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 第8期
  • 首页 > 2019杂志期刊 > 文学版 > 第8期
  • 穿插(徐贵祥)
  • 作者:徐贵祥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8期(总第624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8-01
  • 第 一 章 一 如果不出意外,我将永远沉默。可是,昨天发生了一件事,使我不得不开口说话了。 你看,对面那个小楼的门口,昨天下午挂上了一块牌子历史遗留问题调查委员会。是的,是历史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几年,我过去的战友们终于腾出手来解决这些遗留问题了。那个三层小楼,就是当年的天堂客栈。那个只有一条胳膊的将军调查委员会的主任,就是我当年并肩战斗的战友。他手里拿着的照片上,那个身穿红军军装、打着绑腿、挎着驳壳枪的人,就是我。现在,我就是让他们头疼的历史遗留问题。历史确实遗留了很多问题,众说纷纭,活着的人都是一面之词,这就是我不得不开口说话的原因。 既然你有兴趣,我就从头讲起。 一九... 【全文】
  • 女兵们,正步走(文清丽)
  • 作者:文清丽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8期(总第624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8-01
  • 1 晓音,你收到那东西了吧。刚吃完饭,碗筷还没收拾,手机就不停地响,我不看就知道是大学同学秦小昂在呼唤我。不接都不行,这是她身份性格使然。我接通手机后,她那江南女孩特有的糯米般的声音就传了进来,还有她那姣好的面容已展示在手机屏幕上。 收到。我一手拿手机,一手端碗,看了爱人一眼,他不帮忙,我便想尽快地结束对话。 你去不去? 反正就两天,你没看上面写着:你若不去,会后悔三辈子的。哎呀,不过,我们家东方部长肯定不让我去,现在他们机关整天加班 行了行了,别老把你们家东方部长挂在嘴上,我估计他老人家也让你叫烦了,没事我挂了,单位马上要测体能了,我得练三公里。 李主任,莫摆臭架子,好像... 【全文】
  • 长跪大别山(曾剑)
  • 作者:曾剑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8期(总第624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8-01
  • 最后一碗米送去做军粮,最后一尺布送去做军装,最后一件老棉袄盖在担架上,最后一个亲骨肉送去上战 红安革命歌谣 1 奶奶要死了,我给干爹打电话。干爹叮嘱过我,说一旦奶奶快不行了,一定告诉他。 干爹管奶奶叫娘,其实是干娘。干爹对我和奶奶好,总是给钱给物。那年房子漏雨,也是他带人回来修的,那些工人是他们部队的军工。干爹穿着将军呢大衣,那些人穿着旧军装。干爹站在我家门前,指手画脚,有时还冲他们喊叫,像是指挥一场战斗,我至今记得。那场面震惊了整个七里坪。干爹当时要给奶奶盖新房,奶奶说,旧房子好,旧房子住着舒坦,旧房子地气足。 奶奶是不想让干爹破费。 干爹是麻城人,早年闹革命来到红安... 【全文】
  • 从此,天地渺远(严英秀)
  • 作者:严英秀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8期(总第624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8-02
  • 一 那天,二哥打来电话,说母亲住院了,情况严重。不容我询问一言半句,他即刻挂断了电话。我紧攥着手机,一时间脑子有点迷糊。在沙发上坐了很久,手机又响,二姐微信语音说,你回来吧。我的手指哆嗦着,只发出了一个字:好。 那天是2018年9月17日,农历八月初八。我之所以如此确认生活中从来都习惯忽略的农历日期,是因为下一个初八,戊戌狗年的九月初八,是母亲的出殡日。 我的母亲,从发病住院到最后的葬礼,只花了一个月短短的三十天时间。这么急,这么快,她撒手离开。好像,再也等不及一时半刻;好像,再也忍不了一时半刻。 也许,这一次,确是遂了她的心愿了。她常常喟叹自己的老而不死,到头来却死得这么干净... 【全文】
  • 共和国不会忘记(欧阳黔森)
  • 作者:欧阳黔森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8期(总第624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08-02
  • 江 姐 我去过红岩 没见到红梅花开 重庆的冬天 也很少下雪 不过,那一首为你 而唱的歌曲《红梅赞》 却是家喻户晓 红岩上没有红梅 你就是红梅 你就是盛开的红梅 你的绽放 唤醒了百花怒放 一代又一代祖国的花朵 无不心向红梅 你的名字叫江竹筠 人们都习惯称呼你江姐 江姐,这个称谓很神圣 就像夜空中的北斗星 曾让一代又一代的心灵 没有迷失方向 在那个黎明前的黑暗 你的一腔热血 喷薄而出 辉映拂晓 大半个世纪过去 那鲜红的黎明 依然滚烫着人们的眼睛 每当人们想起你 依然会唱起那一支歌 《红梅赞》 董存瑞 为了新中国 前进 你的这一声呼喊 激励了一代人又一代人 壮志凌云 你的那一声炸响 至今轰鸣在历史的天空中 绚烂... 【全文】
  • 15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