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首页 > 2018杂志期刊 > 纪实版 > 第7期 > 迷人的婚俗
  • 迷人的婚俗(刘仁前)
  • 我的家乡兴化,属典型的苏北里下河水乡,有着独特的自然地理环境,亦有着丰厚的文化积淀,因而滋生出迷人的水乡风光,孕育了醉人的地域风情。这中间,婚俗风情颇具特色。我笔下所写的,是兴化一带的婚俗,其实,在苏北里下河一带,有这样的婚俗的,不止只有兴化。
     

    请 媒

     
    请媒,之于现代城市的年轻人,似乎不可思议。恋爱、结婚,两个人之间的事,请个媒人在当中,实在别扭。然而,从前我们那里的青年男女,在个人的婚姻大事上面,能自己做主的,不多。均须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婚配。若是私下里偷偷来往,暗送秋波而至私订终身,多半不会有好结果的。不是被棒打鸳鸯,便是步司马相如、卓文君之后尘:私奔。
    苏北里下河一带,流传着这样一则民谣:“嫁鸡随鸡,  嫁狗随狗,  嫁个畚箕做扫帚。”
     
    这无疑成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天经地义”的极好诠释。因此,在整个婚俗中,请媒不仅重要,且为首要,便不足为怪了。当地人请媒,讲究的是“三媒六证”。不论男女双方是否熟识,请媒风俗非兴不可。所谓“六证”,双方都可以请,但多半是男方请为主,这样不至于让女方落下个“嫁不出去”的名声。
    请媒,当地人称之为牵红线,原本是件好事。要是请得好,青年男女之间便能架起座“鹊桥”,两个人姻缘一线牵;要是请得不好,那便是“乔太守乱点鸳鸯谱”,误了双方一辈子,也未可知。旧时请媒,有三种情况:一是“三姑六婆”的媒婆,二是成人之美的“红娘”,三是男女双方主动拜托的“月老”。稍有社会阅历的都晓得,这“红娘”“月老”在人们头脑中的印象还不坏,均有成就美好姻缘的动人故事。而这“媒婆”,怕是三者中最令人“憎恨”的了。媒婆多数靠三寸不烂之舌做“谎媒”,她们抓住男女双方的心理,一味地甜言蜜语,天花乱坠,把双方均吹成天上有地下无,结果是期望愈高失望愈大,双方均大叫受骗上当,婚姻破裂,家庭悲剧由此产生。
    民间流传的媒婆说谎媒的故事颇多,不妨录下一则。
    有户人家,儿子长得眉清目秀,一心想找个如花似玉的婆娘。邻庄的媒婆看准了小伙子的心思,便毛遂自荐,愿为其配一个花容月貌的女子,并夸耀说,她选中的姑娘身材添一寸嫌高,减一寸嫌矮;添一分嫌胖,减一分嫌瘦,真正是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五官端正模样周正的大美人。小伙子的母亲知道媒婆说的是哪家姑娘,疑惑地问:“好像听人家说,那姑娘嘴大了些。”媒婆一听直摇头,“若是不信,大嫂去访就是了。”小伙性急,“去访,去访。”三天后,他跟母亲去邻村访亲。巧了,家中只有姑娘一人,小伙子乍一看,姑娘确如媒婆所说,心中暗自叫好。妈妈在一旁看在眼里,心想常听人说这姑娘嘴大,倒也看不出,不妨一问,令其开口一试。
    “姑娘一人在家呀?”
    “嗯。”姑娘手中针线不停,抿嘴应了一声。
    “你妈妈呢?”
    “过河。”姑娘嘴噘得高高的,愈发小了。
    “过河去哪儿啦?”
    “看外婆。”
    “看外婆可曾带什么东西啊?”
    “带鹅。”
    小伙子见母亲一连几问,姑娘回答得清清爽爽,嘴巴一点也不显大,便高高兴兴地拉着妈回去了。当年正月,小伙子花轿迎娶新娘子过门,便拜堂成亲了。就在成亲的当日,新娘子得哭嫁,小伙一看,我的天,姑娘在闺房号啕大哭,那张嘴大得能吞下一只馒头都不止,心中直呼上当,懊恼自己没有访清楚,悔之晚矣。他哪知道,他那日来访,姑娘所说几句话,都是媒婆精心策划好了的,都不是开口音,动嘴幅度小。这媒婆真是什么法子都会使,谎媒难防呢!
    久而久之,为防止谎媒,当地人请媒时先让她看看主人家神柜上的三样物件:镜、秤、尺。这里有两层用意:一为告诉媒婆此家主人心眼似镜,明白得很,同时表明此家家境富裕,有秤称米吃,有尺量布用;二为暗示媒婆要以这三样物件去与对方权衡一下,照一照黑白,称一称轻重,量一量长短,是否门当户对,郎才女貌。
    即便如此,媒婆在一对新人成婚前及成婚的喜日仍是受人敬重的。不论你家境是贫是富,三顿酒是必请的:请媒酒、待媒酒和谢媒酒,一次都不能少。不仅如此,请吃前,每次都得备礼品,多半是二斤猪肉、两条鱼,还有双份茶食之类,难怪当地有“好吃做媒”一说。
    不过,媒婆“红席大人”一做,风光也就随着谢媒酒席而散去了。当地有话,叫“新娘子进了房,媒婆扔过墙”。以后小夫妻和不和睦,恩不恩爱,均与媒婆无甚干系了。甭担心,那媒婆不会失业的,只要嘴能说,腿能走,总会有人来请的。
     

    访 亲

     
    访亲,是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为基础的。换句话说,因为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访亲的风俗才得以形成。
    访亲,多半是在说媒的把男女双方家庭说得均有了意思,有结为亲家的愿望之后才进入的一道程序。早年间,苏北里下河一带,除去指腹为婚、童养媳外,男女双方本身不论是否成年,订婚前是见不得面的,两家之间的往来,靠的是长辈间的轮流互访。乡间常有这样的笑话传出,说是放牛的小伙,不经意间其牛偷食了打猪草姑娘网兜里的猪草,两个人争执起来,被熟识的长辈看到,赶忙拉扯开来,原来两家已是访了亲的。
    访亲,选择什么样的角色参加很是要紧,不是随便哪个都能充当访亲者的。访亲者一般说来在本家族中,算得上有头有脸的,能说会道的,颇具权威的。不论男方访女方,还是女方访男方,访亲者大多是当事人的妈妈、嫂嫂、姐姐,或舅母、姑母、姨母,或伯叔婶母,俗称“三姨娘六舅母”。她们均是过来之人,有亲身体会,懂得关头过节,访时必然极细致、极顶真。小孩子或娶或嫁一辈子的事,不细致、不顶真怎么行呢!
    访亲涉及的内容颇广,一般不外乎以下几种——
    纯属于男方或女方当事人自身的有三点:第一,外貌如何,是愈看愈想看,还是看上去还过得去,抑或是一看就讨厌。第二,德行如何,在村子上有无恶名,有无劣迹,诸如鸡鸣狗盗之事,特别是有无男女苟且之事。尤其是姑娘家,一旦有,便“伤风败俗”,亲事自然泡汤。第三,口手如何,对男的而言,要看是否能算会写,肚子里有点“墨水”;是否能耕会种,身手勤快不是懒汉;切切不能善赌会花,将来成为败家子。对女的来说,要看是否能缝会绣,沾点儿“巧”气;是否能煮会烧,是个把家的主儿;万不能能打会骂,日后成为恶婆娘。
    属于男方或女方及其父母的,有一点:即父母和子女的“底子”清不清。这话说白了,就是有没有狐臭。你别看乡里人识字断文少,平日里直头棒儿直头戳,关键场合还是挺顾及人家脸面的,不是直说狐臭,而说“底子”,显得颇有修养。说起这狐臭,可以说是当地青年男女婚姻之大敌。一旦有狐臭,便是“底子”不清,俗称“大衣袖”。若如此,仙女似的姑娘,小伙子也不见得敢娶;男的即便是沈万三,富甲一方,姑娘也不会嫁的。说是这狐臭传代的,那还了得。
    属双方家庭方面的有两点:一是财产是否丰厚。老辈人颇讲究“门当户对”,悬殊大了不行。当然有时也不一定的,在乡间有“女攀高亲”之说,因而男方借“买猪不买圈”下台阶,只要选中姑娘,管她家门槛高低呢。这,或多或少有点“阿Q精神”,十全十美的事不那么容易,打个倒算盘罢了。二是门风是否正。当地人中,“倒插门”女婿极少,因而男方对女方家门风计较不多。而女方嫁到男方家之后,十分希望能过上上下和睦、夫唱妇随的安稳日子。顶担心的是,婆婆盯这看那像防贼,小姑子算筋算骨占上风,这叫作“三姑夹一嫂,纵好也不好”。
    不论内容多少,头绪多少,想访总能访出个子丑寅卯来。访亲中最难的是访人。若是男访女,那女方家一听说有人来访,被访的是非躲不可的。一来是有意拿拿乔,二来免得被旁人说成“厚脸”丫头。你看,一边是姑娘不让访,另一边是不见姑娘不放心。怎么办?只得借用访财产、门风、底子之法,既明察,亦暗访。暗访的法子颇多,或到左右四邻家中串门子,或找常跟姑娘在一块的姐妹们谈心,或摸清姑娘的生活常规,诸如何时在河边汰洗衣物,何时下地干活儿,凡此等等。
     

    合八字

     
    经过了“请媒”“访亲”之后,若是男女双方愿意结为“秦晋之好”,此时,女方家便会请媒人将姑娘的“口语”送到男方家。这“口语”,即生辰八字。我们兴化当地人称生辰八字叫“口语”,原因何在,没专门细究过,说不出更多的道理。不过,男女双方即便愿结秦晋,也不一定能成为夫妻。这当中还有一道程序,那便是须将男方的“口语”,与媒人送来的女方的“口语”合一合,看看命相是否相合,这便叫“合八字”,此为乡里人早年间婚姻成败之关键也。
    “合八字”,相传到清朝才兴起来。据说,明朝末年有位叫王铁珊的大臣,苏北里下河人氏,此人甚是忠厚耿直,避乱在家,一心想摆脱“伴君如伴虎”的生涯。无奈皇帝爱贤,竟准了他“汉不招驸马,满不中状元”的条件,传他进京为官。其后不知过了多少年,有位聪明美丽的公主,一心要招汉人为驸马。其时,王铁珊虽早已辞世,然“汉不招驸马”的禁规尚未失效。那些继王铁珊之位的臣子们,不想皇帝违约,便利用皇帝迷信“三生”因果报应之说,搬出婚嫁“合八字”的命数来。在“何年何月何日何时”这八字中,除五行诸如“水火不相容”外,主要以男女双方的生肖属相为准。比方说,一方属羊,一方属虎,即“羊入虎口”,命相不合,相克。臣子们以此为借口,直谏皇帝不得违先皇邀王铁珊出山之约。于是上行下效,结婚“合八字”之风很快在民间流传开来。
    在乡间,“合八字”自然不似皇宫里那么正规。当男方家接到媒人送来的“口语”后,便择了双日子请算命先生算。算命先生,俗称“瞎子”,与通常有眼疾的人不一样。乡里人挺讲究避讳的,避瞎子讳,称之为算命先生。“合八字”,用算命先生的行话,叫“掐八字合婚”。在“合”的过程中,一些常识性的道理倒是颇好懂的。譬如,男女双方,一方属龙,一方属虎,便称之为“龙虎斗”,命相肯定不配;一方属蛇,一方属鼠,也不配,这叫小“龙虎斗”。只有牛马呀,猪羊呀,鸡兔呀,才好配,道理显而易见,它们可以同槽、同圈、同窝吃住,和睦相处,永享天年。
    经算命先生“合”过之后,命相不配的,男方家便托媒人带条糕,连同人家姑娘的“口语”,退回女方家,两不伤和气。如若命相相配的话,男方家便会十分欣喜地将姑娘的“口语”压在家神柜香炉底下,连压三天。这三天内,如果平平安安,家中没有一点不顺心的事,那说明女方姑娘好命,会给男方家带来好运;如果发生了不顺心的事,哪怕是小孩子打破一只吃饭碗,男方家都会认为这是女方姑娘带来的不好的兆头,那“口语”自然不可能留下来的,婚姻之事更无从谈起。但是,你这里退了“口语”事小,风声传出去,说人家姑娘命不好事就大了。就为这“合八字”,不知坑害了多少无辜的姑娘。在乡间,一旦第一家传出某某姑娘命不好之类风声,便会惹出许多闲言碎语,弄得好事的媒婆都不再上门,姑娘自身也抬不起头来,有的甚至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你说,害人不?!
    经过算命先生“合”过婚,和家神柜香炉底下压了三天的“口语”相配的,还要举行一次“发帖”仪式。这里的“帖”即“庚帖”,所谓发帖,便是男方家向女方家送订婚礼而用的一种形式。考究的人家,“庚帖”得用洒金梅红纸做成,似请柬一般,折合式的,正面有“双喜”字样。在男女双方媒人的配合下,先由男方请私塾先生在“庚帖”上侧填定“乾造”、姓名及生辰八字,并附喜联的上联。稍后,女方家便收下订婚礼,也请私塾先生在“庚帖”下侧填定“坤造”、姓名及生辰八字,一并答对好喜联的下联。喜联一般不外乎“苏才郭福”对“姬子彭年”之类,但也有即席编联的,其中多数为破旧立新的内容,也有某些男方私塾先生故意卖弄一下自身的才干,想给女方私塾先生将上一军。比如,男方姓潘,女方姓何,男方的私塾先生就拆字为上联:“有水有田有采。”这就难为女方私塾先生了,幸好这些老者腹中总有一两下子,思索片刻,也就来了个下联:“多人多口多丁。”下联一出,同声称妙,这亲事自然也就定了下来。
    俗话说,“养女三坛酒”。送订婚礼时,男方须送给女方第一坛酒,此外还有糕馒、鱼肉之类的盒担,以及六个不同颜色、不同图案的衣料。这些让如今的姑娘小伙见了似乎好笑,但在那时,送得起上述订婚礼的,便不错了。
     

    通 话

     
    合过生辰八字,送过订婚礼之后,这门女亲事便是木板上钉钉,准成了。当然,也有订婚过早,姑娘小伙长大之后不满意那“娃娃亲”,闹退亲的。不过极少,能退得了亲的,更少。对年轻人闹退亲,家长和长辈们多半是反对的,“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怎么能说退就退呢!”
    亲事确定下来之后,结婚之前不论多少年,早先兴化一带的规矩,女方是不能到男方家去的。若是去了,必定遭到村上人的讥笑和责骂。男方的小伙子去女方家是名正言顺的。按当地说法,平常无事,小伙子登门叫拜望,逢年过节上门则叫“看亲”,一年下来至少三次:端午、中秋和过年。这三次是不兴空手去的,应带去按例的礼物,有几样是少不了的,水面(长命百岁)、京果(果然如意)、肉(福禄双全)、鱼(吉庆有余)。千万别小看了这几样,早先的乡民们能否吃得上一日三餐都成问题,能备齐这几样的,算不得多。然而,这毛脚女婿上门,每次礼物的厚菲,往往会引起女方的不同反应,尤其是碰到爱占小便宜的丈母娘,喜怒则完完全全写在脸上。礼物丰厚,便是眉开眼笑,“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那女婿自然会受到很好的招待。礼物稍菲,则老脸一沉,话中带刺,那女婿只会落个“毛脚女婿上门,薄粥三盆”。反差如此之大,弄得小伙子每次“看亲”都要跟父母反复较劲,多争取一些礼品,免得上了门之后,难看又难受。难怪当地有“宁可锅里断了勺,看亲礼品不能薄”的说法。
    平常四时八节“看亲”的礼品,女方家只计较厚菲,而到了“通话”时,送“通话礼”则颇有考究。“通话”,实际上是男方家向女方家提出,“要带人啦”,说白了,便是男方想成亲,问女方同不同意,此即为通话。在当地,“通话”不外乎两种:一种是男方先以礼品暗示,一种是送了礼品再请媒人口头明说。由此看来,这“通话礼”是少不了的。送“通话礼”,多半在当年中秋节,除去每年中秋节应备的礼品之外,若想过年时成亲,就非加送一对鹅、一对藕不可——这两样物件皆有讲究。鹅,一为表明女婿为人忠厚老实;二为鹅的叫声“嘎哦嘎哦”,其谐音意为“嫁我”,姑娘家自然明白其意。常听人说,村庄挨村庄,风俗不一样。此话不假。同属里下河,也有地方通话礼不送鹅,而送一对鸭子的,其意甚明,鸭子即押子,养了儿子跑不掉。据说,高邮、兴化一带就兴送鸭子。尚未成亲,就想到要押子,是否嫌远了一些,看来当地人颇看重传宗之事的。通话礼中另一样必不可少的物件:藕,一为但愿姑娘“出淤泥而不染”;二为女方不要阻拦这门亲事,能像藕那样“路路通畅”“丝丝相连”。
    但凡女方家从毛脚女婿的中秋节礼中见到鹅藕之后,心中便知姑娘快成了婆家的人了。如若同意姑娘出嫁,女方收下一只鹅(或一只鸭)、一枝藕即可,不同意就全部退回。碰上不肯收礼的情形,千万不能轻易放弃。女方不肯收礼,有时不过是一种策略。哪个都明白,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挡也挡不住的。不是说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么!这当口,得听女方父母丢下的是什么话。有的说,“姑娘还小啊”,有的说,“姑娘一年为家里挣多少多少口粮呢”如此等等,只不过是多要财礼的托词,有意抬高姑娘身价的。只要请媒人出面,给女方家一个面子,过年办喜事多半不成问题,尽管放心地择佳期,“送日子”。
     

    送日子

     
    送日子是在“通话”之后、结婚成亲之前进行的。结婚成亲,兴化一带称之为大喜,而送日子则称之为小喜。
    送日子,顾名思义,就是男方将择定的娶亲日期,写在红纸上面,送到女方家中,一来女方好做准备,二来男女双方好通知诸亲六眷,让他们有个打算,备好“人情”多半是送钱礼(也有送衣料之类东西的),到时候登门道喜。
    成亲日子具体定在哪月哪日,不是随随便便定的,可说是精心优选的。早先,兴化一带,择定吉日大略有三种办法,一种是备好香烛纸钱之类,到庙堂里求签问卦,以求得“上上”签为佳;再一种是备了红纸包儿,请算命先生按天干地支五行来推算日子;第三种是备桌酒菜,请附近颇有名望的私塾先生翻看老皇历,查出“宜忌”事项,选个好日子。不论哪种法子选定的日子,有一点是肯定的,那便是日子必须为双日,逢六(禄)则尤佳。这双日中忌十四,没听人说“十四(十事)九不成”么?不好。乡民们特别迷信“黄道吉日”“诸事皆宜”之类。现在看来好笑,其时绝大多数人都挺信的,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毕竟时代不同了,现在迷信的市场小多了。话又说回来,几十年过去,如今也不是完全没人信,表现形式不同从前罢了。
    因是小喜,送日子当天,男女双方家中必定亲朋满座。主人则必定酒饭相待,自有一番成亲前的热闹与喜气。特别是男方小伙子的爷爷奶奶,更是满脸堆笑。间或有庄邻碰面道贺:“恭喜恭喜,要抱重孙子啦!”老人家总是谦和地回应:“托福托福。”“说不定给二老个‘撞门喜’呢。”“撞门喜”就是指洞房花烛夜就“有”。“有”,便是怀孕。乡里人平日里识字不多,咬文嚼字起来,蛮好玩的,怀孕不叫怀孕,叫“有”。奶奶一听庄邻的道喜话,格外高兴,“承你吉言,托大福托大福!”做父母的,这一天则是忙。忙归忙,脸上还是掩不住笑意,忙得开心呢。的确,家中要添丁进口了,用当地的话说,快用媳妇了。爱开玩笑的邻居便逮住当父亲的开心:“嗳,快当扒灰公啦!”“说扒灰是个福分,真扒灰是个畜生!”当父亲的肚子里早备了现成词回敬自己的乡邻们、老友们。所有这些道喜话、玩笑话,送日子这天,算是发挥的好机会。一到娶亲的时候,人们的眼光和谈论的焦点,都会不约而同地集中到新娘子标致不标致、新娘子家陪嫁好不好上了。
    有一点差点儿忘了交代,送日子当天,外人看到的是表面场上的风光。其实,送日子前一天晚上,男方家的“请媒酒”才是关键。这请媒酒,媒人可不是好喝的。因为,主人家请媒人,除了表明主人家对媒人在“通话”时表现较满意,给予酬劳外,更重要的是在送日子时如女方对财礼仍有不满的话,希望媒人能出面圆场,千万不能因为样把财礼而争执起来,闹至拒不成亲就不好了。这媒人呢,多数是“吃得好,说得好”的角色,“嗳,心放到肚皮里吧,什么大风大浪我没见过,什么样难缠的人家我没对付过,真是。来,喝两盅。”十媒九馋,一点不假。只要请媒酒丰盛,再大的难题,媒人也能帮你破解。
    关于结婚彩礼,大致可归为三类:
    首先是布料,主要是给女方待嫁姑娘做嫁衣用的。棉的,夹的,单的,均有。殷实富裕人家也有送皮货的,在兴化乡间极少。布料少则十二个,多则三十六个,一般二十四个。这里的“个”,即为“件”的意思,说“个”而不直接说“件”,怕是乡里人习惯说法而已,没得深文大义的。这布料中质地并不一样,土的,洋的,呢的,缎子的,均有。颜色上,以红绿颜色为多,大红大绿其时挺时兴。
    其次是首饰。不管你是穷是富,想娶老婆,有五件金银器非备不可的:手镯、戒指、项圈、胸索子、耳环子。这五样当中,戒指、耳环子肯定得是全金的,其他能是金的更好,不能全金,包金也成,若体谅男方家境的,则不再顶真,银的也可。若是碰上讲究的人家,除去上述五件以外,还得配上银簪子、金钗子之类,你就等着花钞票吧!新娘子一身,披金戴银,配齐全了,那可是所需不菲呀!
    最后是食物。除常规的鱼肉、鹅鸭、糕馒、茶食之类“盒担”以外,还必须备一坛好酒,这便是“养女三坛酒”中的第二坛酒了。
    送日子这天,上述三大类财礼都得随了那张大红纸笺送到女方家中的。因那时,很少有女方直接伸手向男方家要钱的,因而送日子时也就没有钱送过去了。这一点,倒跟如今不太一样。如今的姑娘,一开口便是几万块,懒得要这要那,有了钱什么都有了,挺省事。看来,还是现时的姑娘聪明。
    女方家收到那张写有喜期的红纸笺儿之后,便开始忙了,为待嫁姑娘忙嫁。
     

    忙 嫁

     
    苏北里下河兴化一带,青年男女办喜事,多半在正月里头。过年办喜事,喜上加喜,热热闹闹。亲戚朋友来个大汇齐,主人家高兴。因而,自小喜送日子,到大喜办婚事,中间时距算不得长,多也就是百日左右,短则个把月,忙是免不了的。男女双方比较起来,女方家尤忙。
    头一桩是忙嫁衣。男方家送来的布料不仅均得裁剪,而且有的还得配上里子。诸如棉衣、小夹袄之类。就拿做棉衣来说,面子布料是大红色,里子也得选配大红色。这可是有讲究的,叫内外一色。新娘子到了婆家,不致被视若路人。里子布需配有图案的话,也不是随便配的。一般来说,各式条纹均可配,说是“条子条子,条条有子”,图个吉祥。配格子的就不成了,“格”与“隔”音谐,“格子隔子,从里隔住不能生子”,属大忌。
    短时间要赶做几十件嫁衣,实在够忙的。然而,不管家中多忙,不管待嫁姑娘如何心灵手巧、能裁会缝,一般是不拿针线的。何故?理由有二:一是当妈的有意让姑娘省心些,这缝补浆洗之类的活计,到了婆家有得做呢;二是待嫁姑娘本人动手赶嫁衣,被邻居姑娘看见,定会笑话的:“熬不住了,生怕嫁衣赶不上误了成亲么,自个儿动起手来了,好没羞!”你说,人家大姑娘家家的,哪经得起如此数落。所以,不管多忙,待嫁姑娘总是打定主意,不动手。这当口,平日里知己的亲朋好友会主动帮忙的。值得一提的是,给待嫁姑娘做嫁衣的,一律应是全福之人——夫妻双双,子孙满堂。寡妇鳏夫或是无后的均不够格,嫁衣是经不得他们手的。忙嫁衣再讲究的,便是针线了。无论粗缝、细缝,或是敲边儿,必须一根线做到头,中途不能断,不能接;一根线做到头,不能倒针,不能打结。若不是这样,那意味着婚后夫妻不能和睦地白头到老,不是“断弦”(断线)要接,便是颠颠“倒倒”、“结结”皱皱,日子过得“疙疙瘩瘩”,一辈子难安稳。
    第二桩是忙嫁妆。姑娘要“出门”(意即出嫁),当父母的终归得忙。但父亲与母亲忙得不一样。上面说到的嫁衣,全是母亲掌管,父亲不理不问,若无其事。但忙嫁妆,不论是进城挑现成的买,还是购料子请木匠做,均需要父亲做主操心费神了。母亲顶多从旁查点,一般不怎么过问。说到陪嫁妆,大致有三种规格,有钱人家“四铺四盖”,殷实人家“两铺两盖”,寻常人家“一铺一盖”。不过,家底再穷,姑娘出门,陪嫁起码也得有马桶、脚盆、灯盏之类。这也图个吉利,马桶俗称子孙桶,脚盆是将来姑娘生孩子分娩用的,灯盏象征着光明。这几个钱是省不掉的,非花不可。
    忙好嫁衣、嫁妆之后,嫁期也就近了。这当儿,女方得请全福之人给嫁妆上剪贴大红喜字之类。手巧一点的,还能剪出“喜鹊登梅”、“鸳鸯戏水”、“丹凤朝阳”之类好看喜气的图案。另外,各式嫁妆里还得放上红纸、钱币、糖果、红枣之类。尤其是马桶里得装上枣子、桂圆和七只鸡蛋,象征将来早生贵子、贵中状元、七子团圆之意。这不仅是美好的祝愿,还有实用意义,须到婆家的第二天方才见效。
    一家人和亲戚们都在忙嫁,待嫁的姑娘倒是闲着。这倒也罢了,可奇怪的是,“开脸”前,竟连续三天不吃有渣滓的饭菜,仅用鸡蛋、蜜枣、桂圆代之,这叫“饿嫁”,为的是新娘子上轿之后,到拜堂成亲,直至翌日“开脸”前,都能坚持不用马桶“大小解”,否则便是晦气。陈年老规矩,祖上传下来的,信与不信,从与不从,均由不得你。
     

    迎 娶

     
    男婚女嫁,热闹喜庆的是男方家。那女方家,姑爷上门迎亲时还算热闹,一旦姑娘出了门,上了轿或轿子船,虽说也满堂亲友,却一下子冷清了许多。在家住了多少年的丫头,就这样到别人家去了,当父母的心里头也不好受呢。此刻,男方家则是另外一种情景,众亲友愈忙愈有劲儿,新娘子快进门了。放眼望去,四周的布置也满是喜气。门窗上喜联很是鲜艳。喜联多半按老理儿写,譬如大门上,通常便是“福来俱是五喜到定成双”,那新房门上更为醒目“红梅多结子绿竹广生孙”,横批“螽斯衍庆”。要是讲究的人家,堂上还得挂喜联、喜幛。
    当地人娶亲,要么用花轿,要么用花船(亦称轿子船)。
    据说,用花轿迎娶并非祖上传下的规矩,而是待嫁女争取所得。本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够受的了,若是不拘礼仪而成亲的,日后夫妻斗嘴,丈夫一开口便是:“死不要脸,自个儿跑过来的,又不曾八抬大轿去抬。”你看看,人家不争较,反成了罪过了。既然如此,嫁女儿的也不能这么为低,把姑娘给人家欺。久而久之,女方家就针锋相对,提出守亲改为迎亲,不拘礼仪为花轿迎娶。如此一变,日后丈夫再有什么话出来,妻子便会理直气壮:“怎么啦,姑奶奶不是没门槛的人家出来的,三媒六证不缺,花轿迎亲不少,想休便休,门都没有!”花轿迎娶,就这样成风定俗了。
    里下河兴化多水。水乡人家娶亲,得用花船。讲究排场的人家出动三条船:最前面的一条,舱里尽是吹鼓手,一般是六个人,用钱请来的,娶亲时吹奏些诸如《游龙戏凤》《刘备招亲》之类的戏曲儿,吹吹打打,自演自唱,十分热闹,这船叫“乐船”。居中间的一条,舱里摆花轿,轿前放两张方凳,专给新郎和陪郎坐的;轿后放张方桌,上有棉被、席子和一对花枕头,这船叫“轿子船”。最后的一条是空的,显而易见是装嫁妆用的,自然就叫“嫁妆船”。多数人家,只需四根船篙、两条船,便够了。随着时光的推移,在乡里迎娶的轿子船,靠船篙撑的少了,机动船多起来。原本上轿子船的角色,以有力气的为主,渐渐地变成亲友中一些有声望、有脸面的人物了,给男方家撑台面是其一,更关键到女方家中多少能说上话,娶亲就不那么麻烦。在当地,原本没有什么事情的,到了嫁女儿多少都会生出些话来,仅靠媒人调停未必奏效,这些人出场,管用得多。
    迎亲必备的“盒担”,按常规是些鱼肉、糕馒之类,均有一定数量,不能瞎来。较之往常,还有两样必备:一样是“养女三坛酒”的第三坛酒此时得有,再一样是三升三合的“还伢娘米”。说起来,这“还伢娘米”不过是个象征,人家姑娘长这么大,难不成就只吃了“三升三合”米么?
    围绕着花轿还有许多习俗呢,譬如,轿前要有火盆火把,轿顶要安“照妖镜”,以及插有羽毛之类的喜筛。这羽毛,考究的用孔雀毛,大众化的用鹅毛之类。凡此种种,关目真不少。
     

    包封儿

     
    轿子船未及靠上女方家庄岸,得先放三响爆竹,女方闻声自会出来接应。双方亲友均道过喜,之后由媒人领了新郎上岸,接着拿火把,端火盆……这里头谁先谁后是有讲究的,不好随便。如是有“乐苏”的,吹吹打打,很是热闹。有的男方家既想热闹,又不想多破费,于是想出放录音的招数来。喜庆的曲儿从录音机放出,可算是另有一番热闹。这,自然是近年间的做法,早先兴化一带是没有的。
    这刻儿,看热闹的多起来。从河口到巷两边,一直到女方家门前,都会挤挤簇簇,满是人,男女老少,不计其数。此时,最活跃的是“细猴子”(当地小孩子的俗称),真是猴子似的,在轿子周围钻来钻去。而年轻的姑娘们总是躲在人后或墙角不显眼处,偷看:这新姑爷相貌如何,美男子?丑八怪?大路货?
    别人看热闹的时候,上轿子船的正忙,没空理会。因为轿子船上的东西包括“盒担”之类,进入女方家都有规矩,不能随意乱塞的。譬如花轿,必须停放在女方家大门外事先备好的芦席上,轿腿不能着地。照当地说法,万物生于土,土便是财,轿腿着地,便带走了女方家的财气,女方后代定会受穷的。轿子停放妥当,迎娶的人们还不能马上进入女方家正室。不相信?瞧,那门是紧闭着的。不过,别紧张,只需新郎官给女方喜妈包个封儿——递上红纸包,门就开了,这叫“开门封儿”。新郎晓得,从包了这头一个封儿起,接着要包封儿的地方多着呢,他心里有数,家中先前预备好了的,封儿均在口袋里,到时掏就是了。
    为难归为难,新郎官包了“开门封儿”之后,女方还是以礼相待的。正门打开后,首先用“茶”为轿子船迎娶的人们暖手、甜心。这里的“茶”与茶叶毫无关系,实际是糯米粉做成的糖团。说成“茶”,潜含客气的意味。下糖团,或每碗四只——事事如意,或六只——六六大顺,或八只——八节康宁。不要担心,糖团个头如桂圆一般,一双筷子夹一只,好下口;即便是八只,对乡里大劳力来说,吃下去也不费事。一般上轿子船的客人是这样,可新郎官碗里的就不一样了,似乎是特别优待:盛糖团的碗大了许多,碗中糖团也精致了许多,个头甚小,状如豌豆。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在为难新郎官呢。若是用筷子一只一只夹着吃,势必费时,到时候人家丢碗你还慢慢吃,岂不难为情?若是想速度快,就是碗口扒,又不怎么文雅,吃相太丑,更难为情!你还别说,女方家这道“茶”,还真难住不少新姑爷呢。可也有聪明的新郎,索性只用口不动筷,就是说只喝口汤,糖团一只不碰。这举动,机敏地留个“满满有余”的伏笔,让女方得了个好兆头,双方开心。
    新娘子临上轿前,照例得哭,叫“哭嫁”。而新郎则不管新娘子的啼哭,跟着喜妈后面转,忙着包封儿。凡上锁的箱柜橱笼,他都得包封儿,捏一把锁一个封儿,数锁就是了,因而叫“捏锁封儿”。这箱笼之类也不是全锁完,得留一只箱暂不锁,新娘子上轿之前,“长高”用。这“长高”也有称为“压箱子”的,实际就是男方女方一对一比着往箱子里扔钞票。早先,兴化农村人的手头没有多少钱,“长高”也就象征性的,双方各放进几块钱,礼数到了即可;也有家中殷实,想争脸面的,双方一次比一次放得多,最后争得各不相让,误了轿子船启程,这时只有资深的长辈出面打圆场,方才罢手。这“长高”的箱子钥匙便重要起来,多半由喜妈亲自交给新娘子,这里头就不免有表面文章了,娘家“长高”压箱子的钱,望招或回门时便会回到父母或哥嫂手中。除去“捏锁封儿”之外,喜妈要为新娘子头上上凤冠盖花巾,这时,新郎又得包“上头”封儿,这自然是给喜妈的。新娘离家出门前要和新郎一起拜别“天地君亲师”,此时,新郎要再包一个“抱轿封儿”,给女方抱新娘子上轿子的人。新娘子被抱上轿子之前,喜妈会用新嫁鞋换下姑娘脚上的旧鞋子,原因与前面一样,旧鞋上沾了娘家土,带走不得。至于“抱轿封儿”谁拿,一般来说,不是父亲,便是兄弟,没兄没弟,舅舅也可代替。这一做法,目的是为姑娘日后回家留个理由,必要时,抱轿子的人该挺身出来讲话,“当初,姑娘本不肯出嫁,硬是我抱上轿的”。这样一来,万一姑娘在婆家受欺,不致回家无门。
    当新郎官口袋里的“封儿”均包了了,轿子船也可离岸了。返回之前,撑轿子船的要在女方家附近河面上连打三转,叫“风车位子”,说是让姑娘转得不辨方向,断了回家的念想,一心一意到婆家生儿育女过日子。这一招,是对着女方家给姑娘留后路而来的。
     

    抢上风

     
    轿子船迎回新娘子之后,是不走回头路的。因此,撑轿子船的,从男方家出发时,便将行船的线路谋划好了。不仅如此,行船路上,逢桥遇庙,抑或改变方向,均放上一挂小鞭,祈求神灵保佑。早先,兴化一带,单放几响小鞭还不行,陪郎要陪新郎立身,打躬作揖的。恐怕后来人嫌烦,礼数减省了。
    轿子船在河里不能走下口,必须走上风,这里头的讲究源于新郎官本身。据说,早先时候,新郎在新婚三天内除去神仙皇帝,就数他大,哪怕一品当朝也不在话下。何故?只因他做了“新郎官”,于是乎,新婚夫妻说起话来,便是一口一个“官人”,一口一个“娘子”。不过,这新郎的“官”仅当三日,时辰一过自然“削职为民”,人们很快便忘记了其当“官”的历史。倒是那新娘子,不论过去几年,只要尚未开怀,仍有人叫新娘子,不过头上多了个“老”字罢了。再说那新郎官,既有三日官衔,便不能吃下,故而轿子船必须走上。行船途中,要是碰上其他农船、商船、渔船之类,大家都晓得是新郎官的轿子船为大、为上,会识相地认小、为下,极自觉地走了下口。本地乡俗如此,不为过。
    然,凡事都有例外。轿子船在河里“抢上风”的事亦时有发生。旧时是碰到横行乡里的官老爷,那官船是不让你的,怎么办?抢!称霸惯了的官老爷不会轻易让新郎官为上、为大,而新郎官与撑轿子船的汉子们似更不服气。“历朝历代官在上、民在下,官坐民跪,穷人一辈子就这三天‘官’,你都不肯让,非争不可,那就不怪人了。”于是乎,撑轿子船的汉子们齐心协力,挥舞船篙,一定要让新郎官抢了上风,当成“三日官”。万一抢不了上风,另外还有一法,那就是让新郎官上岸,飞身疾奔,只要比官船超出一步,便大了一级,两步大两级,三步便逢官大三级了。尽管新郎官累了一点,但这口气非争不可,这上风非抢到手不可。现时,兴化一带,“抢上风”,多数不是跟官船抢,要么是乡里不讲道理的泼皮之徒,没有什么礼数好讲,想要他让出上风不可能,只能靠抢;要么同是迎亲的轿子船,两位新郎官碰到一起,均想占上风,怎么办?想让可不成,依本地乡俗是非抢不可。每年正月里,为“抢上风”,多多少少总要出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的。
    乡里人之所以如此看重“抢上风”,据说是因为抢了上风的新郎官会一辈子风风光光,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一顺百顺。想来,这不过是一种愿望而已,可信度值得怀疑。
     

    哭 嫁

     
    哭嫁,这是在现代青年男女看来不可思议的事。即将和自己心爱的人结合,生活在一起,该是多幸福的事,哭啥?其实,如今的年轻人,怎么也想象不出早先青年男女的婚姻是怎样一回事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使青年男女双方失去了择偶的自由,再加之旧时一些礼数的限制,直到结婚前,双方几乎形同路人。想想要和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过一辈子,真不知会怎样,担心在所难免。这不,泪水便来了。
    新娘子真哭的原因不止上面所说的情形。想想马上就要离开自己的衣胞之地,特别是要和母亲分别,母女舐犊之情啊。俗话不是有“宁死当官的老子,不死讨饭的娘”么?此话也不全没道理。平日里,在娘身边不管多么任性,都会宽容。嫁到别人家就不同了。做了人家的小媳妇,公婆要孝敬,丈夫要服侍,哥嫂姑子要相处,凡事都得小心,真是不可多说一句话,不可多走一步路呢。更何况,“吃鱼吃肉,媳妇在后;车水种田,媳妇向前”的旧风尚在,小媳妇的日子,难!
    这一堆,自然会呜呜地哭起来。当然,也不是所有新娘子都真哭,也有假哭的。这假哭,不是多此一举么?兴化一带的风俗如此,新娘子总得哭,不管真哭假哭,不哭不作兴。假哭者,多半对婆家的一切称心满意,嫁过去不仅不会吃苦,甚至比在娘家还要好,心头便喜滋滋的。可规矩是要哭,只有假哭,来个干打雷,不下雨,抑或半天硬挤几粒雨珠子。如此做法,也是新娘子于为自己留条后路。若是不哭——撑轿子船的都能证明,新嫂子嫁过来高兴着咧,哭都没哭一声音。这一来,日后万一遭婆家欺负,半句懊恼话都出不了口,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若是一启齿,定遭反击,“现在晓得哭,当初不是笑嘻嘻地嫁过来的,现在嫌受委屈了,早干什么去了?”明明受了气,回娘家也都开不了口,只好憋在肚子里。后来的姑娘为了记取这样的教训,便不管好歹,哭一场再说,假哭也行。于是,哭嫁之风便形成了。随着时光的推移,假哭的新娘多起来,哭嫁的风气亦愈来愈浓。不过,现时的新娘子,原本假哭,渐渐哭出真情的也有。在诸多风俗中,哭嫁的讲究稍少一点,顶多是双眼不能睁,说是不作兴。
     

    捺性子

     
    新娘子上了轿子船之后,只有哭嫁,抑或呆坐,不能吃东西(腹中空空好几日了),不能大小解(破了此规要晦气的),真是难受。好不容易,熬过几个时辰,轿子船到了婆家,快上岸吧!慢着,有一关须过,“捺性子”。据说,这是婆婆给新媳妇的第一个“见面礼”。不论新娘子脾气、性子怎样,做婆婆的均“捺”一“捺”。“廿年媳妇熬成婆,做了婆婆压媳妇”,如此看来,还是有点根据的。为遵婆婆旨意,给新媳妇“捺性子”,于是乎,本当很快靠岸的轿子船,靠岸前还得玩些花样,在婆家庄子的河心里来三个“风车位子”。或许有人会问,轿子船从新娘子庄上刚启程时不是“来”过了么。不错,还得“来”!你看,那轿子船在河心里连打三个转,河水都起浪了。真是想把新娘子转得头昏眼花,不辨南北西东才罢手么?!
    眼见着轿子船靠了岸,这下该给新娘子“松绑”,让她先上岸吧?又饿又累的,说不定正憋着呢。不行,上不了!按规矩,头一步先搬嫁妆。你看看,这不是明摆着跟人家新娘子过不去,小媳妇真是难当。晓得当地风俗的并不着急。嗐,着什么急,婆婆在给新媳妇“捺性子”呢,等吧,不等怎么办?谁不都是这么过来的么?轿子船上的壮汉们此刻有了用武之地,一样一样地把箱橱柜笼往新郎官家里搬。搬嫁妆快不得,须稳住劲儿,慢慢来。要是毛手毛脚,一不小心擦掉木器东西上一点油漆皮子,那就会不吉利的。主人家见了自然不开心,当事人也会觉得对不住人家,弄得大家都不好过。因而,搬动嫁妆,主人家会委派管事的再三关照,轻点,慢点,早着呢,莫慌。
    一件件嫁妆在新房里摆放妥当之后,该抬轿上岸,把新娘子从花轿里“放”出来,好松动松动了吧?仍是不行。嫁妆中还留有一样在轿子船上,那便是规定最后进新房的“子孙桶”,说白了就是马桶。当初不知是谁给起了个“子孙桶”之雅称,这在茄瓜大的字识不了一笆斗的乡里人来说,真是难得了。端这子孙桶,多半是男方喜妈的本分。谁知,又有喜好闹事的想出新招来,说既是子孙桶,就得由有子有孙的姑爷代端。说到姑爷,多半是婆家的贴心人,选择颇佳。不过,姑爷也不是软柿子,哪个要捏就捏的,碰到爽气的姑爷,想想算了,给新娘子一个方便,端便端了,日后新娘子自会领情的;要是碰到脸皮薄、脾气犟的姑爷,那就糟了,新娘子在轿子船有得等呢。那姑爷,先是东躲西藏,既而推三阻四,纠缠半天,才肯动手。也有的姑爷,既不是面皮薄,也不是不好说话,可无论哪个劝,高低就是不端,目的很简单,故意拖延端桶时间。明眼人一看便知,此姑爷被婆婆“收买”了,在讨丈母娘的“好”,替她给新媳妇“捺性子”呢。姑爷如此做法,难不成就没有“私心”?说不清爽。
     

    闹洞房

     
    好不容易熬到新娘子下了花轿,可头上的红盖头仍不能揭,新娘子依旧得闭着眼,一步一步由福奶奶领着走向新房。难怪,兴化一带的福奶奶也叫搀妈奶奶呢,出处大概便缘于此人作用在“搀”字上。这会儿,新娘子一定要听搀妈奶奶的话,手、脚、嘴不能随心所欲,须等到闹洞房才行。新娘子进洞房,有许多规定的仪式,必须完成。
    头一道程序,“跨凳子”。这程序与先前的“捺性子”相比,天壤之别,没什么难的。凳子极矮小,便是乡里人称之为“爬爬凳儿”的那种。凳上用红色布带子扣着并头和大葱。其用意是为了消除新娘于途中惹上的魔气、邪气和污气。也许有人会说,轿顶上不是有筛镜和三官经照护么,何必多此一举。老辈人传下的关目(当地土语,好像含着“某事”“某规矩”之意),非做不可。新娘子能从凳上跨过去,那么,魔气、邪气和污气就会被斧头斫掉,大葱(冲)冲掉,预示着永远光洁、安康。
    第二道程序,“喝糖茶”。新娘子领到洞房中新床边,面朝南而坐。此时,新娘子照规矩眼睛不能睁开的,只待新郎官去揭盖头。揭了盖头,搀妈奶奶便会递过去一碗糖茶,新娘子喝了糖茶之后,方能睁眼。这也有讲究的,说是新娘子一直在轿中哭嫁,眼睛自然是苦的,要是不喝糖茶甜一下嘴,那眼睛望到哪儿便会苦到哪儿,那还了得。所以,得用糖茶冲掉一切苦水,让眼睛睁开,自然望到哪儿甜到哪儿,就会生财。
    “望窗口”,是新娘子进洞房之后的第三道程序。这道程序规定了新娘子睁开眼睛之后,头一眼必须朝窗口望。这窗口原先是用红纸糊好的,待到新娘子望时,便会有人用筷子将纸戳破。此时,新娘子从破洞中望到的是一张小男孩的脸,笑眯眯地朝她笑。这叫作筷子筷子——快生贵子。许是有人要问,这窗口是糊着的,新娘子什么时候揭了盖头望窗,外头人怎么晓得,怎么戳得如此之巧?不要忘了,洞房里有个报信儿的,那搀妈奶奶不在么。她自会传出话来,如此里应外合,巧也不奇。
    这窗口糊红纸,说是源于一则传说:水母娘娘生有一只九头怪鸟,怪模怪样,奇丑无比。可这九头怪鸟,缺乏最起码的自知之明,还自认为自己漂亮,有色彩艳丽的羽毛,  因而常爱与人比美。这鸟打听到新娘子最漂亮,心中不服,于是哪家结婚办喜事,它便飞落到哪家新房窗口偷看。哪晓得,新娘子猛地望见窗口丑态怪物,吓得死去活来,无一例外。为了防止这类事情再次发生,主人家便用火点在窗口,吓走那怪鸟。久而久之,传下来便成了红纸糊窗。屋内烛光映照之下,外边红彤彤,似火点燃一般,九头怪鸟一样被骗过了。至于后来时兴用筷子戳窗纸,则是一种暗示,启发新婚男女在花烛之夜如此如此,这样让新婚夫妇之间如胶似漆,恩恩爱爱,百年好合。洞房里的关目一个接一个。
    这当儿,堂屋里,“暖房酒”正热闹地举行。亲朋好友,人人脸上堆满笑意,举杯相敬。这餐“暖房酒”,新郎官与新娘子是不作兴入席的。搀妈奶奶在房内照应一对新人,让他们同饮合欢交杯酒。桌子上的菜,只有一对富贵鱼不能动筷,叫作“吉庆有余”。若是平日家教不严的,新娘子不懂此规,动了那鱼,即便新郎官不好说什么,也会受搀妈奶奶“请教”的。这“请教”在乡里人嘴里用得极具讽刺意味,明明是指责、批评对方,确要向人家“请教”,有意思。
    “暖房酒”,酒兴未了,闹洞房的兴头又起。当地讲究“闹房”,洞房就是要“闹”。当晚,无尊卑长幼,男女老少都可闹。不过,一般上了年岁的,是长辈的,多半不去闹,在一旁看热闹,分享年轻人的快乐,分享闹洞房的“战利品”。
    如此一来,闹洞房的大多是平辈的青年男女,尤其是爱闹笑的小伙子们。即便是这青年人当中,也不是所有的都敢闹。这闹洞房,得会说“四言八句”,用当地人话说,要有“急才”(兴化人的方言,指一个人现场编说词的速度快,且应景)。这是对“喊好”领头人的要求,现场看到什么现编词儿,还得应时应景,不能驴唇不对马嘴的,惹人笑话。自己没有“急才”,又想闹,怎么办?那就,跟。跟在人家后头喊“好”。这角色好当,不管领头的怎么说,你一张口,“好!”即可。你听,闹洞房喊“好”的来了——
     
    一进房门亮堂堂,
    看看新娘子好嫁妆;
    穿衣橱的镜子对着床,
    照见龙凤被里戏鸳鸯……
     
    如此“闹”法尚属文明。有的“闹”来“闹”去动起手脚来的也有。不信再听——
     
    摸摸新娘子头,
    金子银子往家流;
    摸摸新娘子手,
    数钱数钞动笆斗……
    新娘子辫子长又长,
    养个儿子上学堂;
    新娘子脸盘子圆又圆,
    儿子长大中状元……
     
    这贺词一出口,本不出手,也出手了。不然,别人会说你言行不一。如此闹下去,新郎官不生气,新娘子不翻脸?的确如此。兴化一带的乡俗,不会只是从哪家新郎新娘开始,也不会从哪家新郎新娘结束,流传久矣。不管怎样,闹洞房,闹的主要是新娘子,目标不会变。而新娘子只有被闹的份儿,没有开口、动手的可能。新郎官呢,在一旁,只有赔笑脸,打招呼,根本不能生气,这是规矩,多少年了,不会变。要是闹得难解难分了,新郎只好求援。此刻,搀妈奶奶便会出来说话,“好了好了,好关状元门啦!”
    无奈,闹兴正浓的小猴头们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洞房,咀嚼着从洞房中闹来的糖果、红枣之类“战利品”,沉浸在愉快的回忆之中,回家。也有不死心的,嘴上说回去,转了一圈,又悄悄地返回了,蹲在洞房的窗檐底下,偷听一对新人在说些什么悄悄话。这叫“听壁根”。如此一宿,第二日早上亲友们再汇齐的时候,只有听他胡吹神侃一通,揭了新郎新娘的“老底”,惹得满堂大笑,也不枉他蹲了一夜的壁根。当然,也有聪明的新郎新娘知道会有人在窗外偷听,便什么也不说,窗外的那人久蹲没戏,便失望地离去。他哪知道,这一走戏就有了。
    遗憾不?!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中国作家》杂志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内容:
最新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