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 第12期
  • 首页 > 2018杂志期刊 > 文学版 > 第12期
  • 人,或所有的士兵(下部)(邓一光)
  • 作者:邓一光
  • 期号:文学版2018年第12期(总第599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8-12-04
  • 第五部 十五 法庭外调查:卑鄙是会传染的,而且它会上瘾 (GYB006-001-216)被告郁漱石庭外供述记录: 我从不和人讨论女人的话题。 莫名的生母、执着的养母、叛逆的二姐和过于活泼的女用,她们让我在整个童年时期和少年时期处于迷惘和惊恐之中,好像我是我自己犯下的一个错误,生下来就错了,需要她们的拯救,可是,究竟我做错了什么,她们在什么地方拯救我,我一直不知道。 在我缺少经验而又得不到指点的成长经历中,女人是仙女和魔鬼的合体,男人一生由她们决定。我害怕女人,总是从她们身边逃开。直到我去了日本,了解合二为一的仙女和魔鬼,窥探她私密的胜境,最终战胜她的强烈欲念才得以实现。 在京都,很容易得到... 【全文】
  • 柳蝶儿(何申)
  • 作者:何申
  • 期号:文学版2018年第12期(总第599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8-12-05
  • 一 往事再提,是从立夏那天引起的。立夏那天,没想到热河老城内的气温骤然上升,没有多想,我就与几位友人沿御路驱车北行,找凉快的地方。这个御路,是一种民间称谓,意指当年康熙、乾隆带八旗军马去围场狩猎的路。虽然现今高速路绕得远了,但国道有些路段还是当年的方位,我们走的就是国道。 路好车少,很快来至围场县最北部一个叫哈里哈乡的地界,这里很凉爽。哈里哈是蒙语,意指有岩石的山谷,这里距坝上草原不过十几里,是正宗的坝根地带。河水顺着长川滔滔而下,两厢山峦起伏林海滔滔,想来当年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行。随意停车问路,便有人指点,眼前的村名叫扣花营,源于清朝一名叫秀花的公主随驾北来,于此处曾... 【全文】
  • 事还没完(牛余和)
  • 作者:牛余和
  • 期号:文学版2018年第12期(总第599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8-12-05
  • 我轻轻推开卷宗,搓搓脸站起来,上半身隐进灰暗。 她仍然伏在卷宗上,罩在台灯的光区里。房间的其余地方都灰暗着,她低垂的头恰到好处地使浑圆的脖颈呈现一段白嫩的柔光。刚开始在这间办公室搭档,她就说她习惯在台灯下工作,非关掉顶灯,也不问问我习惯不习惯。我曾试图说出我的习惯,可浮在脸上的却是大度的微笑,我这种状况的男人大概都会是这个德行。谁让她是女的呢,还比我小,还笑得那么叫人心糙目乱的。估计这会儿晚餐的酱猪蹄该让人抢光了,我还咽着口水陪人家瞎磨蹭。 想啥呢?她把手伸进抽屉摸索,没抬头。 手机突然响了。我接起来,对方不说话,只听到呼呼的风和汽车鸣笛,就粗着嗓子喂了声。明晚回家一趟... 【全文】
  • 鸡蛋花(张浩文)
  • 作者:张浩文
  • 期号:文学版2018年第12期(总第599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8-12-07
  • 我说的鸡蛋花,不是一种植物,而是一种食物。其实严格说起来,它也不是正经食物,而是食物的一种装饰。 在我的家乡,有一种面食,叫一口香。这名字很有诱惑力,你一听就会流口水。你流口水,这就对了,因为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涎水面。涎水当然就是口水了,我们家乡的方言。这里的涎水有两种理解,一是太香了,让你流口水你可能迫不及待想去尝一尝;可是,对不起,我要说第二种意思了:面汤里饱含口水。谁的口水?大伙儿的! 这涎水面不是轻易吃得起的。在我们家乡,只有婚丧嫁娶过年度节,才有这个口福,也就是说,它是迎宾待客的担纲主食。有没有它,是主人家境好坏的体现,也是对客人热情与否的表示。待客当日... 【全文】
  • 贺兰山下(陆春祥)
  • 作者:陆春祥
  • 期号:文学版2018年第12期(总第599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8-12-10
  • 二十亿年的地质演变,贺兰山由一片汪洋成为一座奇特的山脉。因为她的挺立,西伯利亚高压冷气流被削弱,腾格里沙漠东侵被阻截,贺兰山成了中国一条重要的自然地理分界线,再加上母亲黄河三百九十千米的独宠,宁夏于是成就中国的塞上江南。 唐人韦蟾有诗描绘:贺兰山下果园成。 岳飞掷豪迈名句: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 柔软和坚硬。 壮阔和神秘。 千万年来,贺兰山如奔逸的骏马,飞扬出史诗般的歌唱。 1 我关注德日进,是因为他的名字,这名字取自庄子,做一个每天都积累德行的人,真够上进的。读了他的大著《人的现象》,以为他只是个哲学家,这回到了宁夏水洞沟一看,想不到他还是个响当当的古生物学家、考古学家。 ... 【全文】
  • 水边的一棵树(程大宝)
  • 作者:程大宝
  • 期号:文学版2018年第12期(总第599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8-12-10
  • 花 语 落英是芳香的爆裂 是花朵最后的陈词 一朵花在毁掉另一朵花 一朵花正奔向果实的家 时光颓败,我们忙于修葺 摔坏胸口的镜子 我们藏不住镜子锋利的折光 一朵花是天空的心脏 你我已经开过,为什么 你我眼角含泪愧对再次如期而至的花期 我出生的七月 大部分时候我像雾气从晨醒的地板上擢升 就像水潭的倒影中飞起一只碧绿的鸟 我出生的七月突然扇动了一下翅膀 深潭中陡然翻起每个人丢失的浪花 我们奔跑过的田野是多么壮阔 尘埃只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候亮起一下 撞见枯槁的门栏与沧桑的桥 谁的叱喝驱走滚滚而过的雷霆 那么自在而又痛彻心扉啊 就像稻菽在灌浆时的轻声细语 只是一个比喻,一个游子 怀揣家书,在暗地里哭泣... 【全文】
  • 16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