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首页 > 2019杂志期刊 > 影视版 > 第7期 > 幸运的酒徒
  • 幸运的酒徒(凡一平)
  • 1.外景  凌晨  南方巴山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县城
    字幕:1982年
    一个扫大街的妇女正在扫大街,她扫到了一个包裹。她怯生生地打开包裹一看,包裹里是—个婴儿。睡着的婴儿因为受到触动或闻到了人味,哭了起来。这位三十岁的妇女叫兰彩銮。
     
    2.外景   凌晨   早餐摊
    兰彩銮以为孩子饿了,跑到一个刚刚摆开的摊那,赊一碗豆浆。孩子喝了豆浆,却还是哭。
     
    3.外景/内景  凌晨  回家路上
    越来越凄厉的哭声把县城一条街的人们全弄醒了,一个个从床上蹦起来,有的还从床上摔下去。兰彩銮赶紧把孩子抱回家。孩子一路的高哭又把县城另一条街的人们揪出房门或梦乡。
     
    4. 内景  凌晨  妇女兰彩銮家
    兰彩銮有丈夫,叫陆文孝。丈夫陆文孝从糖厂下夜班回来刚躺下,妻子就给他抱回一孩子。
    丈夫很愤怒,说:我们才结婚三年你就确定我不行?就捡孩子来养啦?你想想,我下班,你上班,我有机会下种吗?好不容易种一次地,像抄电表的,一月就来那么一次,就指望一来一个准呀?就以为我不行啦?
    兰彩銮不和丈夫解释,说:先想想办法,让这孩子别哭。
    陆文孝:我有个屌办法!
    兰彩銮:我们家有糖,把白糖拿来。
    陆文孝不理会妻子。妻子就钻进床底,找到一只藏白糖的罐子。因为心急,她直接用手指蘸了白糖,伸进孩子嘴里,让孩子舔。孩子显然对白糖非常反感,把指头吐了出来,仍然哭。
    兰彩銮看了看袖手旁观的丈夫,说:这孩子神了,小不丁点就晓得这糖是从厂里偷拿回来的,偷来的东西不吃。
    陆文孝丈夫一听,暴跳如雷,想打人又不敢打的样子。他抓过白酒一瓶,咕嘟咕嘟地喝,要借酒壮胆发疯似的。
    兰彩銮软和下来,说:看来这孩子是想喝奶。可我……对了,我到隔壁家借奶去。
    妻子把孩子塞给丈夫,到隔壁家借奶去了。
     
    5.外景/内景  凌晨  奶娘柳贵芸家
    奶娘柳贵芸在自己的家中睡的四脚朝天,肥硕的身体外露着,身下压着自己的丈夫何德贵,旁边睡着一个特胖的小男孩何钢。
    一阵急迫的敲门声,柳贵芸和何德贵骤然蹦起。何德贵拿起衣服就往床下躲,柳贵芸迷迷糊糊地看着自己的丈夫慌张地钻到床底下,一边纳闷一边朝门口应承着。奶娘走了几步突然反应过来什么,四下环顾的她顺手操起一把笤帚,猛地扑向床下一阵狂抽自己的丈夫,床下的丈夫嗷嗷乱叫,奶娘边打边骂:这是在自己的家,你躲什么躲?
    门口的兰彩銮依然不管不顾地猛砸着门,柳贵芸气喘吁吁地打开房门:兰姐,这么早啊?
    兰彩銮拽着奶娘就往外走。
    何德贵看看床上的孩子,看看自己的家,抽了自己一嘴巴:妈的,这种低级性错误,都犯!
    床上的胖孩子咧嘴笑。
     
    6.内景  凌晨  兰彩銮家
    兰彩銮带着热情洋溢的奶娘柳贵芸回来了。她们进门一看,愣了。
    孩子不哭了。
    妻子抱起放在桌面上的婴儿,看看孩子安详的脸,看看丈夫陆孝文,说:这孩子,怎么就不哭了呢?
    陆孝文手里拿着个饼,说:这小酒鬼的爸,一定是个老酒鬼。说不定妈也是。
    妻子兰彩銮糊涂了半天,看看丈夫手里的饼,眼光碰上桌上空了的酒瓶子,才猛然明白过来。她把饼要过来,闻闻,又闻闻孩子的嘴,然后鼻子像饺子一样皱起,歪过一边。
    来援助的奶娘看着孩子的酒糟鼻子,捧了捧自己饱满硕大的乳房,不快地说:看不起人呀你?你这个小崽子!
    这话像是提醒。妻子这才扒开全部的包裹,三个人的眼睛往下聚焦。
    是个男婴。
    男婴的把柄上方肚腩,还有个像酒杯一样的胎记。
    何德贵这时抱着自己的胖儿子过来了,看着邻居家捡来的孩子,对胖儿子:你有兄弟了。
    柳贵芸盯着丈夫:何德贵,我问你,那叫什么呀?姓什么呀?
    陆孝文把饼干从妻子手中夺过来,边啃边说:阿饼,姓陆。陆阿饼!
    兰彩銮:你俗不俗?把“阿”字去掉!
     
    7.外景/内景  夜  南方B城  酒店
    字幕:28年后(2010)
    一班同学在聚会。有老师在座。
    一个光头在说话。他是李进。
    李进:今天,我们中文05届同学,毕业五年聚会,少一个人。仅仅少一个人。他是谁呢?不用我说,你们懂的!我组织的聚会他不来,他为什么不来呢?他是看不起我不来呢,还是看不起大家伙包括我们的老师,不来?他了不起,现在是要害部门领导的随身秘书。看不起我?我生意做得很大,难道他看不起钱吗?当然我生意现在做得不是太顺,遇到点麻烦。但我照样同样组织起这么隆重排场的聚会!请大家喝好酒。他来,我们欢迎。现在是肯定不来了,电话也一直关机。他不来,我们照样一醉方休!我今天是有准备来的,带着我妹妹来的。(李进指着附近一位靓丽的姑娘)我喝醉了,她继续照顾大家。我喝死了,她把我埋了。现在,请大家举杯,干杯!
    顿时觥筹交错,呼声连连。桌上的酒是五粮液。
     
    8.外景  日  美国  机场海关
    一本中国公务护照递给美国海关人员。护照上显现:姓名:陆柄。出生年月:19820917.籍贯:中国,等中英文字样。
    海关人员看着对方。28岁的陆柄站在那,温文尔雅。海关人员盖了章后,把护照递给陆柄。陆柄闪身,出现了官员模样派头40岁的张武。张武把自己的护照递过去。
    美国海关人员看了护照后审视张武,用英文盘问:来美国干什么?
    张武听不懂英文,手指指身边的陆柄:问我秘书!
    陆柄用英文跟海关人员解释说明:你好。张武是中国政府的公务人员,是来美国进行公务考察的,使用的也是公务护照。
    海关人员:公务考察为什么是一个人来?
    陆柄:还有我。
    海关人员:为什么只有两个人?
    陆柄:因为我们只是普通公务员的出访,不像是你们美国的总统。
    海关人员就笑了。
     
    9.外景  日  美国  好莱坞  拉斯维加斯等
    张武、陆柄在参观考察。张武空着手,大摇大摆,陆柄大包小包地拎着背着,胸口还挂着照相机。
     
    10.内景  深夜  南方A城市  张武家
    张武的妻妹苏蕾(27岁)正在给姐姐苏曼的脸上贴面膜,妹妹苏蕾打着哈欠:姐,我要回去了。
    苏曼抓住苏蕾的手:留在这陪姐,不是说好了吗?
    苏蕾:在你这我睡不着,我讨厌你家里有股气味,我受不了。我要回去了。
    苏曼:什么气味,让你这么讨厌?
    苏蕾:我不知道。真的受不了,我要回去了。
    苏曼:苏蕾,你就再陪姐一个晚上。你姐夫明天就起程了,后天就回家了。
    苏蕾:我就不明白,我不陪你又怎么啦?
    苏曼:有你陪我,你姐夫放心。
    苏蕾:你又不做什么亏心事,怕什么?
    苏曼忽然想起什么,看看墙上的时钟,坐起来:哦,该给你姐夫打电话了。
     
    11.内景  日  美国  酒店房间
    张武和陆柄进房间。陆柄把大包小包整齐摆放着。张武的手机响了。陆柄知趣地欲退出房间,被张武扯住。
    张武接电话:老婆!
     
    12.内景  深夜  张武家
    苏曼打电话:……都买了吗?我忘了跟你说,你给苏蕾挑一款背包,你要是不懂,就问问小陆,你的审美太落伍。你上次去法国给我买的衣服,就是特别难看,我穿了之后,单位的人都说显得我特别老……贵就好呀?你这次买的还不知道什么样呢?张武我告诉你哦,给我妹妹买的包可不许掉价落伍哦。一定要小陆做参谋。行了我不跟你说了,注意安全。
    说完苏曼挂了电话。
    苏曼:我让你姐夫给你买个像样的背包。这下你该继续留下陪我了吧?
    苏蕾:小陆是谁?
     
    13.外景  日 美国  酒店房间
    张武:女人真是啰唆、麻烦。(对陆柄)替我出去,再买个包。
    陆柄:局长,要什么样的?
    张武:我哪知道要什么样的?不是给我老婆的,是给我老婆的妹的,小我老婆五六岁。
    陆柄:那我知道了。
    陆柄刚走。又一个电话打给张武,手机显示:宋友顺(美国)。
    张武接电话:顺!……在酒店。……你***真够意思,真要从旧金山过来呀?离洛杉矶远不远?我住的酒店?我也不清楚。问我秘书,他现在不在。我把我秘书电话发给你,你和他联系。好,顺,明天见!
     
    14.内景  日  美国  中国餐馆
    酒席就三个人:张武,张武的朋友宋友顺和陆柄。
    张武对宋友顺介绍陆柄:我秘书,小陆。复旦大学中文系毕业的。
    宋友顺:是吗,那卢新华知道吗?写伤痕小说的那个,也是复旦大学中文系毕业的。
    陆柄:当然知道。
    宋友顺:他现在拉斯维加斯赌场,当发牌手。你们这次没看见他吧?
    张武:我不认识这个人。小陆,你看见他了吗?
    陆柄:我也是只知其名,读过他的小说,没见过人,不知道看没看见。
    张武:你什么都没看见。回去以后,我们在美国的事情,你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不要说,知道吗?
    陆柄:知道。
    张武满意地对宋友顺:小陆跟我三年了,人非常老实,很值得信任。
    宋友顺:当然,不然你出国还带着他?
    张武对陆柄介绍宋友顺:宋友顺,我一起下过乡,一起扛过枪,但没有一起嫖过娼的朋友。因为,我们还没有一起嫖过娼,他就出国了,来美国了。
    宋友顺从脚边的包里抽出两瓶五粮液,重重地搁在桌子上:今天我们一醉方休。不够再从饭店拿。
    张武:好。不过,晚上我们还要上飞机呢。
    宋友顺:怕什么,醉了好,一上飞机,睡一觉,睁开眼就到了。
    陆柄忙着开瓶子、倒酒。
    张武、宋友顺开喝。
    张武与宋友顺对等喝了两杯后就说不行了。
    宋友顺:张武,你这么些年仕途上突飞猛进,但酒量非但没有进步,还减退了。
    张武:是。
    宋友顺:那你是凭什么升官的呀?
    张武笑笑:反正不靠酒。
    宋友顺:不行,你得喝,今天我们两兄弟见面,怎么也得喝。你算算,我们有十几年不见了?说不定以后我们就没机会喝了呢。
    张武:打住,你这话说得多不吉利。
    宋友顺:你说喝不喝吧?
    张武:我能喝肯定喝。
    宋友顺:张武,你儿子还要不要来美国读书?
    张武:要啊。说好了的,明年就送来,托付给你。噢,我知道了,我喝,舍命也要喝!
    张武和宋友顺又干杯。
    宋友顺见张武的确不胜酒力:那这样吧,你喝不了,让你秘书代喝!
    张武:我秘书也是不喝酒的,酒量比我还差。
    宋友顺:那还当你秘书?
    张武:因为我们两个都不喝酒嘛,人以群分,物以类聚。
    宋友顺:那好,你们两个对我一个,我一杯,你们两个一杯,分着喝,轮流着喝,你们代表中国,我代表美国,两个中国人对付一个美……美籍华人,这样可以了吧,公平了吧?
    张武见宋友顺霸道得让人理屈词穷:那好吧。
    宋友顺看了看表:有时间,至少还有三小时。开始吧。
    张武和陆柄对宋友顺,二对一,放肆而又尊严地喝了起来。
    宋友顺:敬中国!
    张武:敬美国!
    代表着中方的酒,基本上全由陆柄喝了。
    张武看着陆柄披肝沥胆,舍命在保护着自己的上司,又感动又担心,不断地问:你还行吗?
    陆柄:不知道,但是请领导放心。
    独当一面的宋友顺见张武、陆柄两个精诚合作,一致对外,挖苦地:行啊张武,故意说你秘书不能喝酒,原来是兵不厌诈,御敌有术啊!
    张武自豪地:我们喝的是国酒,肯定赢啦!
    不知不觉地,两瓶五粮液已经见底,但张武、陆柄和宋友顺双方依然屹立不倒。
    陆柄神志清醒地:我们该去机场了。
     
    15.外景  日  美国  中餐馆
    宋友顺与张武就地拥抱告别。两人都乜乜斜斜。
    张武:你千万别开车。这不是在中国,酒醒了再开。
    宋友顺:不开。我比你了解美国。
    张武和陆柄打车、上车,去机场。
    宋友顺见他们远去,一回头,肚里的酒菜翻滚实在控制不住,狂吐不止。
    门口的老外急忙呼叫救护车……
     
    16.外景  日  美国  去机场的路上
    车上。
    张武:小陆,你能喝酒,为什么一直瞒着我?
    陆柄:我也是才发现,我能喝酒。
    张武:不会吧?
    陆柄听出了领导的怀疑和不信任,慌神地:张局长,真的,我没骗你,请您相信小陆。我对您忠心耿耿!
    张武拍拍陆柄的肩膀,不冷不热地:我清楚。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17.内景  日  美国  机场
    到了机场,过安检的时候,仍然心神不宁的陆柄被美国安检人员多看了两眼。这一看让陆柄更加慌乱。可疑的他被带去了警务室,接受进一步的讯问、检查。
    张武见自己的秘书被带走,自然不便自顾过关、登机。 他跟着过去,但保持一定的距离。
     
    18.内景  日  美国  机场警务室
    陆柄在警务室,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回答着美国保安警察的问题。他仍然紧张,却理直气壮。酒精让他在美国人面前挺直了胸膛。
    美国警察出示酒精检测结果:你每100毫升血液里的酒精含量是180毫克,属于严重醉酒。对不起,你现在不能登机。
    陆柄:请你出示贵国醉酒不能登机的法律!
    肥胖的美国警察耸耸肩:我们是为你的健康着想。对不起,等酒醒后,欢迎你继续乘坐飞往中国的飞机。
    陆柄:我局长怎么办?
    陆柄情绪失控地要出去,被警察狠狠地摁住。
    陆柄挣扎并大声地:局长,我不是叛逃!
    张武在警务室外不知所措。
     
    19.内景  日  医院院长办公室
    院长正在擦眼泪,他的对面坐着苏蕾。
    苏蕾:院长,您别难过。我请您吃饭。
    院长:我吃不下。
    苏蕾:院长,我辞职不是因为跟您过不去,我也不是不热爱医疗工作才辞职。恰恰相反,我正是为了我的医疗理想而辞职的。我想创办一所儿童专属医院,但这之前我必须先做生意挣钱。请您理解好吗,院长?
    院长沉默了片刻:你打算在哪请我吃饭。
     
    20.内景  晚  西式餐厅
    苏蕾和院长进来。苏蕾电话响。
    苏蕾:姐,……我跟不了你去接姐夫了。我有事……别问了,重要事,比接姐夫重要就是。挂了。
     
    21. 内景  日  美国  酒店房间
    陆柄在鞠躬作揖。在领导张武面前,他像一个不可饶恕的罪人,在悔恨和请求原谅。
    陆柄:我错了,局长。原谅我,局长。
    张武不理会陆柄,在漫不经心地看着他听不懂的美国电视。
    突然,陆柄一个愣怔,作揖的手停在半空。他看着电视里的漂亮播音员,听着她的播报,僵住了。
    张武发现刚刚还悔恨交加的秘书突然变成了色魔,他以为陆柄是被播音员的漂亮迷住了。
    张武:小陆,难道她比我们中国的许晴还漂亮吗?
    陆柄:不是,领导,局长,张局长,我们本来要乘坐的那趟班机失事了。
    张武僵了半天,像个雕塑似的。
    然后,只见张武一个半跪,搂住陆柄,像通常人搂住恩人那样搂,说:阿柄,我的兄弟啊,我的阿柄兄弟!
    看着喜极而泣的领导,陆柄冷静地:局长,打个电话回国,报平安吧。
    张武立即拿过手机,摁了几个号码后,停住了:不行,不打。
    陆柄:为什么?
    张武:我要看看,我张武死了,谁最难过,谁***的高兴!
    陆柄:那……你给你夫人打一个吧,她知道你乘坐的是这个失事的航班。
    张武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打,并且把手机关掉了。
     
    22.内景  夜  南方A城市  机场
    而中国这边的机场,泪流满面的张夫人在不停地拨打丈夫的手机。打一次失望一次,绝望增加十分。最后她彻底地绝望了。
    许多当次航班的家属也都在疯狂地痛哭哀嚎。
     
    23. 内景  夜  南方A城市  豪华酒店
    张武的副手和部属几个人在饮酒。
    苏兴周借着酒劲,指着身边一个人:老胡,我问你一个事,考核我当副局长的时候,你是不是反对我?
    老胡:有!
    苏兴周:为什么?
    老胡:我反对,你不是照样当副局长了吗?这说明什么?说明你庙大不怕洪水冲,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对不对?
    苏兴周忽然就哭了,拍着老胡肩膀:不说了。(举杯敬胡)喝了这杯酒,我们还是朋友。
    正说着,一个像是上厕所去的同事冲进来:开电视,快看电视!
    电视打开,在座的人们看到了美国飞往中国的航班失事的文字消息滚动在荧屏下方。
    老胡:张局长和陆柄坐的就是这趟航班,没错。
    苏兴周突然放声大哭,涕泗滂沱:局长,敬爱的张局长,你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其他人受苏兴周的感染,也都不同程度地做悲伤难过状。
    苏兴周趁机去往洗手间。
    苏兴周在洗手间忽然手舞足蹈,唱起了歌,尽管他尽量控制音量,但还能听出是《我的太阳》。
    苏兴周出了洗手间,回到原座,他神情肃穆地端起一杯酒,往地上一洒。其他人也纷纷效仿。
    苏兴周:都给我撤!现在,局长夫人一定十分悲伤。
     
    24.内景  夜  张武家
    苏曼在前来安慰的人面前继续嚎啕哭着。在慰问的人里有上一场悲喜交加的苏兴周、老胡等同事。
    终于只剩下苏曼和妹妹苏蕾的时候,苏曼擦了擦眼泪,突然掉头问妹妹苏蕾:你说,你姐夫到底买没买保险呢?
     
    25.外景  日  美国  墓园
    张武与陆柄参加宋友顺的葬礼。
    宋友顺的外国妻子文莱特一遍遍地用英语问张武:为什么?为什么?
    张武像罪人一样不知如何是好。
     
    26.内景  夜  张武家
    黑暗中,苏曼的手机突然响了。她一看来电显示“老公”字样,吓了一跳。而手机继续不屈不挠地响着。苏曼鼓足勇气,手指发颤接听。
    “喂。”手机里传来丈夫阴阳怪气的腔调。
    苏曼吓得全身发抖,嘴舌哆嗦地:张……张武,你是人还是鬼?
     
    27.内景  日  张武家
    苏蕾把一份报纸摆在苏曼面前:你仔细看,失事飞机罹难名单里没有张武。
    苏曼看了报纸:怎么可能……没有?
    苏蕾:他不在飞机上。他耍了我们。
    苏曼:为什么?
    苏蕾:我走了。
    苏曼:别走!
    苏蕾:我忙着呢。出差!
    苏曼:去哪?什么时候回来呀?
    苏蕾边走边说:不知道。
    苏曼:你姐夫回来你……
    苏蕾:拜拜!(出去把门一带,关上了)
    苏蕾一走,苏曼急忙打丈夫的手机,对方却是关机。
    苏曼思忖着,看看报纸,哆嗦地:张武,是你耍我,还是报纸呀?
     
    28.内景  日  飞机上
    张武和陆柄在飞机上。张武瞪着眼睛看着闭目养神的陆柄。
    张武:陆柄。
    陆柄睁开眼:嗯?局长。
    张武:陆柄,我们现在是生死兄弟了,对吧?
    陆柄:局长看得起我,说是就是。
    张武:我们私下里兄弟,但是表面上,对外,我们还是上下级关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陆柄:明白。
     
    29.内景  夜  南方A城市  豪华酒店
    苏曼兴高采烈,迎回了躲过空难的丈夫。她勾着丈夫的手臂,寸步不离。
    同样表现得兴高采烈的还有张局长的副手苏兴周、老胡等部属们。他们轮番给张武局长夫妇敬酒,开怀畅饮。
    苏兴周:局座,我的情意都在酒中,干了!
    轮到老胡:老板,语言无法表达我此刻的心情,唯有酒!
    苏兴周:嫂夫人,局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恭喜!
    老胡:老板娘,你旺夫啊,敬你!
    祝酒的话不一而足。
    众人敬完张武及夫人,便接着敬陆柄。
    但任何人敬陆柄他都不喝。他冷眼看着那些看起来比他和张局长更庆幸的人。而张局长也不来敬他,也没有机会敬他。
    陆柄拒酒只有一句话:你知道我从不喝酒的,别勉强我。
    张武也帮腔:别勉强小陆,敬他的酒,都来敬我吧。
    苏兴周等又轮番给张武夫妇敬酒。
    张武夫人苏曼来者不拒,喝得癫狂。
    苏曼:你们知道我丈夫张武,为什么逢凶化吉吗?那是因为老娘我,天天拜菩萨观音啊!
    众人肉麻吹捧。觥筹交错,场面混乱。
    苏曼却不见了,原来卧在桌底,醉过去了。
    张武:老婆醉了,那我也要回去了。
    老胡:唉,老板娘醉了,老板没醉!
    苏兴周:对,老板不能走!
    张武:那……先送我老婆回去?
    苏兴周:送观音娘娘回去!谁送?
    陆柄:我送。
    老胡:你是骨干,怎么能送呢,我送!
    老胡和叫唤来的司机把苏曼抱或搀扶走了。
    在场人继续喝。
    苏兴周:局座,作为你忠心耿耿的副手,你能不能告诉我实话,你,还有陆柄,究竟、到底,是怎么躲过这一劫的?
    张武:我们看错表了,把美国时间当成了北京时间。
    苏兴周:我不信。
    张武:不信你问陆柄。
    陆柄:临回国的前夜,我们都把表拨回了北京时间。第二天却忘了,以为还是美国时间。
    一个锐利的女声:你是秘书,又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怎么可以犯这种常识性的错误呢?
    大家鸦雀无声,一看,一个端庄打扮的姑娘突然出现在陆柄和张武身边。她是在第七场出现过的李莉。
    张武:你谁呀?
    李莉只盯着陆柄: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张武:我也是当事人,我来回答。因为,我们太想家,太想念祖国了。
    陆柄看着李莉:你认识我?
    李莉:我是李进的妹妹李莉!
    陆柄瞪大眼:不像。
    李莉:其实我见过你,你也见过我。我艺考的时候,去过你们宿舍,你在上铺,我哥哥在下铺。
    陆柄:你变了。
    李莉:女大十八变,那年我正好十八,变了七年,今年二十五了。
    张武:还像十八。
    陆柄悄悄对张武:因为喝不少了,容易看走眼。
    张武:暗恋你?追你到这来了。
    陆柄:哪有呀,不是的。
    李莉对张武:张局长,其实我是冲着你来的。我毛遂自荐,想进入旅游部门工作。(她把一些证件往桌上一放)这是我的文凭和工作履历。
    张武边看文凭履历边说:广西艺术学院舞蹈专业,嗯。河马市歌舞团演员,怪不得那么面熟。歌舞团多好呀!
    李莉:改制了。准确地说,解散了。
    张武:那你来我们旅游部门,能干什么呀?
    李莉:我什么都能干。……至少,像陆柄秘书犯的常识性的错误,我是不会犯的。
    张武:正好我们班子都在这,你们看这位李莉同志的求职,怎么样?
    苏兴周:请李莉给我们现场跳个舞,既是给我们宴会助兴,也是考核。考核合格,我没意见。
    张武对李莉:跳吧。
    李莉跳起了舞。她的舞姿专业动人,神态千娇百媚,与刚出现时的端庄形象判若两人。
     
    30. 内景  夜  豪华酒店客房
    李莉迷幻的半脱衣服的舞蹈,跳到了房间里,最后被张武一拉,入了张武的怀里。
     
    31.内景  日  旅游局局长办公室
    张武局长郑重、深情地对陆柄:阿柄,你救了我一命,这不假。当然,你也救了自己一命。但我今天找你来谈话,不是谈这个事,我们把救命的事放一边。我今天和你要谈一谈的是,诚信,或者诚实的问题。陆柄,你不诚实,不可信。你做了我三年的秘书,居然隐瞒了能喝酒并且酒量惊人的事实。
    陆柄:局长,我真的……
    张武挥手打断:别辩解。我也是喝酒之人,知道自己能不能喝,能喝多少。只要是正常的人,都知道自己的酒量。你对别人隐瞒我不管,但是对我隐瞒,而且对我隐瞒长达三年,三年啊,这就不对呀!作为领导的秘书,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忠诚,信义。你扪心自问,你忠诚吗?信义吗?显然,你继续在我身边,当我的秘书,是不合适的。
    陆柄:我辞职。
    张武走过来,扶着陆柄的肩膀:我也不愿意这样。我很难受,难过呀(流泪)!但是你放心,我们的生死情谊是不会变的。绝不会变!你不用担心你辞职后的工作,我会安排你的去处的,一个好去处。(张武接着去柜子里,在众多牌子中,选了一瓶五粮液和两只杯子,过来,打开,斟上酒)来,现在我们兄弟俩,放开喝!(他自己端杯,指示陆柄也端杯)
    陆柄纹丝不动。
    张武:我是世界上第一个知道你有好酒量的人,本来有两个,死了一个,我就是唯一一个了。这没别人,喝吧。
    陆柄还是不动。
    张武:我发誓,我替你保密。
    陆柄仍然无动于衷。
    张武只好自己喝了一杯。他放下杯子:祝你走好!
     
    32.外景/内景  夜  陆柄宿舍
    陆柄醉醺醺地走回宿舍,还边走边喝,看出来是独自喝的闷酒。
    他在宿舍门口遇到了一个胖乎乎的人。他是奶娘柳贵芸的儿子何刚。
    陆柄醉眼昏花:你是谁呀?
    何刚:阿饼,我是谁你还用问我?当年你被捡来的时候,喂你第一口奶是谁?我妈!我妈的奶,那就是我的奶,我大方让给你喝,你才不哭。
    陆柄:可我妈不是这么告诉我的。
    何刚:我妈是亲妈,她不会骗我。
    陆柄:何刚,你来干什么?
    何刚:我又失业了,来请你帮我找个工作。
    陆柄愣怔。
     
    33.内景  日  永进医疗器械公司总裁办公室
    总裁张永进面对求职的陆柄和何刚。
    张永进对陆柄:你有什么特长?
    陆柄:写报告。
    张永进:还有吗?
    陆柄:没有了。
    张永进:懂医吗?
    陆柄:不懂。
    张永进:懂营销吗?
    陆柄:不懂。
    张永进指着办公室里的公司LOGO:我这是医疗器械公司耶,你怎么走到我这里来?
    陆柄:是张武局长推荐我来的。
    张永进:我知道。我这兄弟吃错药了。不过既然是他推荐来的,我肯定收你,一个闲人我还是养得起的。但是他(指何刚),我不能收!
    陆柄拉扯何刚:我们走。
    何刚甩开陆柄,对张永进:喝酒算不算特长?
    张永进:谁能喝?
    何刚:我,(指陆柄)他也能喝。
    陆柄:我不喝,不能喝。
    何刚:我原以为你不喝。前几天我不是见你喝了吗?还醉醺醺的。
    陆柄:那是例外。
    张永进:那这样,我今晚正好有个应酬,迎战我一哥们。你们跟我去,考验考验你们。胜了,我收留你们。败了,对不起,给我走人。
     
    34.内景  夜  酒楼
    光头李进指着陆柄:陆柄,怎么***的是你呀?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小?(对张永进)我大学同学,知道不?你们是怎么搭上的?
    张永进:他原来是张武的秘书,辞职了。现在在我麾下。试用。
    光头李进对陆柄:我知道你辞职,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辞职。
    陆柄:问你妹妹。
    光头李进:我妹妹待会也要来。
    张永进:李进,今晚我还顺请了个人,医疗器械界的一位新秀,大美女,我要把她挖到我公司来。应该马上就到。
    光头李进:好啊。今天我生日,美女多多益善!
    陆柄:李进,我不记得今天是你生日,也不知道今天会遇见你。没有准备礼物哦。
    光头李进:没关系。你喝酒就行。
    陆柄:不不,我不喝酒的。
    光头李进嘿嘿笑:由不得你。
    苏蕾进来了,和唯一认识的张永进打招呼后,她取下双肩包,往沙发上放。
    陆柄认出了双肩包,那是他在美国帮张武买的(闪回美国买包画面)。
    张永进把李进介绍给苏蕾:李进,大名鼎鼎的南天座网络公司董事长。(介绍苏蕾)李进,这是苏蕾,张武的小姨子。
    苏蕾非常反感地看了一眼张永进。
    光头李进殷勤地请苏蕾入座。她坐在李进和张永进的中间。
    陆柄本想坐得离他们远远的,但被李进叫过来:陆柄,过来,(指自己右侧座位)坐这。
    陆柄:我又不喝酒。
    李进过去把陆柄拉了过来,摁在了身旁的座位上。
    酒菜是已经上好了的。山珍海味。每人面前的大杯子,都斟着五粮液酒。
    李进亲自给自己的杯子加满了酒,接着要给陆柄的杯子加酒。
    陆柄捂住自己的杯子:哎,我就喝这点就行,和大家一样就好。
    李进:你是我同学,特殊。(强行加满酒)
    陆柄对着一大杯白酒,直摇头。
    李进:我们开始。
    张永进:你妹妹还没来呢。
    李进:不等她,她晚点来。
    李进端杯站起来:今天是我李进的生日,感谢在座的各位,前来捧场。我先干为敬!(一饮而尽)
    众人纷纷起立干杯。
    陆柄虽然起立,但只喝了一口。
    周围的男男女女都看着他,他们前面的酒杯已经空了。
    光头李进指着陆柄:看不起人呀你?你这小子!今天是我李进的生日,别惹我不高兴,也别扫我们这帮朋友的兴。陆柄,你今天就是死,也得把这杯酒给我喝了!
    陆柄战战兢兢地,却一口气把酒喝了下去。
    光头李进的眼睛一明一暗,他突然拧着陆柄的鼻子:你看看你这鼻子是什么鼻子,啊?酒糟鼻子。再看看你这两边脸,这两个坑,是什么?酒窝。你***的整个一张脸就是个酒相,还说不能喝酒?
    陆柄:我是不能喝嘛。读大学的时候,你什么时候见我喝过酒?
    光头李进:那我们今天就见识见识。来,你敬我三杯。
    陆柄急忙求饶。
    李进不依不饶,坚持要陆柄敬他。部分人也推波助澜。
    陆柄:这不是要看我的笑话嘛。我真不能喝,再喝就出事了。我很害怕出事。
    李进一听更来劲了,抓过两瓶酒:陆同学,我喜欢来事。来,你一瓶,我一瓶。
    陆柄:我还是害怕,弄不好会出人命的呀!
    李进:我的命值钱还是你的命值钱?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何刚这时候过来:陆柄的这份,我替他喝了!(不由分说,抓起酒瓶,咕咚咕咚喝下去,喝了一大半,喝不动了)
    李进:不算!(指陆柄)还是你来。
    陆柄摇头。
    李进:是个男人你就喝。
    陆柄又摇头。
    李进:是爹娘养的,就喝。狗娘养的别喝。
    陆柄一个激灵,像是命脉被刺了一刀。他大呼一声:好,我喝!
    两瓶洁白的,各自倒灌进李进和陆柄的嘴里。
    两个人比完酒,还站着,比谁坚持得最久。
    自始至终,苏蕾对这一套很是鄙视和反感。她如坐针毡,霍地站起来:对不起,我有事,不奉陪了。
    苏蕾过去拿了沙发上的双肩包,离开了。
    张永进追出去。
    走廊里。张永进对苏蕾:苏蕾,我聘你到我公司当副总裁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
    苏蕾:考虑好了。
    张永进眼睛一亮:太好了!明天恭迎你上任!
    苏蕾:等下辈子吧。
    张永进傻了。
    张永进重新回到厢房的时候,一个愣怔。
    陆柄一个人站着,喃喃地:不是说狗娘养的别喝嘛。
    这时李莉捧了个大蛋糕进来,望望:我哥呢?
    只见李进卧倒在地,像条死狗。
    李莉:谁干的?
    部分人示意是陆柄。
    陆柄:是他自己要喝的,他说话不算话,不怪我。
    李莉:你滚开。都给我滚开!
    走廊里,走着除了李莉和李进的各位。陆柄搀扶着何刚。
    张永进回头对陆柄:明天,我们签个合同。(指何刚)还有他!
     
    35.内景  夜  大排档
    陆柄、何刚与同事喝酒,三男两女,分别是小A、小B、小C、小D、小E,加上陆柄、何刚是七个人。他们吃的菜很简单,就一锅牛杂。酒喝的是啤酒。
    小A:陆柄,你为什么被辞退呀?
    陆柄:我不是被辞退,是我主动辞职。这是有区别的。
    小B:好好的秘书不当,好好的单位不待,为什么要辞职呢?
    陆柄:因为我觉得不好。
    小B:我们都觉得好,你为什么觉得不好呢?
    陆柄: 因为我好喝酒!喝酒不适合当秘书,喝酒会影响领导形象,行了吧?
    小C:哎,你和你原来那个领导到底是因为什么躲过了空难呀?
    陆柄急红了眼:因为喝酒,误了飞机!满意了吧?
    小A:我知道你能喝酒,你到底能喝多少酒呢?
    陆柄:不知道。
    小B:你能不能在一分钟内喝五瓶啤酒?
    陆柄:不知道。
    他看着小B,奇怪小B为什么这么问。
    小B看看手表:哎呀,到了。
    他转身叫服务员将电视调到南湖台。
    南湖台每周的《挑战酒王》节目已经开锣,挑战者正在踊跃登场。他们一个个信心十足,并对一个膀大腰圆的胖子虎视眈眈。而胖子则从容淡定,目光和言语充满了对挑战者的轻视。
    小B指着电视里的胖子对陆柄:看那胖子,已经连续三周当周冠军了,如果这周还没有人喝过他,那他就是月冠军了。他一分钟能喝五瓶啤酒。你能不能喝得过他,一分钟之内,五瓶?不,要战胜他,得要六瓶或五瓶以上,嗯?
    陆柄:我不能。
    小B:你可以去试试。
    陆柄:不去。
    何刚:那我去!
    陆柄瞪了何刚一眼:去丢人?
    小B:你知道年度冠军奖金多少钱吗?三百万!
    陆柄摇摇头。
    小B:你不相信?白纸黑字写在那里,主持人每次都信誓旦旦,还有公证处的人在那里公证。
    陆柄:我不是不相信,是我不能喝,喝不过人家。
    小B: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
    小A:三百万可以去搏一搏。
    陆柄:那你们怎么不去?
    小B:去过了,我和小A都去过了,我们连进场的资格都拿不到,在报名的时候就被pass了。一分钟要喝四瓶以上才能拿到资格,我才三瓶,小A两瓶。
    小A:我两瓶半。
    小B:陆兄,你真的可以去试试!
    陆柄不表态。
    小C是女的:谁拿到三百万我就嫁给谁。
    小B是小C的男朋友,他瞪着小C:你什么意思?不嫁给我了?就因为我拿不到那三百万了?
    小C:我还没说完呢。我愿意嫁,人家还愿意娶才得嘛。
    小B:有三百万谁还娶你?
    小C一听,生气要走:伤自尊了,走了。
    小B急忙把她拽住,好言哄她。
    陆柄看着小B和小C打情骂俏,笑了笑。
    小A:老兄,你也是奔三十的人了,还没个女朋友。你要是搏得这三百万,我靠,看上谁是谁!
    陆柄:那我试试。
    大家异口同声:你同意啦?
    陆柄:不过,我有个条件。
    他看着小C,也看看小D,这两位分别是小B和小A的女朋友:我要是赢了那三百万,你们谁也别想打我的主意。
    大家猛笑。然后小A:老兄,你何不现在就试试,练习练习?
    陆柄看看地上的大半件啤酒,先是有点畏惧,过了一会,畏惧没有了,眼神变成了勇敢和藐视。
    小A、小E迅速咬掉了啤酒瓶盖,把啤酒交给小C小D拿着,随时准备递给陆柄。陆柄手里已经拿着一瓶酒。小B看着表,举手,往下一劈:开始!
    酒瓶的酒像水龙头一样,开始迅疾地往下流,准确地灌进陆柄的嘴里。
    一瓶。两瓶。三瓶。
     
    36.内景  夜  南湖电视台演播大厅
    喝第四瓶的时候,陆柄已经在南湖电视台《挑战酒王》的擂台上了。
    他喝完了第四瓶。接着又喝第五瓶。
    喝完第五瓶的时候,时间刚到50秒。
    主持人毛炅:这意味着,在还有10秒的时间内,陆柄只需要喝上第六瓶酒的一口,他就挑战成功,就是本周《挑战酒王》的冠军。
    何娜:那么,原来的冠军,(指盘坐在台上的胖子)那位在台上雄踞了四周的选手,在本周,就要下台,离开了。
    陆柄拿着第六瓶酒,却不急着喝,他看了看那个快崩溃了的胖子,即将的前冠军,又看了看很会搞笑的男女主持人,还说了一句话:你们,说的三百万,是税前还是税后?
    男主持人毛炅:是睡觉的睡吗?
    女主持人何娜马上打了男主持人一下:肯定是睡前,要不你耍赖怎么办?
    在观众的爆笑声中,在剩下的5秒时间里,陆柄喝完了第六瓶“红岛”牌啤酒。
    巨大的“红岛”啤酒广告背板绚烂夺目。镀金镶钻的“酒王”桂冠在钢玻柜里熠熠生辉。
    “3000000元”的数字犹如礼花,动人魂魄。
     
    37.内景  夜  众市民家庭
    陆柄在电视上的表现和形象,被上亿的人瞩目。他在一夜之间进入千家万户,一喝成名。
     
    38.内景  夜  南湖电视台演播大厅
    又是新的一周,陆柄出现在《挑战酒王》的电视直播现场上继续接受挑战。
    挑战者有喝了三瓶就当场呕吐的,有喝了四瓶裤带就撑断了裤子松脱的,还有喝了四瓶半就发了酒疯强抱女主持被拖下去的。
    然后上来一个俄罗斯选手,人高马大,气势汹汹。他叫鲍里斯· 尼古拉耶维奇。
    主持人何娜:请问你来自哪个国家?
    鲍里斯· 尼古拉耶维奇:俄罗斯。
    何娜:叫什么?
    鲍里斯· 尼古拉耶维奇:鲍里斯· 尼古拉耶维奇。
    主持人毛炅:鲍里斯· 尼古拉耶维奇 ,据我所知,贵国叶利钦总统的姓名里也有尼古拉耶维奇,请问,您和他是什么关系?
    鲍里斯· 尼古拉耶维奇:请问,你的姓名?
    毛炅:我姓毛名炅。
    鲍里斯· 尼古拉耶维奇:那么请问,你和毛泽东是什么关系?
    毛炅尴尬地:请挑战。
    鲍里斯· 尼古拉耶维奇接连喝了五瓶啤酒,但在喝第六瓶到一半的时候,时间到了。比赛终止。
    鲍里斯· 尼古拉耶维奇歇斯底里,表示不服气的样子。
     
    39.内景  日  陆柄宿舍
    陆柄和何刚还在睡觉。有人咚咚敲门。何刚起床去开门。
    门口站着鲍里斯· 尼古拉耶维奇,还有一位俄罗斯女人。
    陆柄也起床了,对鲍里斯· 尼古拉耶维奇:你想干吗?
    鲍里斯· 尼古拉耶维奇从身后亮出两瓶伏特加,往桌上一戳:昨天的比赛,我水土不服,喝的还是啤酒,我不服输。我们再来,喝我们俄罗斯民族的酒!
    未等陆柄同不同意,俄罗斯女人已经拿出两只秒表,准备计时。
    秒表一掐下去,鲍里斯· 尼古拉耶维奇立即拿起一瓶伏特加,开喝。
    陆柄迟钝了几秒,也抓起伏特加,开喝。
     
    40.外景  日  宿舍楼
    俄罗斯女人背着鲍里斯· 尼古拉耶维奇,艰难地行走着,不断地叫唤:鲍里斯· 尼古拉耶维奇,你没事吧?
     
    41.内景  日  陆柄宿舍
    陆柄站在窗前,看着楼下蠕动的俄罗斯人,双手合十:罪过,罪过。
    何刚:鲍里斯· 尼古拉耶维奇回去,不会被发配到矿山挖煤吧?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中国作家》杂志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内容:
最新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