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首页 > 2018杂志期刊 > 纪实版 > 第9期 > 流过万山的木杉河
  • 流过万山的木杉河(邓宏顺)
  • 初冬的傍晚,我从万山红宾馆往滨河公园里走去。走过长长的廊桥,缓缓地走下码头,在木杉河湄与一群白鹭邂逅。轻轻地提出水面,又轻轻地放入水面,它们一双双纤巧的“个”字脚这样无休止地交替进行着。仿佛此外的一切都已隐去,我似乎能听到水面被踩破的声音,看到水面被踩破的波纹。
    流过贵州铜仁市万山区城市中心的木杉河,是锦江的干流,而锦江一路奔涌到我的家乡湖南辰溪县城汇入沅水,所以第一次来看木杉河就感到一种原有的亲切!但我没有想到木杉河迎接我的方式会如此独特。它让这群白鹭在河湄聚成自由仪仗队,灵活地转动着脑袋,东张西望地在水草里悠闲。我们相距很近,但它们却旁若无人。同人与人之间的亲热相比,它们恰好相反,不理不睬,各行其是才是一种最难得的信任!
    白鹭是我最熟悉的鸟群。我的故乡村前有一片肥沃的稻田,每到春天栽下秧苗,蓄满肥水,白鹭就来稻田里觅食,我小时候算是读够了白鹭的机警。记得那时有人在夜晚去捕捉宿在村口竹树尖上的它们,但只要有人进入竹林,它们就会立时起飞,在黑夜里远行。
    而我脚下这片土地正是木杉河上最繁华的谢桥社区河段,两岸都是密密层层的建筑,有精巧的民房别墅,也有面河而立的铜仁市体育馆和朱砂大酒店,人车如流是不争的事实,但这里的白鹭就是生活得如此地放心和安宁!于是,我想找到这其中的秘密。
    在滨河公园里前行,一块蓝底白字的铜仁市河长公示牌,非常夺目地亮到眼前。“河长”这个词,《辞海》《辞源》《现代汉语词典》里均无法查到,它刚从当代中国文明的词汇里冒出来。我耳熟这个词是因为最近的电视新闻里连续出现,像木杉河边这块内容具体的“河长公示牌”,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公示牌上无一闲字,以表格的形式告诉人们河流的名称、长度、起讫地点,流经的县、区、乡、镇和街道办事处,以及水功能区、现状水质和水质目标。阅读中我才明白“河长”这个词有如此丰富的内涵。我最关注的还是河长的职责。在这块一目了然的公示牌上我读懂了,凡木杉河流经的河段,都有主要领导担任河长,为它站岗。各级河长的职责是负责河、湖水资源保护及水环境治理、水生态修复和执法监管等等。他们的工作目标是,河道范围内无污染直排,水域无障碍,堤防无损毁,河道无淤塞,河面无垃圾,绿化无破坏,沿岸无违建,生活污水等污染物得到有效治理,实现水清、岸绿、河畅、景美。
    这块河长公示牌使我似乎找到了木杉河秘密的入口,从这个入口走进去,我开始寻找更多的细节。
    第二天,我来到木杉河上游。这里的一切果然让人耳目一新。景观跌水、吊桥、跨河人行桥、木栈道、园路广场、自行车道,廊亭花架、音乐喷泉、景观小品,一切都建造得那样自然天成,连植物的品种、颜色、花季都搭配得令人赏心悦目。建造者们凭借当地的自然地理条件,还把铜仁多民族的文化精髓浓缩进了木杉河两岸,多样化生态环境系统的保护和建立,使木杉河成了可持续发展的河流,可良性循环的河流,会吐故纳新的河流!是安全的河流,休闲的河流,娱乐的河流,旅游观光的河流,更是充满生机的河流,充满活力的河流,充满人气的河流!
    尤其迷住我的是两岸普普通通而又灵气十足的石头。万山区位于云贵高原至湘西丘陵的过渡地带,处武陵山和雪峰山之间,喀斯特地貌特征明显。因为地质结构上处于台地和褶皱过渡带,所以这里褶皱和断裂构造既是地表上观看也触目即是,以层叠为特征的海相沉积,以褶皱为特征的地球内力运动表达,使这里不断出现的断层构成不整合地表视觉的界面。万山区的决策者和施工技术人员,把这些本来不利的地质特征变成了独有的园林艺术资源,石头被推上了艺术的高点。不知从哪里搬来摆布在河两岸的巨石,或横卧或站立或端坐,虽大小各异,姿态万千,仔察观看和抚摸,它们不仅和原地石头同质同代,甚至亿万年前海相沉积的层叠和地球内力拱动的断裂也相应相衔,他们让每块搬来的石头都融入了它们的“族群”,并且皮肉相接,血脉相连,就连石头上的植物亦像是自己挤开石缝而滋生。
    更让我感到惊叹的是,近水的石头衔接部都留了非常自然的石眼、石洞或者石缝。也许就是这些石眼、石洞和石缝,让鱼、虾、蛙、虫、蛇、螺、鼠以及很多生命有了繁衍生息之地,有了良性循环的可能,有了自然平衡的前提。因此,而让浑水变清,让死水变活,让穷水变富。所以,木杉河里的白鹭才那样安宁,那样傲慢,又那样亲切!
    我一直相信自然与人甚至有一种神秘难释的关系,穷山恶水常出盗贼和叛乱,富饶文明之地,常育饱学尚德之士。木杉河上的自然环境我已经领略,那么,住在河岸的人们生活又会怎样呢?
    我如愿地走进了冲广坪小区和河坪小区。如果说街道办事处已经是中国当代城市社会管理的底层,那么社区就是底层的底层。轻轻推开社区综合服务中心的玻璃门时,抬头看到左上方服务工作台亮着闪光的电子名牌:“党员个性化服务”“劳动就业”“民族事务”“法律援助”“家庭缴费电商服务”“健康养老服务”。我真的有点儿吃惊,没有想到一个社区服务中心会这么规范。仔细察看他们的办公桌案,不是那种一尘不染的新购摆设,一些相对固定的办公用具已在桌面上留下了淡淡的岁月尘痕。工作人员的身后有一幅固定广告语:“让服务与百姓更近,让社区与居民更亲。”谁看了都能感受得到这里的亲情。在他们的市民活动区间里,“群众说事处”和“科普大学”这两块牌子令我沉思良久。这个社区的人们来自万山区的大坪、鱼塘、高楼坪、敖寨、下溪等少数民族乡镇,易地搬迁后由纯农民一下进入城市生活的他们,地里不再有自己的瓜菜,田里不再有自己的稻谷,家里不再有自己的柴火,他们的电、气、水都要花钱买,他们该有多少困难啊!小孩上学,大人就业,生老医养,该有多少陌生需要重新适应!但是,只要有他们说事的地方,只要他们有学习科技知识的地方,只要有善待他们的管理人员,他们就一定会有自己的好路走。
    这就应当是中国未来的城市社会模样!
    我需要找一位真正生活在木杉河边的社区移民来做些深入的了解。正好我在河坪小区遇上了这样一位大伯。
    河坪小区是铜仁市首批跨区域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之一。目前已有一千三百余人迁入该区,他们来自思南、石阡和印江等地。听了小区工作人员介绍说,要把河坪安置区建成“安居乐业的福地”后,我迫不及待地走进了小区的“乡愁馆”。这里陈列着清一色的农具、炊具和用具,土灶里还红亮着仿真电光火苗,石磨上似乎还可以磨制豆腐。这不是可有可无的摆设,这是易地搬迁来到这儿的人们精神生活的营地!“乡愁馆”里有不少男女老少坐着聊天,他们像是来到曾经的岁月深处,坐一坐就能弥合内心里那种难分的离别。有这些在,他们就不会感到孤独,就不会感到失落,就不会感到陌生!
    我是走出乡愁馆时和迎面走来这位大伯相遇的。他戴着一顶雷锋帽,穿着一件军大衣,一手拄着龙头拐杖,一手提着一个红胶凳。我问大伯贵姓,他回说姓安。怕我耳误,他又伸平手掌,在掌心写了个“安”字。我说:“走走?”他说:“这日子好过,到处看看。”我问他怎么个好过法,他告诉我,他们家是从思南搬迁来的,他自己78岁了,有4个子女。在这里住得好,吃得好,4个子女也都有事做,有收入。我说:“大伯,你出来走走还带个凳子干嘛?”他告诉我,年纪大了,有时走累了就停下来坐坐,冬天不敢坐在地上,怕受寒感冒。日子这么好过,得少患病多活几年!这是一位头脑非常清醒而且善于保养的老人。他对眼下生活的深情留恋,使我相信这个社区真的适应了他们。
    在万山,到处都可以看到习近平总书记2008年来万山慰问受灾群众的暖图!
    在万山,到处都可以听到当地领导重温习总书记2013年5月4日对万山工作的批复:“铜仁市万山区2008年遭受特大凝冻灾害,这些年来,在中央和省的支持下,万山干部群众奋力拼搏,实现了脱困目标,我感到十分欣慰。希望再接再厉,加大工作力度,用好国家扶贫政策,加快推动转型可持续发展,不断提高经济社会发展和群众收入水平,为实现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做出积极贡献。”
    在万山,到处都可以遇到称赞当地领导为实现习总书记这一嘱托而努力工作的群众。
    傍晚,我回到了万山红宾馆,又沿着滨河公园散步,又遇上了一群神态安怡的白鹭,又看到了它们那悠然的踱步。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交流,但其实,白鹭在解答我所有的问题。当代中国,人口正在不断涌向城市,我们的城市多么需要有万山这样的河流和白鹭!
     
    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中国作家》杂志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内容:
最新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