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首页 > 2019杂志期刊 > 影视版 > 第3期 > 徜徉在创作的大江大河里
  • 徜徉在创作的大江大河里(袁克平)
  •  
    我写的第一个戏叫《电话夫妻》。说的是一对老夫妻住在同一座城市,一个给儿子带小孩,一个给女儿带小孩。因为忙,老夫妻很难见面,只能靠打电话诉说思念。好不容易有了机会,老夫妻决定见上一面。结果却因为在电话里没说清楚,老夫跑去找老妻,老妻跑去找老夫,俩人居然错过。无可奈何,只能跑回来再打电话。
    《电话夫妻》被搬上舞台,从那以后我成了编剧。
    看过戏的朋友都问我,你怎么想到写老头老太太?你写的让人心里不好受,总觉得自己对不起父母。在和朋友的谈话中,我明白了什么叫共鸣,我写的戏得到了观众的认可。其实我写《电话夫妻》,是有一天我在街上的时候,看到一个矮小的老太太,抱着个孩子踉踉跄跄地走。每当走不动时,老太太就坐在马路牙子上,不停地喘气。我突然很激动,我觉得当中国的爷爷奶奶真的不容易,六七十岁了,还得带孙子带外孙。我感觉到了老人们对儿女的爱,还有他们的努力和挣扎。那一刻我很感动,也很伤感。
    因为《电话夫妻》,我明白了做编剧的一些道理。生活不容易,柴米油盐和喜怒哀乐,我们谁也摆脱不了。所以我们做编剧,一定要保持自己的善良,保持同情心,保持自己对生活的热爱。不管你过得有多么难或者多么好,你要能够被善良所感动。当遇到卑鄙的时候,就算不能挺身而出,你至少也得愤怒痛恨,并且坚决不与卑鄙为伍。
    能保持心灵的干净,作为编剧,你的作品也许能让更多的观众产生共鸣。
    也有人不喜欢《电话夫妻》,而且还是位戏剧评论家,一位领导。他不喜欢的理由也很强大:我从来不给儿女带孩子。我给他们钱,让他们请阿姨。电话夫妻?根本就不存在。
    我以为我无须和这位评论家和领导计较,我只是跟着我的心走。该哭哭,该笑笑。就算引不起共鸣,也没什么了不起。
     
     
    写作电视剧《大江大河》,我再三提醒自己要真实,要真诚。
    真实,指的是《大江大河》的故事和人物。我们近些年因为播放平台的变化,因为大量资金的涌入,电视剧生产得太多太快,很多的电视剧内容相近,人物相似,说话相同。也就是说,有些电视剧还真是“编”出来的,抄出来的,改头换面改出来的。所以,能得到观众认可的较少。
    我认为好的作品是从生活中来的。我写《大江大河》首先要做到的,是真实地记录下改革开放的时代。从故事,人物,语言,细节,都尽可能做到真实。我希望观众在观剧时,能想起他们的过去,能看到他们走过的脚印,唤起他们心中那些美好的情感。并因此得到他们的认同。
    真诚和真实不同,真诚指的是我的创作态度。
    和宋运辉一样,我在大企业工作了十几年。我也在农村呆过,给农民分田分山,像雷东宝、老书记之类的农民,他们的老实忠厚曾多次让我上当,上了当还觉得他们老实傻气。像杨巡那种个体户我见得更多,我也尝试着当过个体户。但我毕竟没有做商人的天赋,累死累活几个月,最后却亏了几千块,差点倾家荡产。
    因为熟悉宋运辉、雷东宝、杨巡的生活,所以我接下了《大江大河》。当然,宋运辉和雷东宝们毕竟和我的生活不一样,世界太大,一个人能经历的太少,所以我会想办法把自己写的戏,尽可能地拉进自己最熟悉的生活环境,我觉得这样写的戏会更真实,也更接地气。
    真诚地记录真实的生活,真诚地体察人们的喜怒哀乐。多付出情感,少用所谓的技巧。想明白了的尽量写明白,没想明白的尽量不写或少写。宁可没写到,也尽可能别写过。写得顺的时候不装×,不顺的时候就骂几句去***的。日长天久的坚持,最后写完了《大江大河》。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创作体会,但我是这样做的。
    当然,《大江大河》也有遗憾。譬如个体户杨巡,他的戏被砍得太多。改革开放初期个体户走过的每一步,都充满了剌激,充满了不确定性。杨巡也许白天还在得瑟,晚上就说不定会碰上灭顶之灾。我尽努力地写了杨巡的成功和失败,可不知道为什么,很多戏都被砍掉了。世界毕竟是大家的,我既然接受了《大江大河》的成功,当然也要接受它带来的遗憾。还有宋运辉的戏,同样是有遗憾的。
    写戏的时候可以多做些梦,梦得天花乱坠都行。这是为了鼓励自己把戏写完,完成好任务。戏写完了就得有自知之明,编剧了不起么?你谁呀?
    但我珍惜和《大江大河》一起走过的日子,因为,它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央视在2011年曾播过我写的《下海》。我写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一群内地人去广东寻找财富,寻找梦想的故事。幸运的是,《下海》得到了认可,用现在的话说,《下海》在当时很火。
    我还在关注那些当年去了深圳,去了广东,去了海南的那些人。我觉得他们是那个年代的英雄,失败者也是。改革开放的40年,带给中国人的东西太多,我们现在所能记录下来的,只是它的皮毛。
    如果可能,我还想继续写那些下海者。他们的勇气、他们的情感还和以前一样吗?他们的父母儿女现在过着怎样的生活?富有了的中国人,现在最渴望的又是什么?
    我希望自己能永远保持着对生活的热情和好奇。
     
    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中国作家》杂志
------分隔线----------------------------
  • 下一篇:没有了
  • 上一篇:泡菜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内容:
最新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