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 第8期
  • 首页 > 2017杂志期刊 > 文学版 > 第8期
  • 乡王(王方晨)
  • 作者:王方晨
  • 期号:文学版2017年第8期(总第548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7-07-26
  • 1 快过年了,雪还没着落。 管得了的事嘛,你管,金兰柔声劝道,管不了的事唉声叹气也白搭。 男人把头扭向窗外,长时看着那张寡白的天空。下场雪就好了。听他小声嘀咕,瑞雪兆丰年。 金兰由不得一笑。谁当得了老天爷的掌令官?她道。男人站起来。怪不得呢,在给老天爷操心。她悄声道,下雪有用吗?谁种粮食? 大河湾一百二十亩地,长草咧!男人沉着脸道。 过了年是男人的驴年。 一进腊月,金兰就觉得男人的脾气有些捉摸不定。金兰想想就偷笑。元旦那天,姊妹们都在她娘家聚,她就专门给姊妹们叮嘱过,不要谈论男人的年龄。她娘搂着她说,看,还是俺二闺女有心。姊妹们嘴上说,就你二闺女是亲养的! 哪个姊妹心里没块明... 【全文】
  • 白雪皑皑(唐诗云)
  • 作者:唐诗云
  • 期号:文学版2017年第8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7-07-27
  • 1 如果没有奶奶的存在,我是必定要怀疑父亲是不是我的亲生父亲、母亲是不是我的亲生母亲。好在,奶奶不会是假的,自然她唯一的儿子、我的父亲也不会是假的了。但是,即便这样,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路边捡来的孩子依然占据了我不多的童年记忆中的大部分。 带着这个困惑了许久的问题,我从很早就开始了偷窥父亲的行径。 父亲有写日记的习惯,这个习惯大约从他读高中开始,他喜欢记日账的习惯则是他成家后开始的。我第一次偷看到父亲的日记那年六岁,那时候家里订有《小说月报》《人民文学》《小说选刊》,对了,还有《知音》《今古传奇》和《故事会》,当然,还有报纸,从上到下的各种日报。父亲看报很快,一沓报纸很快... 【全文】
  • 火(李月峰)
  • 作者:李月峰
  • 期号:文学版2017年第8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7-07-27
  • 窗外,街道上,两名环卫工将落叶耙起来,堆成一个又一个小山,她们分别站在两堆落叶边,杵着扫把,歇息。第三个环卫工从街的一头慢腾腾过来,扫把拖地上,跟在身后,三个人身上的金黄色马甲,在阴霾的天气里焕发出一抹奇异的光亮。 后来的环卫工走到最近的一堆树叶前,掏出打火机,点燃落叶,先只看见一股烟雾蹿出来,接着,若隐若现的火苗在落叶间跳跃。 汪元元从窗前后退一步,很快就会有烟尘的气味从窗缝和阳台门的缝隙间钻进来,窗框和门框的密封条不严实,橡胶用料劣质,不小心触碰到,就会掉下橡胶的碎渣,落哪儿哪儿一片黑,沾手上不容易洗干净。 她用力嗅了一嗅,嗅觉敏感的她暂时还没闻到什么气味,大概是风... 【全文】
  • 太平床(张锐强)
  • 作者:张锐强
  • 期号:文学版2017年第8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7-07-28
  • 一 爸爸,你在干吗呢?手机刚一接通,李家强便听到一阵熟悉而又陌生的动静,一股充溢着油脂气息的木香,随即浮现于前。这个可怜的家伙,即便跟父亲通话之初,也都满口普通话。好在父亲已不在意。 我在打我的太平床。 你说啥子? 我在打我的太平床 太平床,就是棺材。 父亲是笑呵呵地回答的。笑声如同老屋门前那口池塘的波纹,虽然不高,但持续荡漾着,似乎能跳出手机,拖着明亮的脚印,起点在父亲的胸膛。李家强仿佛看到他微微摇动的白发,以及眼角处越发深刻的沟壑。父亲笑时会微微摇头,笑得越高兴摇得越厉害。那是李家强小时候最盼望的表情,但此时此刻,它却像一粒流弹,不经意地将他击中。爷爷的那口棺材,图... 【全文】
  • 徜徉在大洋边——驻非散记(傅岩松)
  • 作者:傅岩松
  • 期号:文学版2017年第8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7-07-31
  • 印度洋畔卧听潮 从未想过要来遥远的非洲常驻,也从未想过会如此零距离地接触印度洋。而当这一切不期而至时,忽然发现想要的一切就出现在眼前耳边。 去年四月雨季快要结束时,我来到了坦桑尼亚最大城市和港口达累斯萨拉姆,这个斯瓦希里语中的和平之港,始建于1856年。它向西背靠东非高原,向东面向广阔的印度洋,在这里,我开始了与海为伴、每日听潮的光阴。 公寓建于由于地层断裂所形成的临海悬崖上,它离海如此之近让人感觉从窗子一探头就可纵身畅游大洋。窗子就像一个画框,望出去就是一幅风景画,虽地处热带无缘窗含西岭千秋雪,我却有幸欣赏澄明透彻的印度洋碧波荡漾于窗前。窗子的一角,是低垂的椰枝,那被海风... 【全文】
  • 拉萨及其他(杨献平)
  • 作者:杨献平
  • 期号:文学版2017年第8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7-08-01
  • 拉萨河 起源不重要,流淌与聚集 和谐、交汇、别离,万物莫不如此 早上的拉萨日光渐烈 杨树委屈,仿佛这世上所有受难者 和另一个诗人同在岸边 其实相距遥远,灵魂和灵魂 我和你,或者她和他,最重要的是安心 还有无愧,就像被大坝横刀夺爱的拉萨河 奔流成为逃逸。这世间的规则 多数像刀,及其最钝和最锋利的部分 每一种存在都是自我杀戮 在光阴里面,生命足够疲惫与恐惧了 为什么还相互殴斗 还是野鸭最好,游得远一点 深一些,鱼群在身下,还有水藻和泥沙 面对这一派蔚蓝 水天之地,世上最美的该是长生吧 人间最好的是:我们在激流和浅滩中走了很久 还手挽手。在夜里虽不拥抱 但可以相互听到呼吸 拉萨河绵长,时宽时窄... 【全文】
  • 首页 1 2 下一页 末页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