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 第11期
  • 首页 > 2019杂志期刊 > 文学版 > 第11期
  • 万福(吴君)
  • 作者:吴君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11期(总第633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10-30
  • 引 子 万福人和香港人一样,称呼家为屋企,与北方人对家的发音完全不同。眼下,阿惠的外婆将与三个子女由香港返屋企。他们的屋企在深圳,在距离宝安机场最近的一个社区万福。 在万福,住着潘寿良儿时的伙伴陈炳根一家和自己孖生(双胞胎)的妹妹潘寿娥。阿惠嫁到香港前,潘寿娥说过最多的话便是,你只有嫁到香港,我们家才能抬起头,才不会受欺负。万福村差不多所有的人都知道潘寿娥的心思,复仇似乎是潘寿娥活着的全部意义,而万福村的吃瓜群众等老了一批又一批。四十年过去了,终于,阿娥赢来了自己的机会,猪年这个夏天,阿惠的大舅、二舅从香港屯门出发,他们不仅要为老母过寿摆酒宴,还要向全村宣告潘家兄妹的回... 【全文】
  • 沙枣花香(董立勃)
  • 作者:董立勃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11期(总第633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10-30
  • 阿夏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姑娘,可能生在北方,也可能生在南方。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因她在六十年代初遇到了饥荒,为了能吃饱肚子,她来到了地广人稀的西部荒野,成了我们中的一员。 这里有一九四九年后建立起的许多新的农场,每个农场都有成千上万来自内地操着不同方言的人。阿夏的到来,不过是像一滴水汇入了一条大河一样,实在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这个农场大部分的人,都不认识她。直到有一天,因为另外一个人,才让她一下子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 要说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点不太容易。我们要耐住性子,跟着阿夏在荒野上多走走多看看,才有可能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阿夏所在荒野上的... 【全文】
  • 好声音(李铁)
  • 作者:李铁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11期(总第633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10-30
  • 一 找对象不能找你爸这样的。王妙秋对女儿赵锦绣说。王妙秋的声音伴着锅碗瓢盆的碰撞声从厨房传过来。退休后王妙秋更勤快了,做饭、刷碗、买菜、收拾房间,全由她一个人包了。空闲下来时她也有办法不闲,被罩、枕套、窗帘不断地被扯下来,放进大盆洗。一个月里,窗帘洗了三回,阳光照过来,眼见窗帘颜色变浅。用赵锦绣的话说,再洗起不到窗帘的作用了,月光一照,都能走光。 赵锦绣一边穿衣服一边搭话,为啥不能找我爸这样的?她穿一件黑呢子外套,呢子面料粘毛,光亮的地方看,满身粘满长长短短的绒毛。用手摘掉一些立马又有一些粘上去,和地球似的有让你咋跳也跳不高的吸引力。王妙秋在厨房里说,一黏,二色,烦人... 【全文】
  • 吉祥戏院(王燕琦)
  • 作者:王燕琦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11期(总第633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11-01
  • 一 戊寅年的腊月初六,阳历已经是民国二十八年一月下旬了,这一天晚上,东安市场北门的吉祥戏院传出来一阵阵急管繁弦。 康熙十年以来,三令五申,禁止北京内城演戏。光绪三十二年,京城废除宵禁,同时废除了内城演戏的禁令。这一年的年底,吉祥茶园开张,成了内城头一家戏园子,因此轰动一时。吉祥茶园最初只是个用杉篙和苇席搭的大棚,戏台子底下摆放着桌子、板凳,能容几百人听戏。辛亥革命之后,茶园改称戏院,遭受过两回火灾,又盖起了新式戏园子,观众席分上下两层,楼下是散座,楼上设立包厢,全场能容纳上千人。 戏台上正在唱的是压轴戏,最后一场大轴戏是《貂蝉》。后台里头人来人往,周围摆了一圈花篮。这里... 【全文】
  • 何物变(朱东)
  • 作者:朱东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11期(总第633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10-31
  • 一 你确定这是进村的唯一路子,不是为了推广旅游设计的噱头?潘瑶瑶摸着腰上结实的安全绳,望着姚江上晃晃荡荡的古藤桥,心里一阵慌,开始有点后悔当初新闻纪录片小组开会的时候,自己费尽口舌争取到了来这个极度贫困村采访的任务。 嘿!你就知足吧,大小姐!这古藤桥已经用了没一百也几十年了!村民们去镇上的集市都这样滑过来滑过去的!李三伢声音特别洪亮,还带着浓浓的乡音,这还是我们那大学生村官李树明刚上任时带着大伙加装了这些安全绳,不过这藤桥用不上多久了。 为啥呀?潘瑶瑶不解地问。 因为我们有更好的桥了!能通车的桥!李树明书记今年筹资在另一处修建水泥桥,下个月就要验收通行,下一次您来就可以... 【全文】
  • 一湾浅浅的海峡(许谋清)
  • 作者:许谋清
  • 期号:文学版2019年第11期(总第633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9-11-04
  •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余光中《乡愁》 海峡美丽的传说 这片海曾经千帆竞发,突然被空出来了,只有炮火一次次地映红了它。海峡战争持续了二十多年,从1958年到1979年,难道海面上就这么空掉了,那上边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他在海上打鱼,经常和台湾渔民相遇,共在一个渔场作业。碰上了,彼此都会大喊一声:乡亲!靠过来!不管认识不认识,听到乡音就感到很亲切,一声乡亲更拉近了... 【全文】
  • 首页 1 2 下一页 末页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