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 第10期
  • 首页 > 2016杂志期刊 > 文学版 > 第10期
  • 落尘(孙向学)
  • 作者:孙向学
  • 期号:《中国作家》文学版2016年第10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6-09-23
  • 上卷 1962年前后的事 第一章 一 二傻婆气喘吁吁爬上拐下,终于在漏水洞见到了二傻爹。二傻婆喜形于色,口气却埋天怨地: 你妈麻屄哩,你也不看看啥子时候,还在这坎耍啥子麻屄嘛! 一看娘的脸色,二傻爹就晓得老婆生得顺溜,而且,肯定是个男娃。二傻爹大喜,将手上丈量田地的麻索朝天上一甩,拔腿就想跑。 哎土改工作队李队长吼一声道,啥子事,看你慌里慌张的,田地不分了?! 二傻爹腿一哆嗦,迈出去的腿又收了回来。他朝李队长尴尬一笑,说: 家里头出大事了哩。 啥子大事,难道比分田地还大? 二傻爹咧咧嘴,难为情说道: 我老婆生崽了。 哦李队长紧绷的脸色松弛下来,旋而又唬道,生崽事大,但你娘也不能说我们... 【全文】
  • 出边地记(谢友鄞)
  • 作者:谢友鄞
  • 期号:《中国作家》文学版2016年第10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6-09-23
  • 一 许多一抬头,见山上火工厂大门前,电子板告示闪闪发光:招聘武装押运员。山坡上有一拨子人,正猫腰撅腚往上爬。许多撵上去,一看,捏炒面的都是熟人,就笑道:揭告示去呀? 那当然。许多,你揭不揭? 我有前科,行吗? 一拨子人笑了,把屁股拍得扑扑腾腾,灰尘像无数蠓虫在阳光里飞:咋不行!你有修炼,道行大了去了! 许多知道,火工厂招聘武装押运员,不要张狂跋扈、惹是生非的家伙,但也不要三杠压不出个屁、任人宰割的熊蛋包。十多年前,生产火药、雷管的火工厂,属军工编制。火工厂坐落在庄园镇,镇上人自古尚武,为火工厂骄傲,不少人是火工厂职工家属。最近传出消息,火工厂要改制,归地方,大批裁减人。信... 【全文】
  • 在英吉利海峡那边(于坚)
  • 作者:于坚
  • 期号:《中国作家》文学版2016年第10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6-09-25
  • 来接我的司机高出我几乎一米,表情像某种旅行社发明的机器。一言不发,举起一直绷着的A4打印纸,上面印着我的名字的拼音,请我再次确认那行字母。自从过海关的那一刻起,我就是拼音了。我确认这几个字母指的是我,他示意我原地等着,他去开车。借此机会,我看了看英国,某种灰溜溜的东西,灰的,或者说旧的,很旧的。其实机场完全是现代化的,但给我陈旧的感觉,我来自一个几乎全新的国家,已经有点不适应这种自以为是的老旧。他开着一辆豪华的旧车来接我,凯迪拉克。我只是一个乘公务舱的普通游客,拎着一箱子全新的廉价家当,在那个国家,你想旧都旧不起来,焕然一新不仅是卫生标准,也是生活的意识形态,旧被视为... 【全文】
  • 父亲与雷电(蔡楠)
  • 作者:蔡楠
  • 期号:《中国作家》文学版2016年第10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6-09-26
  • 多年前的那天早晨,我被父亲牵着,像牵着一条小狗,后面还跟着我大姐二姐三姐三条小狗。我们要去马有家讨回被他们偷去的原油。 我知道,为了今天的行动,父亲昨晚整宿没睡。他不理我,也不理母亲,即使翻来覆去在土炕上烙大饼也不理母亲。母亲把手伸进他的被窝,抚摸着他的后背悄悄地说,田茂你要是睡不着觉你就到我这里来吧,田禾已经睡着了,我有办法让你睡着觉。其实我没有睡着,我只是偎在母亲的怀里假装睡着了。我能用耳朵看见父亲把母亲的手拿开,母亲的手又凑了上去,父亲又一次拿开。就这样一次一次地反复了好长时间,连我的耳朵都觉得没意思了。父亲用穿透黑暗的结结实实的声音说,别再过来了,胳膊,再过来... 【全文】
  • 草原跋(简明)
  • 作者:简明
  • 期号:《中国作家》文学版2016年第10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6-09-26
  • 发光的物体 伊犁河在下游分岔,一只脚 伸进马镫,一只脚伸出国门 源头之巅,至高无上! 风,有时从下游来,有时 往下游去,哺育之恩在风中 往返。这些发光的物体 像酽酽的血脉,点亮故土 点亮两岸的一草一木 弱小的事物只能生存在细节中 它们像沙漠一样干净,没有水分 它们在眼睛里播种,在血液里 生根,在骨骼的软组织里 长出钙化的马鞍与骑手来 岁月的长势,有时会惊飞 一块草地或者一匹马 如闪电那样飞 有时会停顿,像一只俯冲的鹰 一下一下敛翅,锋利的身影 让羊群炸开 托乎拉苏草原 草的尽头就是这座雪山 科古尔琴,天山山脉的一支 草,只摸到了4500米以下的雪线 雪山似乎不可翻越,在此止步的 还有雪崩、狼群、... 【全文】
  • 溪之歌(强勇)
  • 作者:强勇
  • 期号:《中国作家》文学版2016年第10期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6-09-26
  • 你没有黄河的雄浑、长江的壮美, 却是波澜壮阔源远流长的血脉精髓; 你没有海洋的宽广、湖泊的深邃, 却是博大精深取之不竭的源头活水; 你没有高山的巍峨、森林的苍翠, 却是壁立千仞根深叶茂的蓬勃基因; 你没有土地的肥沃、田野的丰美, 却是沧海桑田五谷丰登的生命之蕾。 啊!溪水,我歌中的水! 有人说,你是天堂的水, 是盘古开天把穹窿劈碎, 苍茫大地才银河纷飞、云蒸霞蔚。 天宫的琼浆玉液幻化成尘世的圣洁之水, 天上人间从此演绎着美丽的轮回。 有人说,你是相思的泪, 是下凡天女惜别红尘洒下的绵绵伤悲。 溪畔泉边荡漾着多少爱情的凄美, 每逢春花秋月总能看见化蝶的梁祝在比翼双飞。 有人说,你是陈年... 【全文】
  • 16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