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首页 > 2019杂志期刊 > 影视版 > 第4期 > 八步沙
  • 八步沙(陈玉福)
  • 1.古浪县八步沙造林点  日  外
    航拍镜头:浩瀚的大沙漠……
    大沙漠中,有三分之一的地方,绿意盎然。
    镜头回撤到一片新栽上树苗的地区,拉近到了渺小的三个人身上。
    字幕:1993年5月5日
    老场长(第一代治沙人,男,六十岁左右)、高山(第二代治沙人,男,三十多岁)和吕急人(第二代治沙人,男,三十多岁)正从劲风中走来,眼前是几千亩刚栽下去的桦棒、红柳等树苗。
    老场长快步走到一株桦棒苗前,惊喜地:你们看,发芽了。
    高山凑近看,喜悦:是啊场长,您看,还不止这一株呢!还有那棵,那棵……都长出新芽来了。
    老场长欣慰地:成活率不错,要是夏秋两季雨水多一些,等明年这个时候就彻底扎住根了。
    吕急人慢吞吞地:那要是下的雨少呢?还不是白辛苦。
    高山不满地:你这个乌鸦嘴。我看还是叫你吕气人算了。
    吕急人嘟囔:你也就剩给人起绰号的本事了。
    老场长双膝跪地,小心翼翼地挖开一株树苗的根部,看了看又填埋好,坐下来卷旱烟。
    高山坐到旁边:场长,我有个事要跟您汇报。
    老场长递给高山卷好的烟棒:唔,我也正好有个事跟你商量,谁先说?
    高山:那您先说吧。
    吕急人好奇地凑到跟前。
    老场长继续卷旱烟:岁数不饶人呐!当年在你爹的带领下,我们一起在治沙造林的承包书上摁了指头印,我们六个中我最年轻,可一晃眼也已经六十咯。如今老哥哥们病的病走的走,他们倒清闲了,把造林任务都撂给了我。高山,我愁啊!
    高山用衣服护着打火机给老场长点烟。
    老场长吸了一口,盯着高山:高山,当年因为你爹,才有了“六老汉”治沙。如今八步沙的造林才完成了三分之一,你说这半路撂挑子的事咱能不能干?
    高山精明地:场长,我的叔哎,您有话就挑明了说吧。
     
    2.高山家  日  内
    农家小院迎来了一位客人。
    来人西装革履,进门坐在了高山家略旧的老沙发中。
    高山媳妇沏茶奉上,热情地:林经理,你先喝口水,我这就骑自行车去林场找高山回来。这人,今早还跟我说你要来家,他倒又跑去林场了。
    林经理含笑:没事儿,他闲不住我知道。
    高山媳妇微有抱怨:你们老同学好几年没见了吧?等会我杀只鸡给你们下酒,他回来了你俩好好聊聊,把你的成功经验跟高山传授传授,他那个死心眼子,前些年供销社里上班我也就不说啥了,可现在跑到沙窝里种树去了,他这是越活越回去了呀!
    林经理笑:嫂子,他要不去沙漠植树这么些年,我们公司还不请他去呢!
    高山媳妇很意外的样子,笑道:我知道林经理你这是给我宽心呢!怕我怨怅你的老同学。你少坐坐,我去做饭,这个点高山也该回来了。
    林经理:嫂子,你别忙活了。我马上就去市里办事去呢。
    高山媳妇挽留:咋这么急?你少坐坐,好歹也等高山回来。
    林经理从一大包礼品中掏出了大红聘书:嫂子,今天我是给高山送聘书来的。我那个同学我知道,人清高还倔,我这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啊。
    高山媳妇双手接过,喜悦地:看你说的,他这回准去。
    林经理告辞:那这事就交给嫂子你了,我在省城等着给他开欢迎会呢!
    高山媳妇送出门:你放心吧。
     
    3.沙漠里  日  外
    老场长郑重地:那行,明天你就接我的班,任八步沙林场的场长吧。
    高山惊呆了:什么?
    吕急人急了:这怎么能行?
    老场长笑:这怎么就不能行!我早瞧出来了,小辈中也就你高山是个能做大事的,把林场交到你手上我放心。济仁,你也是咱们林场的老人了,往后可要积极一些,跟高山搭好伴儿啊!
    吕急人讪讪着自圆其话:我的意思是说,场长你咋能说退就退呢!
    高山回神,急忙:场长、场长,这个重任我还真不能接。实话跟您说吧,我明天就要离开这儿到省城上班去了。
    老场长惊愕:啥?你要走?
    高山微心虚:对,省城有同学是绿化公司的总经理,几次三番请我去当副总,这次再不去,我媳妇又该闹着回娘家了。
    老场长恼怒:不行,我不同意。
    吕急人好笑:场长,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家高山是高就去呀,您不能挡人高升发财。要是我有这么好的机会,我也毫不犹豫就去。
    高山瞪了眼吕急人:场长,您也知道我爹那年拉树苗翻车把腿轧坏,也干不了啥活了,我们家上下九口人,我是家里的老大,总得为一家子的柴米油盐打算呀!
    老场长落寞长叹:你爹同意了?
    高山苦笑:我爹他啥都没说,但不理人了。
    良久,三人无语。
    突然,老场长急迫地:快,赶紧跑。老毛黄风来了!
    大家发现,西北天边黑云翻滚,大风骤起。
    高山和吕急人搀住老场长跑了起来。
    狂风怒号,天地瞬间黑暗一片。
     
    4.沙漠深处  日  外
    高山从沙子里爬出来,抖落满身沙尘,又急忙去刨旁边的沙堆,挖出了老场长和吕急人。
    老场长急切地:趁风小了些,快点回护林站,我估摸着这场老毛黄风还不肯消停。
    三个人大概辨了辨方向,互相拉扯着在沙漠里踉跄前行。
    吕急人大喊:我们迷路了。
    老场长辨了下方向,用手一指:往这边走,我们走反了。
    三个人顺着老场长手指方向艰难前行。
     
    5.护林站  夜  内
    留守值班护林员史金泉(男,三十多岁)焦急地看着窗外坐立不安,屋内昏灯如豆。
    嘭嘭嘭,敲门声响起。
    史金泉开门,吓了一跳:你……你们是人是鬼?
    高山吼:滚犊子,哪来的鬼?是我们回来了。
    史金泉放松地:吓死我了,你们怎么才回来啊?
    吕急人啐掉嘴里的沙子:妈的,差点没被老毛黄风卷走。
    老场长缓口气:起了老毛黄风迷路了。金泉快去看看院里拴的骡子,刚一进院跟那畜生打了个照面,把它惊着了。
    史金泉咧嘴笑:难怪骡子惊了,你们这副鬼样子把我都差点没吓死。
    高山给了史金泉一个爆栗子,被尘土染的只露出两只眼睛一张嘴的三人相顾大笑。
     
    6.高山家  夜  内
    桌上燃着三炷香,供起了菩萨的画像,高山媳妇喃喃祷告。
    炕上两个孩子在温书。
    男孩子:妈,我爹怎么还不回来?
    女孩子:妈,你说爹会不会被大风吹走了?
    高山媳妇转头呵斥:再胡说我打死你!
    女孩子吓哭。
    高山媳妇正烦躁,小姑子冲了进来。
    小姑子惊慌地:嫂子,你快回娘家去看看吧,你家侄子被老毛黄风卷走了。
    高山媳妇悲声:侄子?那可是我哥的独苗啊!
    高山媳妇拖着哭腔冲出了屋门。
     
    7.护林站  夜  内
    老场长胡乱抹着脸上的尘土:都回家去报个平安吧,家里人该等急了。
    高山等人转身就走。
    老场长又喊:都大半夜了,黑灯瞎火的不好走,都把手电带上。
     
    8.高山家  夜  内
    高山媳妇守在炕头默默垂泪,炕上是两个熟睡的孩子。
    高山推门进来。
    高山媳妇扑过来,惊喜地:你回来了,你可算回来了。
    高山拨拉头发里头的沙土:给我先弄口吃的,饿死了。这老毛黄风真吓人。
    高山媳妇抹泪:你怎么才回来啊?我们都快急死了。
    高山:哭啥?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高山媳妇端了煨在火炉上的锅碗:你要是回不来,我们娘仨就剩上吊了。
    高山伸头看了眼炕上的孩子:胡说啥呢,家里没事吧?我们去巡林遇上了老毛黄风,迷了路……
    高山媳妇抱怨: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你就不能离开那个破地方吗?也省得我们经常为你担惊受怕的。
    高山狼吞虎咽,抬头:嗯,我今天已经给老场长说了,明天就不去林场了,大林喊了好长时间了,再不去那家伙就要跟我绝交咯!
    高山媳妇惊喜:真的?那咱家可算是有盼头了。他今天来过了,亲自给你送红本子来的。
    高山看见了桌上放的聘书,撂下碗打开:哟,还真是副总啊!他们公司副总一个月的工资是我在林场两年的收入。
    高山媳妇含泪而笑:你总算开窍了。等在省城安定下来就把孩子们接过去念书,也省得窝在这里受罪,今天的一场风正赶上散学,卷走了十几个娃娃呢,我哥哥的……我哥哥的宝娃……
    高山震惊,站了起来:你说什么?怎么会?
    高山媳妇泣不成声。
     
    9.高山父亲住室  夜  内
    高山父亲(第一代治沙人,六十多岁),披衣坐在炕头吧嗒吧嗒抽着旱烟。
    高山母亲(六十多岁):咋还不睡?儿子回来了,咱们就踏实了。
    高父气冲冲地:踏实啥?人家要到省城发财去呀,撂下八步沙那摊子不管了。
    高母温言:你这个倔老头子。都说人往高处走,你就不能盼着儿子比你有出息?自己半辈子钻沙窝,那沙子还没吃够啊?我就觉着儿子离开八步沙是对的。
    高父发火:你懂个啥?简直头发长见识短。谁都不愿意干,让沙子埋了庄稼地再埋了房子,我们到哪里去呀?
    高母无言。
     
    10.高山房中  夜  内
    高山媳妇抽抽搭搭。
    高山陷入了沉默。
    高山忽然撕碎了聘书。
    高山媳妇止住哭泣,惊愕:你……
    高山咬牙:我决定了!我哪都不去了!
    高山媳妇拾起撕碎的聘书:你这是犯啥病,好好的撕了它做啥?
    高山痛心:我们活着不就是为了娃娃嘛,如果连娃娃都保不住,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不走了,就在八步沙种树,治不住沙我哪都不去。
    媳妇恼怒:好好好,你要留在八步沙你留,我走啊。这个鬼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一场老毛黄风,卷走我的娃咋办?
    高山也火了:你既然想到了,也担心着,那就该知道,今天大风卷走的是别人家的娃娃,下一回可能就是自家的娃娃了。咱们活人咋能只顾自己,沙漠治不好,妖风就止不住!
    高山媳妇扭头不理睬丈夫。
     
    11.高家院里  夜  外
    高父静静站在夜风里,儿子房里的吵架声清晰传来。
    高父面露微笑,重重咳嗽一声:高山,回来了就早些睡吧,再一会儿就天亮了,还要去林场呢!
    高山隔门答应:爹您睡吧,我知道了。
    高父含笑进屋。
    高母埋怨:哪有你这样当爹的,还跑去火上浇油。
    高父愉悦地:睡觉。
    灭灯。
     
    12.高山房里  夜  内
    高山媳妇赌气上炕,和衣而睡。
    高山轻叹口气:明天我抽空去趟大舅哥家。
    高山媳妇拉被子蒙起了头。
     
    13.八步沙林场  日  外
    林场职工们三三两两收拾着工具。
    老场长仰头看天:唉!老毛黄风消停了,可给咱们惹下大乱子了。天刚亮我就去看过了,今年栽下的3000亩树苗,刮得一棵不剩,往年的也受了灾,胳膊腕子粗的树都给连根拔起来了,那可是好几年的心血啊!
    吕急人抱怨:本来就是白瞎功夫,沙漠里种树那是傻子干的事。
    老场长气恼不语,其他人无精打采地不说话。
    高山恰巧进来了。
    高山好笑:急人,叫你吕气人还叫对了。照你这么说,我们是傻子,你爹他们就是傻子头了吧?
    众人大笑。
    吕急人面红耳赤。
    老场长苦笑:高山,今天是来跟我们告别的吧。去了省城好好干,下回我再到省城,你可得带老叔下馆子哟!
    高山也笑:您恐怕下不成馆子了,我是来向您重新报到的。
    老场长不确定地:你是说,不走了?
    高山郑重地:对,我不走了。从今天开始,就在八步沙安心种树,八步沙不绿,我哪都不去。
    老场长上前握住高山的手,激动地:好小子,老汉我没有看错你。从今天起,你就是咱们八步沙林场的场长了。
    众人高兴地鼓掌。
    吕急人皮笑肉不笑:高场长,你不去省城了媳妇没跑回娘家去吗?
    高山尴尬,笑骂:你媳妇才跑了呢!
    笑声一片。
     
    14.高山家  日  外
    高山媳妇拎着包要出门,高母上前拉住。
    高山媳妇气愤地:妈,您松开。您有个好儿子呀!
    高母和蔼地:等高山回来我打他给你出气,可你不能就这么走啊。出门去门槛低,进门来这门槛可就高了……
    高山媳妇微有松动:不是我要走,是您儿子逼我的。
    高母笑了:他就是一根筋,回头咱跟他好好说,不一定就回心转意了。妈跟你可是一条心。
    高山媳妇微笑:妈,那可说好了,他如果要拧着性子进沙漠,那时候您可别拦我。
    高母心虚地:好,妈答应你。
    高山媳妇转身回屋。
    高母叹口气也回了自己的屋。
    高父沉着脸:劝住了?
    高母无奈:暂且是劝住了,就怕这事还没完。
    高父磕着烟锅:咋,没完还想飞呀?婆娘家事事都要拦在爷们前头指手画脚,挨着过去就是休书一封发还娘家。
    高母赶紧阻拦:哎呀,你个死老头子,儿子的事就别掺和了,还嫌不够闹腾啊!
    高父吹胡子瞪眼。
     
    15.沙漠里  日  外
    六个家庭的全体成员正在补种补栽。
    史金泉气喘吁吁跑来:场长,毛驴车拉着麦草陷到沙窝里走不动了,怎么办?
    高山招呼吕急人:急人,你跟金泉去看看,实在不行只能人背了。
    吕急人冷笑:人背?你有几个人?那就光背草,树还种不种了?
    高山:那好,你带着大家干活,我去背草。
    护林员和生(男,二十多岁)插话:场长,我也去,没有草做防护圈,即便栽下树也活不了。
    高山点点头,两人下了沙梁。
    吕急人气哼哼地低头干活。
    ……
    沙地里,高山、和生背着麦草蹒跚行来。
     
    16.林场会议室  日  内
    字幕:半年后
    简陋的会议室里,高山带男女老少向墙上的三幅遗照鞠躬。
    高山沉痛地:今天,我们当着三位叔伯的面开个总结会。叔伯们都是为了八步沙走的,蒋大伯半年前在护林站的小房子里中了煤烟没救回来,和大叔和史大叔又相继得了肝癌病逝,二位老叔都是长年累月在沙窝里积劳成疾染了病,这才离开了咱们。这是我们八步沙的损失啊!
    高父,还有几个老汉用手背擦着眼泪。
     
    17.(闪回)八步沙荒漠  日  外
    茫茫荒漠里六个年老的身影佝偻前行,他们一步一跪在栽树苗。
    一棵树苗栽下去,紧接着浇上一瓢水。瓢底的一滴水也舍不得浪费,用来滋润自己干裂的嘴唇。
    幼小的树苗在风中孱弱摇曳。
    看到一株株长了叶子的树苗,苍老的脸上笑容灿烂。
    夕阳西下,简陋的地窝子里升起烟火。
    几块石头搭建成的简易灶上烧着一只铁锅,锅里有几颗土豆。
    六个老汉围着锅灶说说笑笑,背后是无垠的沙漠。
    高父扯开嗓子唱上了:
     
    杨家将征西来到咱古浪,
    爱上了草深水足的好牧场;
    风吹草低见牛羊哎,
    就像走在厚厚的毛毡上
    ……
     
    18.八步沙林场办公室  日  内
    史金泉红着眼圈:场长,我爹临走时说,他一辈子没给我留下什么,只有八步沙的一摊子树,他让我替他看护好。
    和生哽咽:我爹也说了,他种下的树,一棵都不能少。
    高山拍拍和生与史金泉的肩,转身面向遗照。
    高山肃穆地:叔伯们,我高山记下了,八步沙的树一棵都不能少,一棵都不会少。
    史金泉擦泪:场长,我爹还说了,把他埋到八步沙的最高处,让他能看见八步沙的树。现在他该安心了。
    高山流泪,咬牙:老人们栽树不容易,只要咱们六家人一条心,不愁八步沙不绿。
    满屋抽泣哽咽。
    高山媳妇泪花闪闪,温柔地注视着丈夫。
     
    19.林场大院  日  外
    一辆吉普驶进院子,下来了四个人。
    司机疑惑:咦,林场的人都去哪儿啦,怎么不见一个人影啊?
    县林业局朱局长:马上要过年了,这个时节应该是林场最闲的时候,进屋去找。
    李县长微笑:这个高山,不知道又组织着他的人搞什么玄虚呢。
    秘书一溜看过去,发现会议室有人,敲了敲窗户。
    屋里的人都回头来看。
    高山掀开门帘走出来。
    秘书介绍:高场长,李县长和朱局长来慰问你们林场了。
    高山快步上前,热情地:李县长,朱局长,你们来怎么也不打个招呼,我好做接待呀!
    朱局长调侃:你高场长可别说大话啦,哪回见了我不是哭穷就说锅都揭不开了?
    李县长亲切地:高山同志,这次我们来是给你们解决难题来啦。
    高山兴奋地:我就说嘛,今早喜鹊喳喳叫着报喜,原来是大贵人来了。
    朱局长瞪眼:你小子就油嘴滑舌吧。
    高山笑着,把李县长一行让进了简陋的办公室。
     
    20.林场办公室  日  内
    李县长从秘书手中接过牛皮纸袋,递给高山。
    高山双手接住:李县长,这是……
    李县长笑:打开看看。
    高山打开,惊疑地:县长,这么多钱?
    朱局长插言:你小子也有嫌钱多的时候?这回还哭穷不了?
    李县长温和地:高山同志,“5·5”沙尘暴给咱们县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庄稼损毁、人畜受害,但是八步沙能够积极应对,及时补栽了数千亩的树苗,你们的行动给全县人民带了个好头啊!这是今年国家的造林补助款,我专门送过来就是为了让你们过个安心年,也感谢大家这一年的辛苦。
    高山搓着手:这都是咱们应该做的,谢谢县长!谢谢局长!
    李县长高兴地:高山,国家的林业建设,三北防护林建设,就需要像你们这样有头脑、有觉悟的好同志去实现。
    朱局长插科打诨:李县长,您就不要夸他了,不然回头又该跑到我办公室,赖着要树苗去了。您是不知道,沙尘暴后补栽,他硬是逼着我到国营林场去给他解决了十万株树苗,等苗子装车两手一摊又说没有运费,耍起了无赖。
    高山辩解:那个时候本来就没钱嘛!可是,没钱也得种树啊。县官不如现管,您不帮忙可让我找谁去呢?
    朱局长无奈:县长你看,这是个无赖场长嘛!
    满堂哄笑。
     
    21.八步沙林场大院  日  外
    大院门口贴起了春联,鞭炮震耳。
    和生跑进来:场长,社火队来啦!
    史金泉高兴地:老场长扮了春官老爷威风不威风?
    和生点头:嗯嗯,可威风咧!
    高山整理好衣裳:走,迎春官老爷去。
    吕急人双手笼在袖子里,慢吞吞走在身后。
     
    22.八步沙林场大院  日  外
    社火队开进了大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围观的村民浩浩荡荡。
    老场长穿戴着春官老爷的行头,在香案前上香、叩拜。
    高山上前敬酒。
    史金泉、和生等年轻人在人群里兴奋地拍手叫好。
    社火队中带领鼓子匠(男)的傻公子甲领唱:
     
    这个地方好(哎)地方,
    这里的沙子穿上了绿衣裳,
    “六老汉”治沙是我们的榜样,
    我们今天来给八步沙来拜年!
     
    锣鼓声起。
    社火队中带领腊花子(女)的傻公子乙领唱:
     
    八步沙“六老汉”治沙(呀)忙,
    他们的下一代接了班,
    如今的八步沙变了(呀)样,
    八步沙的功劳上了榜。
     
    社火队中带领鼓子匠(男)的傻公子领唱:
     
    高高山上一捆捆儿材,
    骨碌碌碌(儿)滚到八步沙来,
    这一个曲儿谁也不要唱,
    六位鼓子匠请到里边。
     
    六位鼓子匠蹦到院子里翻起了鼓子。
    六个腊花子敲着锣围着鼓子匠转圈圈。
    六个鼓子匠唱。
    六个腊花子唱。
    ……
    高山趁机让人往人群中发宣传单。
    有人大声念着宣传单上的标语:
    “植树造林,绿化祖国。”
    “改善生态环境,造福子孙后代。”
    “植树造林滋沃土,防风固沙保良田。”
    “保护树木,就是保护自己。”
    ……
     
    23.高家堂屋  日  内
    高父和雒老汉(第一代治沙人,六十多岁)相对着吸旱烟。
    高父羡慕地:老雒,你看你身体没啥毛病,还能进沙窝子劳动,不像我这腿脚不灵便,有那个心却走不动了。
    雒老汉浅笑:老支书你是个心强的人,要不是前些年拉树苗翻车轧坏了腿,你身体比我好呀!
    高父感慨地:好汉不提当年勇喀!那份承包合同咱们哥六个可都摁了手印、下了保证的。我们“六老汉”半生辛苦换来八步沙的万亩林木,划算。
    雒老汉叹气:老支书原来是这么算账的。可我怎么就算不过来了?
    高父不解:老雒,你这是话里有话呀!今天来找我是有啥事?
    雒老汉支支吾吾:老支书,我……我想退出林场。
    高父拔高了声音:啥,你要退出?不行,我不同意。
    雒老汉平静地:你不同意也不顶事儿,现在你又不是支书了,也不是场长了。
    高父勃然大怒:即便我啥也不是,可摁了红手印的合同还在我这儿,你说不想干了,那也得我点头。
    雒老汉平淡地:你不同意,我找老秦去,再不行还有其他几家人,我挨个找他们说去。这个沙我不治了,谁爱治谁治去。
    高父冷笑:老秦已经不是场长了,现在是我儿子当场长,他也不能同意你。
    雒老汉激动起来:那我就找高山侄子给他下话(求情),牛不吃草强按头,他一个小辈也干不出来强迫老汉的事吧?
    雒老汉说完,掀开帘子出去了。
    高父气恼大叫:你这是自毁炉灶,捅自家的锅底。
    高母进门,不解地:这是做啥呢?老雒咋还气冲冲地走了?
    高父余怒未消:他要当蒲志高叛变革命咧!
    高母失笑:你呀,臭脾气一辈子都改不了。
     
    24.林场办公室  日  内
    雒老汉进门,看见正在写材料的高山。
    高山抬头:雒大叔来啦?我正要找您呢。
    雒老汉不言不语坐下。
    高山招呼:金泉,给咱叔倒一杯老茯茶来,雒大叔爱喝酽茶。
    史金泉倒了茶来。
    高山含笑:大叔,您先喝着茶,我再跟您说事。
    雒老汉微笑:我也有事跟你说呢,不过,你是场长你先说。
    高山递上烟:行,那就我先说。雒叔您也知道,林区管护是划片负责的,六块里头您老负责管护的那片可是最差的。昨天我都看了一遍,您那块里的树木上挂满了羊毛,林地里羊屎蛋子铺着一层,被啃食掉树皮的那些树是活不成了。雒叔,那是你们“六老汉”半辈子的心血,您就不心疼吗?
    雒老汉不自在:高山侄子,你说是树皮重要还是脸皮重要?
    高山疑惑:雒叔,你是不是有啥困难啊?
     
    25.(闪回)八步沙林区  日  外
    雒老汉正在赶着一群羊。
    羊倌叫骂:老家伙,你为啥撵我的羊?
    雒老汉:你说为啥?三番五次给你们说不让在八步沙放羊,你还来?
    羊倌不服:八步沙是你家的?
    雒老汉:不管是谁家的,规定了不能放羊就是不能放。
    羊倌嗤笑:啥规定?我咋不知道?我是土门村的人,你雒老汉也是土门村的人,咋还光撵我的羊?
    雒老汉气恼:不管是哪个村的人,谁来放羊我就撵谁!
    羊倌嘲笑:哎哟,你是拿上鸡毛当令箭哩,自己谋(mú,掂量的意思)不着自己是哪个了嘛!
    雒老汉动怒:我认得你,是羊户子刘的小娃子是不?按辈分你还得叫我一声大,有你这么说自己大的吗?
    羊倌撇嘴:我可没你这样的大。在我眼里,连光知道吃草拉粪的羊都比你亲。
    雒老汉一树秧子抽过去:你这个崽娃子,敢骂老汉我不如畜生?
    羊倌挨了揍,扑上前和雒老汉厮打起来。
    雒老汉年迈,被年轻的羊倌一顿老拳打倒在地。
     
    26.林场办公室  日  内
    雒老汉撩开衣襟让高山看身上的伤痕。
    高山气愤地:雒叔,您当时为啥不告诉我?
    雒老汉灰心:一回两回来告诉你,可见天淘不尽的闲气,我总不能回回都来找你告状吧。
    高山拧眉:所以,您就觉得脸面大过一切,窝在家里不管不顾,任由人家赶着羊糟践我们的树林?雒叔,八步沙有几句顺口溜说“春种夏活秋剥皮,冬上拔着钉滚碶!”这是在打我们的脸,嘲笑我们种不活树呐!
    雒老汉颓废地:我也六十多的人了,黄土埋到了脖颈子,年轻时当大队干部,一辈子受人尊敬。现在为了看个树吵吵嚷嚷,被那毛都没长齐的崽娃子骂成畜生不如,还挨了人家的打,我的老脸也没地方放了。
    高山不忍地:雒叔,做侄子的理解您。如果您当时告诉我这事,我有的是办法帮您去争回脸面。可是您老悄没声息地不让人知道,还把林区撂下不管,这我得批评您。
    雒老汉低头:你是场长,批评我接受。不过,今天来不单是这事,我还有事给你下话呀!
    高山点头:雒叔,有难心事您尽管开口。
    雒老汉眼睛看着脚面:我想着退出呀。
    高山诧异:雒叔,您这是啥念头?快收回去。莫说是我,就是老场长、我爹,还有其他几家人都不会答应的。林场现在慢慢有了起色,我们正要大干一场,您老怎么能说退出就退出呢,是不是还为刘羊倌的事转不过弯来?那我带几个人去给您讨个说法去。
    雒老汉急忙阻拦:大侄子,你还嫌老叔的脸丢得不够大吗?
    高山恨铁不成钢。
     
    27.八步沙林区  日  外
    吕急人骑着自行车巡林,听到了羊叫,循声过去看见一大群羊正在林区。
    吕急人大喊:哎,谁家的羊?有没有人管?
    羊倌趾高气扬:我家的,咋了?
    吕急人瞪眼:我当是谁,原来是狗娃啊!
    羊倌狗娃笑:哦,是三大呀!
    狗娃迎上前敬烟,给吕急人殷勤点火。
    吕急人坐到沙堆上:不是早跟你爹说这儿不让放羊的吗,咋还来?
    狗娃笑:三大,不让到外面放羊,那羊吃啥啊?没了羊,我们家吃啥?
    吕急人伸脚踹自己的侄子。
    狗娃无辜地:三大,我说的是实话嘛!
    吕急人责备:那你不会赶到别人的片上去放,故意给我找事呢。
    狗娃嘿嘿:别人的片上更不让放了,下话又下不进去,闹不好还要打架咧。那天,刘羊倌还和雒老汉打架来着。
    吕急人好笑:那你就不怕我也打你?
    狗娃搓头:三大如果都不顾我们的死活了,那我们养羊的人家可就真没活路了。
    吕急人叱骂:净给我惹事。你去告诉刘羊倌,让他买点罐头啥的看看雒老汉,别把自己的路走绝了。
    狗娃爽快地:哎,都听三大的。他们说,过两天杀羊几家凑份子请三大喝酒去。
    吕急人起身:羊脖子给老子留着!我去那边转转,你的羊吃的差不多了就赶回去,别落了别人的眼让你三大难做。
    狗娃点头如捣蒜。
     
    28.林场办公室  日  内
    高山与雒老汉沉默相对。
    雒老汉哀恳地:我是下定了决心走呀!
    高山诚挚地:雒叔,不是我非要拦着,我知道您心里是舍不得八步沙的。去年几个叔伯相继离去,您就开始闷闷不乐,话少了饭量减小了,精神也垮了。这些我都理解,我们大家跟您一样伤心。
    雒老汉红了眼圈,低下头去。
    高山继续说:从小,我们几家的娃娃就跟着你们在沙窝里打滚长大。在你们老哥六个挖的地窝铺里玩耍,看着你们挖牛九牌、听着酸溜溜的漫花儿,从你们满是沙子的碗底里捞面片子吃,我们看着天上飞的雀娃子,跟在拉水的毛驴车后面喝水……我还记得,有一年春天,您和我爹进沙漠巡林,一去就是七八天杳无音信,把大人们都急坏了,发动各家所有人去找,在沙漠深处发现你俩昏倒在沙梁背后,再晚去一会儿,你们就渴死在那儿了。因为,你们把自己喝的水全浇了一株就要死透了的白榆树……
    雒老汉向往地:是啊,那株白榆树现今是我们进沙漠的指向标,看着它就能辨清方向不会迷路了。
    高山语重心长:雒叔,那么苦的日子都过来了。您现在却突然提出要离开,我是怕您将来后悔啊!
    雒老汉垂头不语。
    高山叹口气:您再想想。
    雒老汉蓦然:那……兴国来可以吗?
    高山呆了呆,笑:可以,太可以了。雒叔,兴国来可以,但您也闲不下,还得做咱们的顾问呢!
    雒老汉摇头:我老了,兴国来就好了嘛!
    雒老汉起身走出办公室。
    高山追出去,冲雒老汉的后背喊:雒叔,让兴国明天就来报到,春季造林马上就开始了。
    雒老汉摆摆手出了大院。
     
    29.雒老汉家中  日  内
    雒兴国(二十多岁)梗着脖子:爹,林场我不去,您打死我也不去。
    雒老汉气恼:不行,我已经答应高场长了,明天一早你就报到去。
    雒兴国眼睛里转着泪花:那你咋不让大哥、二哥去,凭啥苦活累活就是我去?
    雒老汉:你大哥娶媳妇分家单过了,我只能指派得动你。
    雒兴国红了脸:那我不娶媳妇了?进了沙窝风吹日晒的,一年半载过去就给折磨成小老头了,谁家的姑娘还愿意嫁我啊?再说了,沙窝子里去了能挣上钱吗?没钱拿啥娶媳妇?本来……本来英子还说跟我好,等我今年去趟新疆挣了钱回来就请媒人上门。您这是害我,哪有当爹的是您这样的?
    雒老汉拍桌子:放屁!是你爹重要啊还是那八字没一撇的丫头重要?你要不去八步沙,就不要认我这个爹。
    雒兴国怔住,转身跑了出去。
     
    30.村小学  日  外
    校园里正是下课时节,孩子们追逐嬉闹,欢笑嘈杂。
    一位年轻的女老师与学生玩耍。
    雒兴国在校门口偷偷往里看。
    一名年纪比较大的男老师看到,走过来。
    男老师:小伙子你找谁?
    雒兴国站直:没,没找谁?
    男老师狐疑:这里是学校,看你也不像家长,鬼鬼祟祟的要做什么?
    雒兴国张嘴想要争辩,迟疑了一下,转身走开。
    男老师警惕地关上了学校铁门。
     
    31.雒老汉家  夜  内
    雒家父子互相赌气,沉默着吃晚饭。
    院里有女声传来:兴国在家吗?
    雒兴国放下碗走出去。
    雒老汉想了想,悄悄走到门边向外看。
     
    32.雒家院子  夜  外
    院子里俏生生站着一个女孩,怀里抱着两本书。
    雒兴国局促地:你怎么来了?
    女孩笑:我不是带信让你今下午去趟学校吗,你没去我只好来了。
    雒兴国撒谎:我忙,忘了。
    女孩笑嗔:你有多忙我还不知道,不是说要再复读一年吗?我给你找了参考书,可你总不来取,我只好送上门来了。
    雒兴国难为情:其实,我骗你的。复读了两年也没考上,我今年打算跟着村里人去新疆打工。
    女孩点头:哦,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不论干啥,只要用心做都是有出息的。
    雒兴国落寞:可是,我爹今天说,让我去八步沙。
    女孩眼神明亮:那也挺好的呀!绿化祖国也是大事。
    雒兴国不确定地:英子,你真是这么认为的吗?
    英子爽朗:对呀!那可是既伟大又高尚的工作,比我在村校当民办老师还要有意义。你啥时候去?
    雒兴国腼腆地:我爹说明天。只是……
    英子打断:太好了!明天星期日,我和你一起去,顺便看看八步沙里我们去年义务植栽下的树去。
    雒兴国有了笑:行,那我明早等你。
    英子笑着告辞。
    雒兴国跟出院门,驻足目送。
     
    33.雒家  夜  内
    雒老汉笑眯眯地坐在桌前,继续吃饭。
    雒兴国进来,坐在对面。
    雒老汉发问:那女子就是英子?
    雒兴国微红着脸:嗯。
    雒老汉点头:是个好女子。
    雒兴国嘟囔:好有什么用?很快她就看不上我了,人家可是老师。
    雒老汉笑:还没转正呢!等你将来成了正式的林业职工,能配得上。
    雒兴国抬头:正式职工?
    雒老汉镇定地:那当然。我们也是集体林场。
    雒兴国笑了:那我听您的话,明天去林场。
    雒兴国说完,高兴地收拾碗筷去了厨房。
    雒老汉眯眼笑,嘀咕:不给点秕谷子哪能套上雀娃子?
     
    34.林场大院  日  外
    场部大院挤满了人,都是来报名去植树的。
    和生和史金泉坐在条桌前做登记。
    高山笑着给老场长递烟。
    老场长:你这招高!春节闹社火时宣传的也到位,没想到能吸引来这么多人。
    高山谦虚:人多力量大嘛!动脑筋和干活都一样,人多了就能想出办法来,这是大家的功劳。
    老场长:我听说老雒让你给说转了,要让他小儿子来顶替他?
    高山点头:是啊,说好了今天就来呢!就怕那娃娃才出学门子,吃不了苦。
    老场长微恼:年纪越大脸皮子越薄,老雒是活出花花心思来了。看林子护林子,打架骂仗不是常事?就他老脸值钱,难怪你爹昨天找我抱怨呢。
    高山大笑:我爹那个脾气,估计雒叔没落好。不过,总打架骂仗也不是事,伤和气还伤身体,以后还是尽量以说服教育为主。毕竟法制社会了嘛!
    老场长赞同:要不说年轻人脑子灵泛呢!林场有你们,我们老家伙们放心。
    高山含笑不语。
     
    35.林场办公室  日  内
    雒兴国和英子并排坐下。
    高山热情地:兴国,欢迎你成为八步沙一分子。
    雒兴国应付地笑了笑。
    高山转而向英子:也欢迎英子老师来参观指导。
    英子笑着:高山哥,你可是我的偶像,就别笑话我啦!
    高山不解:哦?我们就是一帮子钻沙窝吃沙子的土农民,咋还成偶像了?
    英子笑答:八步沙治理沙漠的先进事迹都上报纸、上电视了,你们都成英雄了,现在不知道是多少人心目中的偶像明星呢!
    高山笑:你们年轻人还真时髦,追星追到我们八步沙来了。
    英子调皮地:高场长,其实我今天是陪兴国来的,我这个老同学马上也要成明星了,我得送他来。
    雒兴国红了脸:英子,你别胡说。
    高山了然地:英子老师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一定把兴国培养成八步沙的明星。
    英子和高山传递着眼神,两人默契地笑了。
    雒兴国一脸懵懂。
     
    36.沙漠里  日  外
    轰轰烈烈的春季造林开始了。沙漠里近千人的植树队伍浩浩荡荡,背草的背草、栽树的栽树……
    高山跪在沙地上给大家做示范。
    村民甲问:高场长,栽树为啥还要用麦草把它围一半?
    高山解说:为了防风呀!有麦草做防护圈,抵御了多半风力,树苗就能安然扎根。一棵树一把草,压住沙子防风掏嘛。
    村民乙:一把草就能压住沙子?不如多压点麦草进去呗!
    高山诙谐地:风沙不但吃树苗子,还吃票子。一斤麦草5分钱,只够分三把压三棵苗。收你家麦草的时候,可没见你大方多给几斤,跑到这儿败我的家来了。
    众人大笑。
     
    37.沙漠里  日  外
    干活到了中午,人们坐下来吃自带的干粮。
    高山身旁围着一群村民。
    有人提议:高场长,你是有文化的人,给咱讲个故事吧!
    高山爽快地:行,我就给大家讲一个。
    年轻人鼓掌期待。
    高山起身,指着荒漠:大家伙听过杨家将征西吧。其实,咱们这儿就是当年杨家将屯兵牧马的地方,过去这里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场。后来,树木被砍伐,草坡一块块消失,水流也逐渐干涸,慢慢就变成了今天的这个样子。
    一村民好奇:高场长,既然这儿以前是草场,现在还能恢复吗?
    高山含笑:能啊,为啥不能!只要咱们都来种树,将来就一定能让沙漠变回草场。到那个时候,你们就会成为比杨家将还厉害的人了。说不定也有人像今天一样,坐在这儿讲起咱们的故事。
    村民玩笑地:真要到那个时候,人家肯定是坐在树荫下讲故事,哪像咱们黄天背上老日头啊!
    高山笑他:啥人家?那是咱们的后人呀!孙子、重孙子……
    众人又笑起来。
    吃完简易的午饭,干活继续。
    远远的有人边干活边唱起了花儿。
     
    38.沙梁背后  日  外
    吕急人斜躺着闭眼休息。有人鬼鬼祟祟靠近。
    来人快速往吕急人兜里塞了一包烟。
    吕急人睁眼:啥事?
    来人谄笑:三哥,我屋后有块林子,年年栽树都活不下几棵,人说是树苗子不行。你看,你们林场的能匀给我一点不?
    吕急人掏出烟,扔到来人怀里:滚!
    来人又塞回去:三哥,这烟你先抽着,兄弟今晚让婆娘到你家去跟嫂子学针线,不白学。
    来人比了个数钱的手势。
    吕急人故作为难:林场的树苗子那是花钱从县林场买回来的,场长说了一棵都不能少,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吗?
    来人谄笑:三哥一向对人和善,这个忙务必要帮啊!再说了,当初要不是高山又留下来,你可就是场长了,几根树苗子的主还做不了?
    吕急人哼了一声。
    来人继续:三哥,你看?
    吕急人低声:明晚上我值班,林场后墙根等着,利落些别让人看见。
    来人连连答应,笑着离去了。
     
    39.林场会议室  日  内
    造林工作结束后,高山召集开会。参会的除了林场六家四十多人外,还有十多个新面孔。
    高山:同志们,今年的春季造林规模很大,栽下去了4000亩树苗,比往年可多增加了一千多亩呢!这一个月大家都辛苦啦!
    众人都高兴着。
    高山继续:不过,三分种七分管。只有管护得当,我们才不至于白辛劳。否则“春种夏活秋剥皮,冬上拔着顶滚碶”就成了常态。所以,今年我特意制定了一个管护方案,今天也把各村的支书、主任们请来做个协商,来个约法三章。
    会议室里静悄悄的。
    高山翻开本子:过去有句话,一夜北风沙起墙,早上起来驴上房,大家都不陌生吧?
    人群里隐隐有笑声。
    高山接着:我们和我们的先人已经吃够沙子的苦头了,还想让子孙后代都吃下去吗?谁都不想,所以才开始种树。治沙造林是造福子孙的大事,是为了我们的娃娃将来有一把地、有一口粮,还得有房子住。
    有人点头。
    高山:为了这个目标,我们现在就要担起责任来。我们多栽活一棵树,娃娃们将来就少吃一粒沙。可是,把树栽活不容易啊!栽要有人栽,管还要有人管,栽下去、管得住,才能活下来。我说的是不是这个理?
    众人点头,窃窃私语。
    吕急人慢悠悠插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管得住个别管不住多数,那管到多会儿是个头啊?
    高山微笑:兴国,你来给大家伙儿讲讲愚公移山的故事。
    雒兴国被突然点名,红着脸愣住。
    高山鼓励:兴国是咱们林场文化水平最高的人,放心大胆说一说,如果连这点胆子都没有,将来怎么跟姑娘谈婚论嫁呀。
    全场哄笑。
    雒兴国鼓足勇气,结结巴巴讲开了愚公移山的故事。
    大家慢慢被他吸引,目光都盯着雒兴国,故事越讲越顺。
    讲到最后,雒兴国理直气壮地说:即使我死了还有儿子,儿子又生孙子,孙子又有儿子,子子孙孙无穷无尽,可是山却不会增高加大,还怕挖不平吗?
    高山带头鼓掌。
    掌声响成一片。
     
    40.会议室外  日  外
    英子静静地听着里面的声音,脸上的笑越来越灿烂。
    史金泉提着暖瓶出门:英子,干啥站外面?进去听。
    英子推辞:不了不了,我这就回呀!
    英子转身快步离开。
    史金泉好笑地去了办公室。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中国作家》杂志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内容:
最新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