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首页 > 2019杂志期刊 > 影视版 > 第4期 > 绿水青山红日子
  • 绿水青山红日子(肖彭)
  • 第一集
     
    1.北京  晨  外
    南四环。出京车辆川流不息。
    路两旁一座座标志性建筑巍然屹立。
    一座高楼上挂着红色条幅,一行白色大字十分醒目:热烈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
    一辆红色的BJ40越野车在早晨的阳光下、川流的车队中格外醒目。
     
    2.高速公路上,常菁菁车内  日  内
    欢庆开车。常菁菁坐在副驾驶位子上。
    欢庆开心地喊了一声:伟大的北京,再见!
    常菁菁:怎么,要到九龙沟安家落户呀,户口簿带了吗?
    欢庆:我要到九龙沟落户,那叫什么来着?倒插门……哈哈。
    常菁菁:欢庆同志,开车专心点……
    常菁菁手机提示音响,她打开看了一眼,惊喜地说:李小芬也回来。两年没见这家伙了。
    欢庆:就是你那个在深圳打工的闺蜜吧?到时候引见引见。
    常菁菁瞪了一眼欢庆:开你的车。
     
    3.通往九龙沟的公路  下午  外
    夕阳斜照下的群山绿波荡漾,郁郁葱葱。绿色中点缀着红黄白等缤纷的色彩,显得生机盎然。一条双车道的水泥路中间一条白线分界,两边来往的车辆不断。
    欢庆驾驶的红色BJ40越野车朝着九龙沟的方向行驶,跳动的红色在绿色的山间显得轻灵欢快。
     
    4.九龙沟村外路口  日  外
    赵明明拿着铁锹站在路中间。苹苹抱着孩子站在他旁边。周围围了十几个村民。
    村民甲:明明,今天他们要是不付钱,就不让他们把东西往村里拉。你到时得挺住啊!
    马鸣在人群前停住车,从车上跳下来:赵明明你们干吗?
    东东也下了车,走过去和苹苹亲热,逗着苹苹的孩子:小家伙真可爱。
    赵明明:马鸣兄弟,我们天天催着要赔偿款,他们今天拖明天,光答应就是不给。 我们商量好了,今天再不给钱,这设备不能让进村。
    马鸣不高兴了。
    马鸣:明明你这不是难为我吗?我是给人打工的,只管开车拉东西。老板让拉到哪里就拉到哪里。你不让我进村,我的工钱谁给?
    赵明明:马鸣你小子也太自私。你只想着你自己的工钱,那么多家占地赔偿款没付,包括东东家的,你就一点不关心?
    东东:我家的地让谁占了?
    马鸣:明明我要是化工厂的老板,保证给你加倍赔偿。可我不是啊,对不对?
    赵明明:那这事和你没关系。
     
    5.越野车  日  内
    欢庆看见前边路口被堵,朝常菁菁:哎,哎。
    常菁菁在低头发短信,抬头看了一眼,不在意地说:可能又是来九龙沟的游客和我们村的人发生争执。
    欢庆:前面的村子就是九龙沟吧?
    常菁菁:算了,咱们从旁边绕过去。
    欢庆:好吧!
    常菁菁指挥着欢庆拐到旁边老路上。她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现在时间还早,想不想看九龙沟的日落?比北京晚一个小时呢,保证把你看哭了!
    欢庆:好啊,你们村民要老是和游客闹腾事,谁还敢来这旅游?
    常菁菁:唉,还不是因为穷呗!
     
    6.山坡上  日  外
    欢庆把越野车停在山坡上。两人下了车,欢庆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他故意缓了一步。常菁菁朝山头走,欢庆看手机。短信是他妈妈范敏发来的,信息是:你是不是和常菁菁在一起?
    常菁菁率先登上山头,回头喊欢庆。
    常菁菁:快点快点,再晚就看不见了!
    欢庆急忙收起手机:来了来了。
    欢庆气喘吁吁上来,被眼前的落日景象迷住了,先用手机拍了几张,然后从车上取下相机。
    欢庆:堪称大漠落日啊!
    常菁菁:拜托,这儿不是大漠,这叫落日衔山。
    欢庆不好意思地笑笑:理工男比不了你这个文科女。
    常菁菁:知道就好,少跟我拽词。
    水泥做成的栏杆,断得一截一截的,七零八落地散在四面八方。常菁菁感叹不已:建观景台时是我高二的暑假。村里当时没钱,康爷爷带领乡亲们自力更生建设,我和小芬、瑶瑶她们都参加了。开学后,观景台还没完工,我们放了学就往家赶,四十多里路,三个人一辆自行车轮流蹬。有一次下大雨,路上泥泞,自行车没法儿骑了,我们三个人就轮流着扛……
    常菁菁的眼泪已经流下来。欢庆上前紧紧拥抱她:菁菁你辛苦了。
    常菁菁:康爷爷后来给我们三人都发了奖状。康爷爷说,菁菁啊,咱九龙沟的未来是你们的呀!
    欢庆举着相机四下拍照,突然发现在对面绿叶丛中一团云雾,感到十分惊奇:那是什么,菁菁?
    常菁菁显得很自豪:那就是我给你说过的龙王树,传说是千年老树。九龙沟有句顺口溜:四面青山一湖水,龙王老爷上千岁,知青林里状元屋,玉米秸编织人更美……
    欢庆的镜头看到了什么,突然叫了起来:哎哟!
    常菁菁和欢庆对面的山坡下、九龙潭上端出现一座蓝色围墙圈起的大院。大院里露出脚手架、建筑机械和正在建设的高大房顶。蓝色墙壁上一行白色大字十分醒目“东洲化工”。
    欢庆惊愕地睁大眼睛:怎么还建了个这玩意?
    常菁菁看见了,眉头微微一皱:东洲化工,这是干啥的?化工厂?我怎么不知道啊?!
    欢庆:这不是用麻袋补丝绸吗!
    常菁菁脱口而出:焚琴煮鹤。
    欢庆激动地:常菁菁我不跟你拽词,这么好的地方要是建了那么大个化工厂,要不了两年,你说的那“四个最”顶多只剩下一个!
    常菁菁:哪一个?
    欢庆:最难熬的冬天,还是永久的,而且白雪也会变黑雪!
    常菁菁:至于吗?欢庆先生,那么严重?
    欢庆:这你们文科女就不懂了,比严重还严重,简直是自杀!
    常菁菁看着化工厂工地,像是对欢庆,又像是对自己:回去我得好好问问我爸。
     
    7.下山路上  日  外
    常菁菁开着车往村里走,欢庆坐在副座上,手中的相机一直不停地拍照。
    欢庆:你们这儿的民房建筑还挺有特色,院落也有特色,绿化也不错,就是脏乱差。
    常菁菁还在想着化工厂的事,接上欢庆的话,问:那个化工厂真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欢庆:化工行业最早是在沿海发达地区,后来因为环保要求高,逐渐往内地偏僻的地方迁,我如果没猜错,这个厂十有八九是在城市被关闭后迁过来的。
    欢庆的手机短信提示又响了,欢庆看手机,还是妈妈的,要求他回电话。常菁菁等着欢庆说下文。
    常菁菁:怎么不说了?(发现欢庆看信息)你妈?
    欢庆急忙删了信息:哦,垃圾短信。又是推销房子的!
    常菁菁意识到信息是欢庆家里的,没有戳穿,但神情明显不快。
    汽车驶到村中,路边有一个很大的院子,很高的门楼。院子里是两层小楼。院门楼高大气派,门前仿照城市路口修了一个小型环岛,门口停着一辆高级奔驰轿车。
    欢庆感叹中夹带讽刺:九龙沟够富裕的呀,大奔都开上了怎么还叫贫困村?
    常菁菁:这是村主任家,一家富裕不代表全村。
    欢庆转脸看着主任家气派的院落:靠,说不定是个腐败分子。
    常菁菁:别瞎说,人家在城里做过生意。
    常菁菁见前方有一个背着树枝的五十多岁的男人蹒跚行走。她停下车。
    常菁菁:欢庆,你来开。
     
    8.常菁菁家  日  外
    欢庆开车在常菁菁家门口停下,常菁菁下车,欢庆拎着礼品。常菁菁一进院门就愣住了。院子的西北角是还没完工的新房子,院子里堆着建筑材料,还搭了帐篷,帐篷里堆放着玉米。偌大的院子显得杂乱拥挤。常菁菁和欢庆正要走进去,父亲常乐拿着茶杯从屋里出来。
    常菁菁:爸。
    常乐:哟,你们回来了?这位就是——
    常菁菁:他就是小吴,吴欢庆。
    欢庆:叔叔好!
    常乐一眼就看见了欢庆手里提着的两瓶五粮液,忙把茶杯硬塞到常菁菁手里,接过欢庆手中的两瓶酒。常菁菁手中的车钥匙一下掉地上,她不满地看了常乐一眼。
    常乐瞅着手里的五粮液:好,好,你来了就更好了,你说咱爷俩这名字,你欢我乐,这是绝配呀!进屋进屋。
    欢庆随着常乐进屋,常菁菁没看见妈妈,在屋门口喊她妈。
    常菁菁:妈,妈,我回来了!
    常菁菁进屋,问还在寒暄的常乐:爸,我妈呢?
    常乐:她加班去了,估摸着快回来了。谁知道你们能到得这么快。(给欢庆倒茶)我们爷俩好好聊聊。
    欢庆:叔您别客气。
    常乐:这叫啥客气?你是高客。晚上让你婶弄俩菜,咱爷俩喝点。
    常菁菁端着茶杯过来,放在欢庆面前。
    常菁菁:爸,电话里不是说好了不盖新房子了吗,您怎么又盖了?
    常乐不接茬:欢庆你喝茶。菁菁你把炒花生拿来,还有瓜子。
    常菁菁去拿花生瓜子,欢庆起身接过。
    常菁菁:爸,您还没说呢,怎么又盖房子了?
    常乐有点郁闷:不盖玉米往哪放?
    常菁菁:为了放玉米盖房子,您这是算的什么账啊?
    常乐:你不懂。
    欢庆见父女俩为房子掰扯,多少有点不自在,正好手机响了,他走出去接电话。
     
    9.常菁菁家院内  日  外
    欢庆到院子里接电话。
    欢庆压低声音:妈。
    电话里,欢庆的妈妈范敏嚷嚷开了。
    范敏(电话):怎么发信息你也不回,你不会是跟常菁菁回她那山沟老家了吧?
    欢庆回头看看,走远一点跟妈妈说话。
    欢庆:妈您别急呀,您听我慢慢跟您说……
     
    10.化工厂  日  外
    马鸣把卡车停在厂内的空地上,东东拿着行李下车,她突然闻到一股气味,赶忙用手捂住鼻子,问:啥味道?
    马鸣没回答。
    不远处是正在清理设备的村民。菁菁妈和几个中老年村民正在清理旧的大罐,一股难闻的气味让村民议论纷纷。
    中年女村民:什么味啊这是,熏得人脑仁子疼。
    菁菁妈:是啊,要是有个口罩就好了。
    中年村民见菁菁妈有些异常:菁菁妈,你怎么了,出这么多冷汗?
    菁菁妈:憋得慌。
    菁菁妈说着靠在大罐上。
    中年女村民过去扶着菁菁妈:快来人啊,菁菁妈熏晕了!
    马鸣和东东正准备往厂外走,听见喊声跑过来。
    马鸣:姑,姑你怎么了?
    东东:出了这么多冷汗?
    马鸣弯下腰背起菁菁妈:东东帮我扶着,送我姑回家!
    马鸣背着菁菁妈往外走,东东在一旁扶着,几个村民慌乱地跟上。
     
    11.常菁菁家  日  内
    屋内,常菁菁和常乐父女俩还在为房子和玉米的事情争执。
    常菁菁:您怎么不便宜点把玉米卖了换现?
    常乐:便宜点那得看卖给谁,就马联合那个狗不吃的我能便宜了他?我就是烂了也不卖给这个缺德东西!
    常菁菁:那不会卖给别人?
    常乐:别人?别人谁敢来九龙沟,来一个他给打跑一个。
    常菁菁:那马主任也不管管他?
    常乐:要不是马坡主任他敢!
    常菁菁:您不是跟马主任关系不错吗?
    常乐:马坡是马坡,马联合是马联合,小兔崽子把他叔的名声都给毁了。
    常菁菁剥了几个花生放在常乐面前:爸,我觉得吧,您这账还是算错了。您想想,玉米的差价才多少钱,您盖座新房子得花多少钱?
    常乐吃着花生:哼,你老子是九龙沟的铁算盘,我还能算错账?告诉你吧,玉米放在家里它生钱!
    常菁菁:放在家里还能生钱?生霉吧!
    常乐得意地:不懂了吧,国家有补助!
    常菁菁惊讶地看着常乐,常乐得意地笑笑。
    常菁菁嘟囔:您这不是占国家的便宜吗。
    常乐:嘿,还这么说老子,许别人占就不许我占?
    常菁菁:我妈怎么还不回来?我给她打个电话。
    常菁菁说着就给她妈打电话。
    这时,院子里人声闹哄哄的,杂乱的脚步声传过来。常菁菁出屋去看。
     
    12.常菁菁家院内  日  外
    马鸣背着菁菁妈,东东在一旁一手拎着自己的行李,一手扶着菁菁妈,七八个人一起进了常菁菁家的院门。欢庆已经接完了电话,紧张地看着菁菁妈。
    马鸣:姑夫,姑夫!
    常菁菁:表哥,我妈怎么了?
    东东:我姑突然晕了,快让她进屋休息!
    常乐迎出来,有点不高兴:怎么了怎么了大过节的?
    马鸣:还不都是那个化工厂的味熏的!
    欢庆和常菁菁急忙代替东东扶着菁菁妈进屋。
    常乐一边在后面帮着招呼,一边抱怨菁菁妈:你也真会添乱。
    东东和其他人在院子里等。
     
    13.常菁菁家,菁菁妈卧室  日  内
    常菁菁和欢庆手忙脚乱地把菁菁妈放在床上。
    常菁菁急切地:妈,妈您怎么样?
    菁菁妈:你回来了?我没事,熏了一下,好多了。
    常菁菁:欢庆给我妈倒点水,糖水。
    马鸣:我去。
    马鸣说着跑了。
    菁菁妈:你是欢庆?
    欢庆:阿姨,我是欢庆。
    菁菁妈:让你见笑了。菁菁你快去招呼一下大家,快去呀。
     
    14.常菁菁家院内  黄昏  外
    人们在院里等着菁菁妈的消息,常菁菁从屋里走出来。
    常菁菁:谢谢了,谢谢。
    人们:客气个啥呀,乡里乡亲的。
    常乐给大家散烟。
     
    15.菁菁妈卧室  黄昏  内
    马鸣端着糖水进了菁菁妈的卧室。欢庆殷勤地接过糖水欲给菁菁妈喂水,菁菁妈把碗接过去。
    菁菁妈:我自己来吧。你们哥俩坐,这是马鸣,菁菁得叫表哥。
    欢庆:表哥!
    马鸣问欢庆:你是菁菁的朋友?
    欢庆:是的,你好,我叫欢庆。
     
    16.常菁菁家院子  黄昏  外
    常菁菁和东东一边往外走一边问:东东你爸还不知道你回来吧?
    东东:我还没到家呢。不过,是我爸叫我回来的,说是让我到化工厂上班。我还不知道什么样的厂子呢。
    常菁菁:也不提前说一声,四清大爷还难过呢。走,我送你回去。
    东东:不用了。
    常菁菁陪着东东走到院子门口。
    东东:那是什么破工厂,比我们原来打工的化工厂味道还难闻,别让我婶去那上班了。
    常菁菁:化工厂不是还没生产吗,怎么会有那么大气味?
    东东:哼,从沿海搬到内地,从大城市搬到农村,谁知道那些破烂大罐里装的什么!
    马鸣和欢庆走过来。
    马鸣走过来:东东我送你回去。
    东东犹豫一下点点头。
    马鸣:跟我客气个啥呀。
    马鸣说着从东东手里接过行李。
    马鸣回过头来跟欢庆说:欢庆,明天表哥找你喝酒。
    常菁菁:他不能喝,你也少喝。
    马鸣:我跟我表妹夫喝,又没跟你喝。
    常菁菁看看欢庆,欢庆说:我跟我表哥喝,又没跟你喝。
    常菁菁:长本事了啊!
    马鸣:一言为定,我们去了啊。
    东东:菁菁姐再见。
    常菁菁:过来找我玩。
    马鸣和东东走了。
     
    17.常菁菁家  黄昏  内
    菁菁妈靠在床上,常菁菁关切地照看。
    常菁菁:妈您好点了吗?
    菁菁妈:好多了,就是让那味给呛着了。
    常菁菁:什么破工厂啊,把您熏成这样!
    菁菁妈:工厂有什么破不破的?你爸说建好了那是摇钱树。
    常菁菁:我看是害人树!
    菁菁妈:别跟你爸抬杠。
    常菁菁:妈您歇着吧,我做饭。
     
    18.常家客厅  黄昏  内
    常乐和欢庆坐着聊天。
    常乐:哎,你说的那人叫刘四清,他家那光景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欢庆:国家这几年不是加大扶贫力度吗,九龙沟怎么还没脱贫?
    常乐叹息:国家扶贫力度大,但咱这脱贫困难大。没有个好产业,光靠吃低保和国家扶贫款不行。像刘四清那种贫困户,他老婆得的那病烧钱,他自己也常年吃药……唉,两口子前些年在城里一家化工厂打工,也不知染上了什么病。他就是命不好,扶得了贫扶得了命吗?
    这时常菁菁从菁菁妈的卧室出来。
    常菁菁:爸,你还说人家四清大爷在化工厂打工染了病呢。咱山上那个化工厂是怎么回事?把我妈熏成那样。
    常乐:他那个设备是从省城搬过来的,有点气味也正常。
    常菁菁:怎么把旧设备都搬过来了,人家城里不要了就搬来咱九龙沟?
    常乐:你别听马鸣和东东瞎说,他们毛头孩子懂个屁!
    常菁菁:那您也不该这时候让我妈去干活。
    常乐:干部家属就得带头,都不去干活国庆节剪什么彩?
    常菁菁:国庆节?这么快?
    常乐得意扬扬:图个吉利,先剪彩再生产。刘县长大会小会上都让全县学习“东化速度”呢!这有你老子的功劳。
    常菁菁不满地:什么来头的化工厂,搬到九龙沟来祸害人!
    常菁菁往厨房走,被常乐喊住。
    常乐:你别走,你坐这儿我给你说道说道。
    常菁菁:我得做饭。
    常乐:让你妈做。
    常乐放下茶杯,抹抹嘴唇,故意当着欢庆的面显摆。
    常乐:这农村工作是一家看一家,百家看一人,一人是谁?村干部!
    菁菁妈从厨房出来,听常乐说到村干部,补了俩字:副的。
    常乐:副的也是干部,我还是化工厂筹备组的负责人呢!
    菁菁妈:也是副的。
    常乐:还是没熏着你!(对常菁菁和欢庆)我跟你们说,这个化工厂它不是祸害,它是咱九龙沟的摇钱树!只要它一开工,那就跟印钞票似的,哗哗的!
    常菁菁:那你们事前也考察了吗,论证了吗,搞环评了吗?
    常乐:唏,刘县长拍板定在咱九龙沟的!要知道,几个贫困乡镇十几个贫困村都争着抢着要。如果咱九龙沟不是刘县长扶贫联系点,这好事咋也轮不到咱村!
    常菁菁看了欢庆一眼,不满地说:环境就不要了?绿水青山都不要了?
    常乐:环境它值钱吗?青山绿水这么多年它是青出钱了还是绿出钱了?你妈是干部家属,你们都是干部家属,不能跟一般老百姓似的没有觉悟,要改变九龙沟的面貌,就得有魄力,有牺牲。
    欢庆的手机响,欢庆:叔您和菁菁先聊着,我接一个朋友的电话。
    常菁菁白了他一眼。
    欢庆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19.常乐家院内  晚  外
    欢庆在院里接范敏电话:妈您消停一会行吗?一下午一会短信一会电话,我说了,我回不去。
    范敏(电话):回不来也得回!你是不是想当常菁菁家的上门女婿?
    欢庆:妈,之前不都给您解释过了吗?
    范敏(电话):我答应了吗?别解释,你快点给我回来!
     
    20.常乐家室内  晚  内
    常乐和常菁菁的谈话还在继续。
    常菁菁:爸,我春节回来过年怎么没听说这个化工厂的事?
    常乐:这个化工厂是年后才定下落户咱九龙沟,到搬迁只用了两个月。本来想五一前完成搬迁,接下来开始安装,国庆节开工生产。可是就有那么一些人他只看见眼面前的一点私利,赵明明算一个,刘四清算一个,还有李小芬也跟着起哄。
    常菁菁:李小芬,她不是刚从深圳那边回来吗?
    常乐:是,还带了个温州男孩子回来。两人还没拜堂就住一起了,不是什么好东西……
     
    21.九龙沟村街上  晚  外
    李小芬、赵明明二人在低声嘀咕事。
    李小芬:菁菁没看见你们在路口堵路吗?
    赵明明摇头:我是听说她回来了,人没见着。
    李小芬:菁菁回来就好了,咱们有主了。
    赵明明:你给她说了吗,会管这事吗?
    李小芬想了想:我还没见她影子呢,我觉得不能事前告诉她。她多精呀,事前说了她可能会劝咱别过激。不过,她不会当旁观者,放心吧。
    赵明明:那明天……
    李小芬:行动!
    李小芬然后拍拍赵明明的肩膀:哥们看你了!
     
    22.常乐家  晚  内
    常乐和常菁菁还在聊天。
    常菁菁:爸,我觉得四清大爷和赵明明反对也不是没道理,我听四清大爷说了,砍了人家的果树连补偿都不给。
    常乐:再有道理也大不过共同致富的道理,这是九龙沟一个村子的大事!刘县长算过一笔账,化工厂开始生产,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能安排几百人,不光咱九龙沟贫困户有了就业机会,周边一些村富余劳力也可以过来打工。
    常菁菁:康爷爷知道化工厂搬迁的事吗?
    菁菁妈过来给水壶加水,接话:你康爷爷打从收过麦子就到省城住院,就是知道也就是个皮毛。回来厂都搬一半了。
    常乐:你知道个啥?人家马坡拿着刘县长的批示去医院征求过他的意见。
    常菁菁:反正我觉得化工厂不是什么好项目。
    常乐:这话你只能在这屋里说,出了门那就是落后言论。
    常乐说完又端起茶杯品起茶。
    菁菁妈又拿了菜回厨房,再次故意蹭了一下常乐:你少给菁菁戴帽子!
    常乐被蹭了一下,手中的茶杯晃了晃,他努力端稳茶杯。
    常乐:做你的饭!
    常乐又对常菁菁说:从你上大学再上研究生,到今天出去有七八年了,你不了解九龙沟的情况。这些年上级年年扶贫,今年脱了贫,过两年又返贫,没少折腾。为啥?就是没个好产业好项目支撑。
    常菁菁:前两年搞的旅游项目不是挺好的吗?
    常乐:早就黄了。
    常菁菁:为啥呀?
    常乐:马联合那兔崽子,大字认不了三筐,搂钱还不给搂垮了!
    常菁菁:所以选来选去就选了个人家城里不要的化工厂?
    常乐:要不是你马坡叔叔求刘县长,要不是九龙沟是刘县长的扶贫联系点,这个项目怎么也轮不到咱村。化工厂一开工,咱村两年,最多三年就能摘掉贫困村的帽子。别的不说,就你妈去干个勤杂工,哪个月不得挣个千八百的?人家沈总说了,刘四清的两亩果园能有多少钱?化工厂一开工一年就能分个万儿八千!
    常菁菁:可是爸,化工厂十有八九都有污染。
    常乐:哪有两头都占便宜的好事?你吃过两头甜的甘蔗吗?
     
    23.常乐家门外  晚  外
    马坡走到门口,接着屋里的话茬:谁有两头甜的甘蔗?给我也来一根!
    常乐赶紧出门迎接,常菁菁和欢庆也跟着出来。
    马坡轻轻拍了一下欢庆的车:好车!是菁菁的吧?在北京混出息了。
    常菁菁:马主任来了。
    马坡对常菁菁说:叫叔小了你了?
    常菁菁:叔。
    马坡:唉,这还差不多,菁菁是越来越漂亮了。
    常乐:坐下坐下,正好我女婿来了,一块喝点。
    常乐把欢庆介绍给马坡。
    马坡:咱俩得去趟沈总那边,车我都开到门口了。
    常乐:现在?
    马坡:走吧,到沈总那还怕没有酒喝吗?
    两人走出去。欢庆进屋。
    欢庆看着马坡的背影:奔驰车就是他家的?
    常菁菁:可不是吗,除了他谁家买得起!
    菁菁妈端着饭菜从厨房过来。
    菁菁妈:走了正好,烦听他唠叨,欢庆,咱们吃!
    菁菁妈心里不高兴,脸上带着笑,盛饭时勺子、碗往桌上放时声音很重。
     
    24.空镜
    九龙沟的夜景。灯光点点,山影气势磅礴,九龙潭明镜般闪亮。
    有孩子在放鞭炮,远处人声依稀。
     
    25.九龙沟村  夜  外
    村街上的路灯稀稀拉拉,有的亮有的不亮,路上坑坑洼洼高低不平。
    欢庆和常菁菁饭后散步,走了过来。
    常菁菁脚步沉重,怏怏不乐。欢庆陪在她旁边,不时地看她。
    常菁菁:化工厂真的污染很严重吗?
    欢庆:那要看生产什么,环保措施怎么样,你还想着这事呢。
    常菁菁:废话,这是我家,我爸妈都在这里,能不想吗?
    欢庆认真起来:要是我说了算,我就直接把这个项目给毙了。
    常菁菁:我怀疑马坡有自己的小九九。我想把化工厂的事弄清楚。
    欢庆:你?你想干什么,真想把它枪毙了?就凭你?
    常菁菁:那要看它到底有多大危害。真的危害很大,肯定行不通。
    欢庆:可是我怎么听你爸你妈都挺赞成和支持。
    常菁菁:明天我去问问康爷爷。
    欢庆:就你经常挂嘴头上的那个老支书,老头?
    常菁菁:康爷爷是九龙沟的支书,是个正直的老书记。
    欢庆:我觉得吧,你那个康爷爷肯定也是支持的。你想想,他那么一把年纪,干了那么多年支书没能让大伙脱贫,当然也想拉个能挣的项目落地。九龙沟脱贫了,对他利大于弊,毕竟是他的政绩……
    常菁菁火了:欢庆,我不同意你这样评价康爷爷。我就知道一件事,我大学毕业那年高速公路从我们附近过,有个老板要在我们九龙沟开采石场给高速公路供货,带了几万现金来的,康爷爷硬是把他骂走了!
    欢庆:好好,就算你说的康爷爷康支书对化工厂项目不满,可是他能左右县长吗?如果能化工厂就不会落地了。再说,咱待两天就回北京了,你既不是受益者也不是受害者,还惹得叔叔不高兴。
    常菁菁:我爸妈年纪大了,真要给污染出什么病来,后悔都来不及。
    欢庆:过两年还不把他们接到北京去。
    常菁菁:接到北京你给养老啊?
    欢庆:一个女婿半个儿,那还不是应该的。
    常菁菁:你爸妈那边到现在都不接受我,你想得太乐观了。
    欢庆:不管有多难,我都会说服他们。
    常菁菁:那就看你的了。
    常菁菁说着,轻轻地靠在欢庆身上,欢庆揽着她,看着九龙沟的夜景。
     
    26.九龙沟村  夜  外
    常菁菁和欢庆走到第九队附近,灯光突然暗下来。
    路边停着几辆小车。
    常菁菁:看到了吗,九龙沟的贫民窟。
    欢庆好像情有独钟:我还是坚持认为这一片村落挺有特色,灯火错落有致,层次分明,有点像独立的山城,而且相对宁静。
    常菁菁:李小芬、东东都住这里。她们要听你这样点赞她们的家,不知多高兴呢!
    欢庆:你说这穷,怎么还有小汽车?
    常菁菁:是城里来旅游的客车。
    这时,游客说话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
    游客男:这九龙沟人太不讲究卫生了,厕所没法子进。
    游客女:你们男厕所还难凑合,女厕所就更不用说了,看看我这双鞋子……唉,明天咱回去吧。
    常菁菁皱眉头。
    欢庆:哎我说常菁菁,你的闺蜜怎么一个也不给我引见?
    常菁菁:你想干什么?
    两人正开玩笑,一个“钻天猴”斜着飞过来,在欢庆身边爆炸,把欢庆吓了一跳。
    马鸣从黑影处跳出来。
    马鸣:欢庆兄弟,就你这胆量,还敢追我表妹?
    欢庆:马鸣表哥,追菁菁需要的不是勇气,是诚意!
    常菁菁:马主任不是出去了吗,你没给他开车呀?躲在这里等谁?
    马鸣:主任说过年给我放两天假。再说,像今晚这样的大事,他都是用马联合,用我不放心。
    常菁菁:我爸今晚也跟他去了。他们办什么大事?
    马鸣:和东洲化工的沈总喝酒吃肉呀!你们继续,走了啊!
     
    27.九龙潭  夜   外
    潭边有几处帐篷,里边亮着灯,传出女人和孩子的笑声。
    帐篷边停放着车辆,一看就是城里来的游客。
    欢庆:哟,还真有游客?
    常菁菁:你这个北京老板不也来九龙沟了吗?
    帐篷里传出一女人的声音:这九龙沟的气味怎么说变就变了,太难闻。咱明天就回去吧,别在这过节了。
    男人:好,明天睡醒就走。这地只能玩玩不能住。
    常菁菁听了,神情有些凝重。
     
    28.常菁菁家  日  内
    常菁菁起床后来喊欢庆。
    常菁菁:欢庆,欢庆起床了懒蛋。
    菁菁妈:人家早起了,说是看山景去了,也不知道谁懒。
     
    29.九龙沟山坡上  日  外
    一条能跑两辆拖拉机的石渣路,两边全是几十年树龄的银杏树。
    欢庆背着照相机在路上拍照。
    铁姑娘牵着条小狗晃荡晃荡过来:小伙子,你缴钱了吗?
    欢庆一怔:阿姨,交什么钱啊?
    铁姑娘:唏,你是第一次来吧?
    欢庆点头。
    铁姑娘:俺们九龙沟可是三甲级旅游景区,到九龙沟旅游要交钱的。
    欢庆故意逗铁姑娘:阿姨,我听说过三甲医院,还是第一次听说三甲级景区,也听你第一个说到九龙沟要交钱。
    铁姑娘瞪大眼睛:那是你孤陋寡闻。她指着不远处几排茅草屋说:看见了吗?那是状元屋。在这住过的知青一个考上北大、两个考上省重点,后来还有到美国、英国留学的。每年高考前城里有家长带孩子来这住几天享受一下仙气。你知道一晚上多少钱吗?
    欢庆摇头。
    铁姑娘伸出三根手指晃了晃:三百元!
    欢庆笑笑。
    铁姑娘:前两年俺们九龙沟有个闺女高考前天天来这复习,最后考到北京一所名牌大学,还是学什么什么金融,现在留在北京工作,一年好几万收入……
    欢庆:常菁菁!
    铁姑娘一愣:你认识菁菁?
    欢庆笑了笑。
    铁姑娘有点不高兴:拿钱吧小伙子。这大过节的你来俺们九龙沟旅游,说明你看得起九龙沟。我也不收你多了,一百元,行了吧?
    这时,欢庆电话响了,是常菁菁打来的。欢庆:菁菁,我在,我在你说的状元屋附近,走不了。
    常菁菁(电话)十分着急:怎么了,摔着了吗?你路不熟,谁让你一个人瞎跑。
    欢庆:不是,是一个阿姨让我交钱。
    铁姑娘愣了一下:你这个小伙子,咋不早说是常家的客呢?走吧走吧!
     
    30.常乐家  日  内
    菁菁妈:菁菁,欢庆怎么了?
    常菁菁:没事,他说有个阿姨要收他的旅游钱。
    菁菁妈愤愤不平:那肯定又是苹苹她妈。这个人呀,唉!
    常菁菁:哎,我爸呢?
    菁菁妈:昨晚喝多了,半夜才回来,还睡着呢。
    常菁菁往外走去。
    菁菁妈:吃饭了,你干吗去?
    常菁菁:不吃了,我去看康爷爷。
     
    31.常菁菁家院门口  日  外
    常菁菁正往外走,欢庆脖子上挂着相机回来了。
    常菁菁:一大早跑哪儿去了?
    欢庆兴奋地:拍了几张好片子,日出让我给抓着了!你看看,这几间房子是不是知青林中的状元屋?
    常菁菁看了一眼:是。收你钱了吗?
    欢庆摇头:我的钱再多,也不能这么扔。
    欢庆:那个银杏长廊到了秋天肯定美得醉人。不过,让那个化工厂隔断了,我是翻墙过去的。你看,这裤子拉了个大口子。
    常菁菁:谁让你不小心,脱下来我给你补补。
    欢庆:算了,还是先看我的照片吧。
    常菁菁:回头电脑上看,先跟我去看看康爷爷。
     
    32.村街上  日  外
    常菁菁和欢庆走在村街上。两旁一株株古树引起欢庆的关注,不时饶有兴致地停住观看。
    常菁菁发现欢庆停住了,喊他:走啊欢庆。
    欢庆答应着,跟上了常菁菁。
    欢庆:菁菁,这几棵古树有年岁了吧?
    常菁菁:我爸说他爸爸小时候就常爬树,你说多少年了,我们村的都叫树爸爸树妈妈,这叫对自然的亲近和尊敬。不懂了吧?
    欢庆:什么事让你一说都是学问。
    常菁菁:那叫世事洞明皆学问。
    常菁菁说着停下脚步,看着一户户人家院子里堆积如山的玉米堆。
    欢庆:少跟我拽。走啊,到了?
    常菁菁:看见一堆堆的玉米了吗?
    欢庆:不是大丰收吗?老宣传画上玉米堆成山,把拖拉机都压趴窝了,喜兴啊!
    常菁菁:可这是农民一年的收成。
    欢庆:卖了换成钱不就行了。
    常菁菁:你傻呀还是农民傻呀?
    欢庆:我傻。
    常菁菁:我看也差不多,要是能卖他们早就卖了。
    欢庆:你还操心人家卖玉米呀?
    常菁菁指了指前面的一户人家:走吧,康爷爷家就是那儿。
    欢庆:哟,那不也是贫民窟吗?
    常菁菁:是呀!康爷爷说了,九龙沟只要有一家不搬进新房,他也不搬。
    欢庆竖起大拇指:高风亮节!
     
    33.康爷爷家门口  日  外
    康爷爷家门口围了许多人,远远地就看见马鸣急切地嚷嚷、张罗。常菁菁和欢庆加快了脚步。
    常菁菁:出什么事了马鸣哥?
    马鸣一见常菁菁和欢庆,一把拉住他们。
    马鸣:你们来得正好,借你们车用一下。
    常菁菁:什么事这么急?
    马鸣:赵明明和东东要跳楼啦!
    欢庆:在哪儿呢?
    马鸣:县城,东洲大厦!
    常菁菁:东东不是昨天刚回来吗?欢庆开车去!
    欢庆答应一声转身就跑去了。
     
    34.车内  日  内
    欢庆开着他的BJ40疾驰在山路上,常菁菁听着马鸣说事情的经过。
    马鸣:东东昨天哭了半夜,今天一早就跟赵明明进城了。
    常菁菁:他们为什么要跳楼啊?
    马鸣:我哪儿知道——赵明明以前找化工厂闹过。
    常菁菁:因为什么闹?
    马鸣:占地的事。
    常菁菁:化工厂也占了他们家的果园?
    马鸣:没错,化工厂占了赵明明和东东家的果园,还不给钱。化工厂那个姓沈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常菁菁觉得车速过快,提醒欢庆:欢庆注意安全。
    马鸣:欢庆别听她的,开快点,慢了要死人了!
     
    35.县城街道  日  外
    县城的街道上车来车往,欢庆的红色越野车行驶在车流里。
     
    36.车内  日  内
    马鸣不断地催促:欢庆再快点,不行从右边超过去!
    欢庆:右边是自行车道。
    马鸣:管他呢!
    常菁菁:沉住气。
     
    37.东洲化工大楼楼顶  日  外
    两双脚站在楼顶平台的边缘。视线上移,是神情悲壮的赵明明和东东。
     
    38.东洲化工大楼楼下  日  外
    东洲大厦楼下广场站了许多人。人们抬头观望,对楼顶的赵明明和东东指点议论。有人在用手机拍照。
    欢庆的红色越野车飞快地驶进广场,停车。常菁菁和马鸣、欢庆分别打开各自的车门下车。
     
    39.东洲化工大楼楼顶/楼下  日  外
    楼顶。
    赵明明和东东看见了楼下的红色越野车,继而看见了常菁菁。两个人眼睛一亮,神情似乎稍稍安定了一些。赵明明从怀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条幅,和东东两人各自拿着一个边,把条幅从楼上垂下来。
    楼下。
    楼上垂下的条幅引起了围观众人的注意,仿佛石块投进蜂箱里,人群中轰然响起议论声。
    常菁菁看着条幅,上面的字是“还我土地,还我青山绿水”。常菁菁的眼睛瞬间湿润了。她不敢惊动赵明明和东东,紧张地思索着。
    欢庆嘟囔着: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种方法,土掉渣了。
    常菁菁瞪了他一眼:闭嘴!
    马鸣紧张地看着楼上,拉了拉常菁菁:菁菁你快想办法吧,东东一根筋,她要真跳了,我——嗨!
    常菁菁:你先别紧张,他们肯定有话要说。
    这时,人群中突然传出手持式电子喇叭的喊话声,常菁菁循着声音看去,是李小芬。
    李小芬手持电子喇叭对着楼上喊话:你们俩给我听着,楼下有很多你们的伙伴,很多九龙沟人,我们支持你们,声援你们!村主任和东洲化工厂欺负你们的日子到头了!人眼是灯,人心是秤,法网恢恢,违法者必须受到制裁!你们的损失必须赔偿!
    人们被李小芬鼓动的情绪激昂:赔偿!赔偿!
    楼顶。
    赵明明和东东两人被李小芬鼓动得情绪激动,他们把条幅举过头顶。
    楼下。
    常菁菁拉了一把李小芬,李小芬惊喜地发现常菁菁竟然也在场。她搂住常菁菁来了个熊抱。
    李小芬:想死你了。
    常菁菁点头:我也是。
    李小芬拍拍常菁菁后背:可怜天下九龙沟人。
    李小芬突然松开常菁菁:等我!
    说完,李小芬又去张罗现场的事。
    欢庆看着亢奋的李小芬说:这姐们是铲事的还是挑事的?
    常菁菁:在楼下等我,我得上楼。
    欢庆从车里拿出相机,对着楼上拍了几张图片。
    常菁菁刚想上楼,警车来了,警察们开始拉警戒线,驱散围观者。
    警察:这位女士,请你离开现场。
    常菁菁:我是他们俩的朋友,我能劝他们。
    警察犹豫的当口,常菁菁从李小芬手里拿过电子喇叭朝楼上喊话。
    常菁菁:赵明明,东东,我是常菁菁。别干傻事。
    楼顶。
    赵明明不甘心,朝楼下喊:常菁菁,你在北京混大发了,你知道我们被人欺负多难受吗?!
    楼下。
    常菁菁对楼顶的赵明明说:我知道!我向你们保证,谁也别想欺负我们!
    楼顶。
    赵明明:我信你,你让东洲集团的董事长沈耀来!我不光要赔偿,还要赔礼!
    东东:不赔偿不赔礼我就死在他楼下!
    楼下。
    一辆帕萨特轿车停下,常务副县长韩春下车。
    韩春对秘书吩咐:通知沈耀立刻过来!
    秘书:好的。
    韩春注意到手持话筒和楼上对话的常菁菁。
    常菁菁:我现在就去找沈耀,你们退后一步等着。
    常菁菁把话筒交给警察,自己朝楼门口走去。
    欢庆跟着她。
    韩春接过话筒对楼上喊话:楼上的两位同志,我是副县长韩春,我来解决你们的问题。我已经通知沈耀立刻到现场,你们要是相信我,就往后再退一步。
    楼顶。
    赵明明:韩县长,你要让我们信你,就让姓沈的来和我们对话,解决问题。
    楼下。
    韩春:沈总马上就到,请你们耐心等几分钟。
    韩春背后,李小芬偷偷给赵明明发信息:千万别下来,等!
    楼门口。
    两个警察把守着东洲大厦的大门,不许任何人进入。
    常菁菁:我是九龙沟的,和他们俩都是同学,我能说服他们。
    警察:那也不行,只有我们局长有这个权力。
    常菁菁:警察同志,人命比你们局长大,你们要是不想出事,就放我进去。
    欢庆:哥们,出了事你们这身官衣就穿不成了,我们是帮楼上的两位,也是帮你们。
    警察犹豫了一下:只能去一个。
    常菁菁进去,对欢庆说:在这里等我。
    欢庆担忧地看着常菁菁: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行的话,不要强来。
    常菁菁对欢庆淡然一笑:好了,我知道的。
    常菁菁转身而去。
    欢庆关切地看着常菁菁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
     
    40.东洲化工大楼楼下  日  外
    一辆奔驰轿车停下,三十二三岁的沈耀从车上下来,后边跟着几个随从。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中国作家》杂志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内容:
最新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