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 第3期
  • 首页 > 2015杂志期刊 > 文学版 > 第3期
  • 一座营盘(陶纯)
  • 作者:陶纯
  • 期号:2015年第3期(总第456期)
  • 体裁:长篇小说
  • 页数:117页
  • 日期:2015-02-25
  • 第四章 1 八一建军节刚过,调查组住进了基地一所。调查组由一个少将副部长带队,由纪检、营房、财务、审计口的人员组成,基地王司令、杨政委先到一所看望了一下调查组人员,对调查组到来表示欢迎,并表达了歉意因为蓝海小区的问题,干扰了总部首长和机关的精力,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基地已经提前进行了部分整改,请调查组多批评,多帮助,有问题一定提出来,基地一定立即改正,决不含糊。 接待工作由基地严副司令和后勤部江部长牵头,孟广俊负责具体落实,抽调来搞接待的人,都和调查组人员熟悉,要么是老乡,要么是同学,要么是以前一块出过差、开过会、培过训,总之,都得熟悉,这样便于开展工作,不生分。 头一天晚... 【全文】
  • 走进大余湾(朱芬)
  • 作者:朱芬
  • 期号:2015年第3期(总第456期)
  • 体裁:散文
  • 页数:73页
  • 日期:2015-02-25
  • 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 题记《周易》 一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在城市长大的人,对于乡村我是生疏的,内心虽然也十分羡慕陶渊明式的躬耕生活,向往凿井造田、乐看晨夕的自在闲适,憧憬面朝村屋,稻香扑面的悠闲慵懒,可对于乡村生活我始终是个远观的路人而已,这次得知我区统战部邀请台湾中天电视台台湾脚逛大陆节目组专程来到我的家乡武汉市黄陂区实景拍摄台湾脚逛木兰山的节目,并有幸陪同,让我更近距离走近了身边的乡村。 在一个云淡风轻的日子,我们一行人来到这里。 大余湾就在木兰山的脚下,我们先到木兰山,离大余湾就不远了。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木兰山虽然海拔不足六百米,与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相比,可... 【全文】
  • 亲爱的爸爸(李永芬)
  • 作者:李永芬
  • 期号:2015年第3期(总第456期)
  • 体裁:武汉青年女作家专辑(短篇小说)
  • 页数:61页
  • 日期:2015-02-25
  • 一 十五岁的那个夏天,我拿到了成都一中的录取通知书,这是我小小人生的第一个成功,当时的我,心一下子被端到了云端。 那个下午,我躺在小城河滩上看云朵,纤云迈着细碎的步子,一步一行,悄悄变幻着形状,但远远看去,又是静止不动的。 夕阳把半条河水都烧红的时候,妈妈打来电话,说快回家吃饭,有事要跟我说。结果,那件事果然发生了。从那天起,我从云端掉到了地上,手机里,我的父亲我的亲生父亲,被我删除了。 他没有死,地球还在转。我在当天的日记里是这样写的,那一天的日记只有这几个字,笔迹粗重,笔尖上划出一种愤懑的情绪。 那个号码真的像不存在过吗?我能背到圆周率小数点后一千位的数字,那个熟悉的... 【全文】
  • 谁看见了我的梳子(张好好)
  • 作者:张好好
  • 期号:2015年第3期(总第456期)
  • 体裁:武汉青年女作家专辑(短篇小说)
  • 页数:55页
  • 日期:2015-02-25
  • 吸引我一年一次飞毛腿般扑到朵朵家的唯一理由:那将是一段不短不长的舒心度假生活。 十五年前,我从火车站搭车到老城区的中心花园,等待朵朵或者朵朵的小丈夫接我。如宇航员戴着头盔,哗地一个急转弯,摩托车在我脚边停下。我戴上另一个头盔,风驰电掣,进入深深窄窄的巷子。然后,一种微笑的日子如一堵墙柔软地立在我面前。那堵墙一定是巧克力做的。 有个把白纱蚊帐睡成一入侯门深似海的小婴儿,从长长的黑甜乡里醒来,伸手摸摸我,抬头看看我,确定我和他是一个部落的,于是蹬脚咧嘴无牙地咯咯笑起来。母亲来看望过这个小婴儿,回去后啧啧啧地说:长得像你们的爸,肩膀端着,笑起来嗨嗨嗨的。朵朵这个柔软的小妇人... 【全文】
  • 结庐(柳隐溪)
  • 作者:柳隐溪
  • 期号:2015年第3期(总第456期)
  • 体裁:武汉青年女作家专辑(短篇小说)
  • 页数:44页
  • 日期:2015-02-25
  • 一 冬日暖阳,难得的晴好。 昨夜的风大,水杉树的羽状叶子,蓬蓬松松铺了满地。 顺子亦步亦趋,躬身追着二叔,一路跟到河边,见他总是不肯开腔,急得嗓子发干额角冒汗,一把扯住他的衣角,扑通就跪下了,带了哭腔道:二叔!二叔,侄儿求您了,您就收了我吧! 二叔侧身看了看他,冷冷地说:做我们这一行,要吃得苦。 顺子一听大喜,忙不迭地点头:二叔,只要有钱弄,吃苦算么事!我吃得苦,吃得苦! 二叔还是冷冷的:还要胆子大,心思细。 大的,大的!顺子听了这句,更是心喜,连声道,我屋里的老鳏子从来都说我苕胆子大,您家晓得的! 呸!二叔啐了一口,撇开他抓衣角的手,拍了拍衣服,嫌弃道,苕胆子大有个屁用!... 【全文】
  • 了不起的木瓜(亚未)
  • 作者:亚未
  • 期号:2015年第3期(总第456期)
  • 体裁:武汉青年女作家专辑(短篇小说)
  • 页数:39页
  • 日期:2015-02-25
  • 那个凌晨我正因为头一晚赶稿至深夜而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忘了是怎么将电话凑到耳边的。彼端粗喘着气语速急促地说着什么,他在重复了三遍以上那句话的含义才真正通过耳膜的震动传递到我大脑的中枢神经。 木瓜死了。在他去东北拍摄一部野生动物纪录片的一个月后。剧组的工作人员说他是被野狼咬死的,我觉得很可笑,我从来没听说过哪个人因为拍动物而被动物咬死的,我是说,现今社会很发达不是吗?拍电影就该做好防护措施吧?怎么可能出现这种远古时期才会发生的悲剧?这等于在向我宣布一个孕妇因为难产死掉了,现在还有这样的事吗? 对方见我半天不说话,沉痛地劝我节哀,又委婉地表达了他并不知道我是谁,因为木瓜的电... 【全文】
  • 首页 1 2 下一页 末页 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