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 第7期
  • 首页 > 2015杂志期刊 > 纪实版 > 第7期
  • 连云港,蔚蓝色的记忆(郝敬堂)
  • 作者:郝敬堂
  • 期号: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5-06-30
  • 梦飞连云港 在所有的色彩中,我最喜欢蓝色。天是蓝色的,海是蓝色的,那是铺天盖地的蓝,那是无边无际的蓝,蓝得纯粹,蓝得耀眼,蓝得醉人 天上有七彩虹,地上有五色土,七彩虹在变,五色土在变,唯独天空和大海的颜色不变永远的蔚蓝。 站在蓝天下看白云朵朵,站在大海边看白帆片片,对蓝色有了更深的理解:它是生命的颜色,有了它,大自然才会变得如此美妙和生动;它是大自然的底色,有了它,世界才会变得如此精彩与和谐。 暮春一个碧空如洗的日子,笔者带着寻找的渴望,攀上一只会飞的大鸟,扶摇直上,去了那个海天相连、陆海相接的蓝色港湾一个叫连的城市。 连,连云港的简称,因面临连岛、背靠云台山、坐落在大海... 【全文】
  • 我这样要求未来(周庆荣)
  • 作者:周庆荣
  • 期号: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5-06-30
  • 将军崖岩画 当初,海水如何在山脚下发出小小的呢喃? 一面山坡朝南,阳光晒过来,海鸟俏皮就俏皮吧,文明发生在锦屏山的时候,把劳动和娱乐刻成画,因为一些最初的朴素象征人性的根,因为文字是繁体的,复杂尽可省去。 假如画也只是幼稚的文明,就留下一些符号,如鸟飞过后来的海州。海州之前的岁月,我们暂且让岩画上的符号来叙说。说说这里的古人,他们态度干净,没有心机和野史里功名利禄的励志。这片土地簇拥着锦屏山,春天长着油菜花,秋天稻谷养人。恨不多,悠悠的是爱。 爱悠悠呀,语言难以道尽,把态度刻在山坡,深刻地古训般提醒过日子的人。随后的岁月文字一直在进化,如同人们装饰的技艺有了进步。 我知道... 【全文】
  • 秦始皇与徐福(陈亚军)
  • 作者:陈亚军
  • 期号:2015年第7期(总第469期)
  • 体裁:《中国作家》连云港采风特辑
  • 页数:203页
  • 日期:2015-06-30
  • 千古一帝 埋你的骊山 有几处被火药 炸掉几块山体 筋骨有断有连 逢阴雨天 一整条山脉 都隐隐生疼 也有寻你的化学射线 往死里照 手劲太大 把山脉划出道道血痕 更多的是 盗墓者们用铁棍 直插地心 万一戳在你的棺椁上 会有两种可能 一是 唉! 扫六合 决浮云的始皇 怎得安息 二是吵怒了你 暴拳一挥 一方地球 就得被拍碎 你怕死 求长生不老药 乌托邦这个概念是贴膏药 方士徐福用手 轻轻地按在你的软肋上 就从大秦帝国的账户里 划掉几近半壁的江山 几千童男童女 肩挑手拿金银财宝 算什么 徐氏集团的一个船队 载着种子 衣履 药品 耕具 和最先进的文明 向蓬莱 方丈 瀛洲三仙岛驶去 平原方泽 止王不来的东方海深处 正是秦始皇深... 【全文】
  • 山海风韵连云港(叶延滨)
  • 作者:叶延滨
  • 期号:
  • 体裁:
  • 页数:页
  • 日期:2015-06-30
  • 孔望山:寻孔子不遇 孔望山因孔子曾经登山望海而得名,这里文化底蕴深厚,人文景观居多,著名景点有佛教造像、龙洞庵、龙洞及众多的佛教摩崖石刻,以及汉代巨型石象等。 题记 说是孔子来这里望过大海 于是这座小山也就姓了孔 山虽小,名声大 名声大,人气旺 我们也来这里寻圣人 像寻找我走失的姥爷 不说踏着孔子的脚印前行 孔子在此,在此 却没有留下足迹 不说按孔子指示方向前行 孔子在此,在此 却没有留下语录 谁说孔子在这里望过大海? 爷爷说的,说他听爷爷说 听爷爷的爷爷说听爷爷 说爷爷的爷爷听爷爷说 啊,金碑银碑比不上口碑 孔望山是口碑聚成一座山 那么这满山的奇石哪来的? 那么这满山的花草哪来的? 那么... 【全文】
  • 与魔鬼博弈——为了生命的权利(张雅文)
  • 作者:张雅文
  • 期号:2015年第7期(总第469期)
  • 体裁: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页数:162页
  • 日期:2015-06-30
  • 对过去闭上眼睛,就是对现在的盲目,不想记住那种非人的行为,就会失去抵抗力,再次染上新的疯狂! 德国总统魏茨泽克 战争是什么? 战争就是一台少数人操纵的绞肉机,多少无辜的生命,多少美满幸福的家庭,都毁于这台绞肉机里。那些不顾自己被绞死的危险,拼命从绞肉机里抢夺他人性命的人,就是人类的天使! 一 一张绞刑布告贴出了全村人的绝望。 一位柔弱的中国女子,却叩开了纳粹德国将军的大门。一位深受希特勒赏识的德国将军,却被盖世太保关进集中营。一位比利时的反战女英雄,却疯狂地爱上生死未卜的比利时头号战犯。为什么比利时政府将一枚英雄勋章,授给一位中国女性? 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这是一个百年不... 【全文】
  • 旌旗万里——中国远征军在缅印(彭荆风)
  • 作者:彭荆风
  • 期号:2015年第7期(总第469期)
  • 体裁: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页数:4页
  • 日期:2015-06-30
  • 一、雾重庆与珍珠港 重庆的冬天多雾,一到夜半,浓厚而又潮湿的白雾就悄无声息地从山林和江河间缭绕升起,缓缓地漫向四方,再从早晨延续到中午,把这座被长江、嘉陵江环绕的山城笼罩得严严实实;从空中往下看,不见城市、乡村的踪迹,只有无边无际的白茫茫云海;人口密集的街巷间也是云雾弥漫,十几步外难见人影,似乎一切都处于虚幻缥缈中 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在1938 年秋的武汉保卫战失利后,就决定把中央政府各部委迁往重庆;先是把这处于长江上游的最大城市定为行都,以后改称陪都。 这是因为山城重庆东有长江三峡之险,可以阻挡日军舰艇逆流而上,还有起伏的大巴山脉可以层层布防,使日军的大部队难以在大江... 【全文】
  • 16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