻名。 我的家并不在河边,我和娘就住在县城最北面山岙岙里一个叫圆明村的小村庄。 大雪整整下了三个月,而就是这三个月的记忆,成了我今后人生中挥之不去的一场噩梦,每每想起来就会出一身的冷汗。 这一年我五岁,村子里闹起了天花,死去的人一个接一个,其中以... 【全文】
  • 天上有朵好看的云(周云和)
  • 作者:周云和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2期(总第605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1-30
  • 1 詹组长忙着上车,心里有点急,脚尖绊着了马路牙子,身子朝前扑去,慌忙伸双手做俯卧撑一样撑住地面,才避免摔个狗啃泥的悲剧发生。 慢点!我见了,一把推开副驾座车门下去,想扶詹组长一把。坐在车上的阚主任则哈哈一笑道:哎呀,你来就是了,作啥子揖磕啥子头嘛,用不着行这样大的礼。 詹组长直起身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冲我窘迫地笑笑道:没事。上车坐定,车子起步了,他才还阚主任的礼:你晓得今天太阳火辣辣的这样大,是啥子原因啵?阚主任反应灵敏:你出门了。詹组长额上的抬头纹荡漾开去:你咋个回答得这样对呢?刚才我走你家门口过的时候,听见你二儿媳妇在敞坝头说,喜得好今天烧火老者出去了,不然几个... 【全文】
  • 卡米尔(杨健棣)
  • 作者:杨健棣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2期(总第605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2-02
  • 大洼里的庄稼长到一人来高的时候,他最得意的事情除了画那幅画,就得说是领着卡米尔沿着潴龙河大堤散步了。这通常是在黄昏里,是在他没有出门去给雇主画影壁墙或者仿古建筑彩绘的时候,通常是在他闷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对着那堵墙,觑着一双昏花的老眼画了一整天的时候。他最近对那幅画又有了新思路,所以一上手就停不下来,若不是画得手臂酸软,脖子生疼,两眼模糊,任谁也是休想把他从那间逼仄、黏潮的小屋里拉出来的。 他沿着河堤上一条细瘦的羊肠小路走着,路边的荒草快把这条小路盖严了,只留着蛇一样的一条长线。卡米尔走在小路边上的青草丛里,卡米尔边走,边逗弄、扑咬着一些叫不上名来的小虫子。开阔的河滩里... 【全文】
  • 五夫镇,半亩方塘活水来(奉荣梅)
  • 作者:奉荣梅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2期(总第605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2-04
  • 据说,英国史学家汤恩比对宋朝这样评价:宋朝是最适合人类生活的朝代,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生活在中国的宋朝宋朝,从传统武功的角度看,可归类弱世:在边防战争中常常落败,南宋更是偏安一隅,让人感叹其窝囊。但是,另一方面,宋代偃武修文,文明昌盛,科举完善,经济繁荣,社会生活气象万千,又令人惊叹宋朝之繁盛。 近代史学大家陈寅恪先生也曾说: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宋代文人的精神生活,更令现代人向往,那是一种平和优雅、含蓄蕴藉的诗意生活,贵得适意耳。 五夫镇,是武夷山中的一个古老小镇,在南宋时期是一个儒者、文人的荟萃之地,是南宋那个特定历史阶段一个文化标本的遗... 【全文】
  • 我和风都是这里的仆人(宋心海)
  • 作者:宋心海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2期(总第605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2-08
  • 没来得及拥有官名的孩子 回老屯,听人们喊我小黄毛 他们从背后喊,迎面也喊,扯着嗓子 一声接一声,喊 这多像喊一条土狗啊 我的小名,原来一直躲在这里 这么多年,我把那些淡黄的,苍白的 柔弱的,一根根,焗好,藏住,掖紧 生怕它们露出来 从公社,到县城,到哈尔滨,再到北京 记不清,这些年我染了多少次 记不清,多少次想听一声 这亲热的呼唤。也许有人喊过 我却没回。我怕一答应 会醒来,会流泪,会傻乎乎 退回到王太玉屯的田野里 成为那个,还没来得及 拥有官名的孩子 仿佛我从来没有见过世面 她说着,我对她说过的话 不用惦记,都挺好的 她说的这些话,都是 我这几年,一直说的 她把我们的担心 以我们的口吻 又... 【全文】
  • 16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