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 第9期
  • 首页 > 2018杂志期刊 > 纪实版 > 第9期
  • 九寨祥云(陈新)
  • 作者:陈新
  • 期号:纪实版2018年第9期(总第590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8-08-31
  • 第一章 不是舞台剧 2017年8月8日21点19分,九寨沟地震发生,地动山摇,道路垮塌,人亡人伤。旦夕之间,祥和被撕碎,美丽的人间天堂成了堆砌战栗、恐惧与绝望的孤岛。 1. 假戏真做的惊悚 喂,您是杨星吗? 2017年8月12日,一个号码归属地为广东省河源市的陌生电话,打到正在开会的杨星的手机上。 接起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女性普通话声音,粤语味极浓。 您是哪位?杨星脑海里搜索着这个听上去有几分熟悉的声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对方语气急促:我叫刘雪妹,还记得吗? 刘雪妹 杨星仍没想起这个叫刘雪妹的人是谁。而且,她怎么有自己的电话号码呢? 您记不得我了?8月10日那天,有一个在九寨沟县城黄浦酒店发脾气的广... 【全文】
  • 蜀道闪(李春雷)
  • 作者:李春雷
  • 期号:纪实版2018年第9期(总第590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8-08-31
  • 西安到成都,乘高铁,最强烈的感觉:闪。 列车横穿秦岭和大巴山脉,七百多公里路途,竟然83%是隧道桥梁。狭窄通道,疾速而驰。时间和空间,全部被缩扁。漫长与遥远,转瞬在眼前。 闪闪烁烁,一路洞穿。两个小时,抵达广元。 车过广元,再无险阻。一马平川,直望成都。 这,就是中国历史上最奇险、最著名的交通线路蜀道。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常常地,我咀嚼李白之叹:为什么难于上青天呢? 想来,定然是有感而发。 虽然李白的出生地尚有争议,但其成长地江油,却是定论。他4岁随父迁居,直到25岁出蜀,其间均在此生活、读书。而江油,便位于广元市南侧。 广元,古称利州,位于四川盆地北境,号称蜀门。境内有大巴、... 【全文】
  • 筑梦——明化集团浴火重生记(牛余和)
  • 作者:牛余和
  • 期号:纪实版2018年第9期(总第590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8-09-03
  • 第一章 岁月,闪回的荣耀和伤痕 1 2013年的8月12日,星期一,农历癸巳年七月初六,立秋的第六天,天空澄澈,气温还带着夏日的溽热。 绣江河源头的大片水稻泛着金黄,明水城区飘散着农作物即将成熟的气息。与明化集团隔着条老济青公路的百脉泉公园一派闲适,避暑、游玩的人熙熙攘攘,东麻湾水清波静,摇曳的柳树枝条轻轻拂弄水面,画出一圈圈细碎的波纹。 这是明水城区一个普通而轻松的日子。而对于已经陷入困顿的明水化肥厂,这一天注定会成为一个绕不过去的节点,伤疤一样结在它历史的年轮上。 随着明水城区规模的不断扩大,居民区、公共设施与明化集团危化品生产装置的安全距离不断缩小,塔罐林立的化工设备与公园... 【全文】
  • 万山丛中(熊育群)
  • 作者:熊育群
  • 期号:纪实版2018年第9期(总第590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8-09-04
  • 很多年前我琢磨万山这个名字,作为一个地名,它直截了当,本没什么好琢磨的,无非群山密集,或者万山来朝。广西有十万大山、九万大山,万山可以与之媲美吧?山是我所爱,正如海是我所爱一样。山有多高我就喜欢攀越多高,那种秘境般的探访是人生本能的一种满足。我琢磨万山,实在是出于对山的想象和向往。 一次次深入武陵山区,我几乎走遍武陵山脉中的每个县,这些保留着久远年代淳朴气息的偏远县城,大都是苗族、土家族、侗族人的居住地。这条横贯湘黔的大山脉,东起湘西,西入铜仁,连绵不断的山峦,空灵迷幻,诗界画境一般,远的迷蒙幽蓝,近的灵秀诡秘,与一个个早晨或薄暮相连,与一个个肩上的背篓相伴,如此静谧... 【全文】
  • 朱砂记(乔叶)
  • 作者:乔叶
  • 期号:纪实版2018年第9期(总第590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8-09-05
  • 1 朱砂在万山,万山在铜仁,铜仁在贵州。 在这个深秋,我千里迢迢跑到万山,仿佛就是为了朱砂。 2 曾经痴傻地想过,如果我是一个男人,如果我姓朱,那我取名字的话,或许最中意的就是朱砂吧。等我略略有了年纪,偶尔被人尊称的话,人们大概会叫我朱砂先生吧。 一直觉得,朱砂有着特别中国式的美感。譬如张爱玲在《红玫瑰与白玫瑰》那段: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粘在衣服上的一粒饭粒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朱砂二字,你换个别的词试试? 有医生朋友告诉我,从他们的专业角度而言,痣... 【全文】
  • 流过万山的木杉河(邓宏顺)
  • 作者:邓宏顺
  • 期号:纪实版2018年第9期(总第590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8-09-05
  • 初冬的傍晚,我从万山红宾馆往滨河公园里走去。走过长长的廊桥,缓缓地走下码头,在木杉河湄与一群白鹭邂逅。轻轻地提出水面,又轻轻地放入水面,它们一双双纤巧的“个”字脚这样无休止地交替进行着。仿佛此外的一切都已隐去,我似乎能听到水面被踩破的声音,看到水面被踩破的波纹。 流过贵州铜仁市万山区城市中心的木杉河,是锦江的干流,而锦江一路奔涌到我的家乡湖南辰溪县城汇入沅水,所以第一次来看木杉河就感到一种原有的亲切!但我没有想到木杉河迎接我的方式会如此独特。它让这群白鹭在河湄聚成自由仪仗队,灵活地转动着脑袋,东张西望地在水草里悠闲。我们相距很近,但它们却旁若无人。同人与人之间的亲热相... 【全文】
  • 首页 1 2 3 下一页 末页 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