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 第11期
  • 首页 > 2016杂志期刊 > 文学版 > 第11期
  • 宝安民谣(邓一光)
  • 作者:邓一光
  • 期号:《中国作家》文学版2016年第11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6-11-01
  • 早些时候,罗娣从紫金县接来一支花朝戏班子,那些扮演觋公觋婆的男女演员打扮夸张,花俏谐趣,滑稽地敲着锣,舞着扇,在人群中东揪一绺姑娘的头发,西摸一把嫂子的脸,唢呐声叽里哇啦,喜庆得很。 凌九发被街上传来的唢呐声闹醒,慢吞吞起床洗漱。女人丑丑不到七点就起来了,煲好咸骨菜粒粥,煮好鱼头粉,切一小盘卤猪脷,搭配自家渍的青菜头,一并端上桌。凌九发把嘴里干嚼的两片茶叶吐在手心里,扭头看丑丑,女人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一脸平静,像是万事冇存心上,那副笃定架势,是明日断然不走,一辈子都不离开他似的。凌九发话到嘴边又犹豫了,到底没有开口,坐到花梨木桌边,粥和粉各食了一碗,推筷起身,清水漱了... 【全文】
  • 珞珈路(黄蓓佳)
  • 作者:黄蓓佳
  • 期号:《中国作家》文学版2016年第11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6-11-01
  • 毕业三十多年之后,我们那一届大学合唱团的团员们终于在北京聚集了一次。之前也有过很多次动议,无奈总是稀稀拉拉凑不齐人头,因为都忙,也因为毕业之后天南地北分布太广,集合令难以到达每个团员的手上。现在好了,有了微信,似乎整个世界的熟人都聚到了同一块手机屏幕之中,任何事都变得快捷而有效率。就这么的,一呼百应,拔脚都奔到了北京。 三分之二的老同学都已经退休。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面孔完全陌生。更有几个特地从国外赶回来的,不知道是过于激动,还是聚会场面跟他们以往的孤寂生活反差太大,竟然当众飙泪,惹得全体女生鼻酸喉哽。 在从前的合唱团指挥的提议下,我们又一次深情款款地合唱了《自新大陆》《... 【全文】
  • 如临渊(陈再见)
  • 作者:陈再见
  • 期号:《中国作家》文学版2016年第11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6-11-02
  • 扇东街又多开了一家咸茶铺 1 扇东街以前就一家咸茶铺,现在两家了,东宫码头又有一家在装修,栾爱丁打听到,人家要做的还是咸茶生意。咸茶有什么稀奇的,整个扇背镇有了点年纪的妇女都会做;问题不是出在会不会,而是人们都懒了,闲歇时,打个麻将看下戏,肚子饿了,想吃咸茶,只好唤下年轻仔,开个电单车,到街上打包回去。街上的咸茶铺越来越多,说明镇上人也越来越懒了。 栾爱丁的咸茶铺有过好赚的时候。那时一到中午,来打包的人可以排出街面十多米。街道本来就窄,两边的骑楼每家还要伸出个小门楼,建造时明摆着就是为了占地方。一到中午,咸茶铺门口没有不塞车的,满街的摩托车电单车就堵在路中央,喇叭摁个不... 【全文】
  • 柳宗元:“千万孤独”的山水永州(奉荣梅)
  • 作者:奉荣梅
  • 期号:《中国作家》文学版2016年第11期目录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6-11-02
  • 千山鸟飞绝, 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 独钓寒江雪。 《江雪》 这首藏头诗《江雪》,像一幅被冰雪凝冻了的水墨淡画,千万孤独的孤绝感,从诗行里浸透人的骨髓。是永州的绮丽山水成就了柳宗元,还是柳宗元的山水佳文成全了永州山水的美名?! 无论如何,在我的眼里,柳宗元谪居永州十年间,无论压抑愤懑、病衰孤绝,还是纵情山水、读书著述,都浓缩成一个古代士人傲岸独钓的标志性画面,一千多年来伫立在西山脚下的潇水河畔,让中国的文学史里再添一根顶天的脊梁。 柳宗元一生四十七年的岁月中,中青年最美好的十年时光,从三十三岁到四十三岁,与永州山水血肉相连。写下柳宗元的名字,脑海里就会自动搜索出他的山水... 【全文】
  • 时光笔记(韩宗宝)
  • 作者:韩宗宝
  • 期号:《中国作家》文学版2016年第11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6-11-02
  • 理发师 这当然是一个门朝北开的店 整个店透着本分和随意 正给我理发的理发师是个妇人 她有些过于散漫 她的目光看上去慵懒而松弛 在椅子上坐定后 我很快感到深深的疲劳和倦意 我没有打那个要打的哈欠 在这个傍晚时分的沉闷的房间 我没法想象自己的未来 一个理发的小店似乎必须紧靠 一个人来人往的自由菜市场 才能更靠近存在的根部 女理发师 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人 和我一样有些虚无 仿佛是现代生活的局外人 女理发师 她和理发店都散发着 某种旧时代和黑白电影才会有的气息 她的小女儿不断跑来跑去 说着一些很认真的孩子才会说的话 而她的回答明显是在应付 通过面前的镜子 我看到店门前的积水已经开始变脏 在给我理之前 她... 【全文】
  • 大梦徽州半江南(阮文生)
  • 作者:阮文生
  • 期号:《中国作家》文学版2016年第11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6-11-02
  • 空阔江南 白花花的湖水被冬天吃得只剩冰碴和发黑的湖底。下阮个的东面陡地空落,好像跌进夜里。螺蛳、泥鳅、河蚌、鱼在那里深藏起来,不显露一星半点。沉陷里它们落准自己的位置,暗黑成了相互联系的语言和表情。龟裂的湖泥里它们更加低矮了,也别无他路地归向深远的冬天。世道说变就变。可以一气走向二三十里外的河东,脚下绵软到处是路,几乎江南的路全归纳了,但有一条直指前方,已有脚步从发黑的泥块踩出灰白的底色。河东的山高高的成群的,像器皿的边沿或一些事的起伏,它们神情瘦削有点发涩。满湖的波涛在眼皮底下莫名其妙地没了,大湖变得有些假了,时光、景象、方位在重新洗牌。 太空阔了,鬼怪就填了进来。... 【全文】
  • 首页 1 2 下一页 末页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