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 第1期
  • 首页 > 2014杂志期刊 > 文学版 > 第1期
  • 高贵的混血儿(彭名燕)
  • 作者:彭名燕
  • 期号:2014年第1期(总第412期)
  • 体裁:长篇小说
  • 页数:155页
  • 日期:2013-12-31
  • 从加拿大反馈的信息 就在这一天,爱德华的心乱了。 他一进妈妈的家门,就感觉气氛不对,妈妈戴个口罩,独自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像一尊木雕。平日,只要他一回来,妈妈立即会飞过来同他拥抱。他小心翼翼地问:妈咪,怎么了?感冒了?为什么这么急匆匆找我回来?妈妈答非所问地说:我错了吗?我想不通!爱德华说:你说什么妈妈前言不搭后语地说:明明是他们不对,你爹地怪我多管闲事,我们为别人的过错吵架,这是第一次。爱德华闻到一股怪味,他明白了,又是隔壁的中国女人在制造毒气了。妈妈说:你闻闻,三天两头来一次,这味道还让不让我们活了?爱德华使劲呼吸一下,那是类似狗尿被蒸熟了的气味,他也想呕吐,问... 【全文】
  • 运动队(林那北)
  • 作者:林那北
  • 期号:2014年第1期(总第412期)
  • 体裁:散文
  • 页数:110页
  • 日期:2013-12-31
  • 那件发黄的军大衣似乎来历不明,领口装饰性的棕色人造毛已经微秃,但有它铺展在那里,整件衣服顿时平添了几许威风。父亲双臂通常并不套入袖子,而是凌空支在腰间,手肘于是把大衣拦腰撑开,像一只老鹰将开未开的双翅。 这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那时父亲是福州郊县一个公社革委会副主任,分管文教卫生以及知青工作,算起来全是与人的生命或者说与命运有关联的事情,那件军大衣仿佛是他的一个道具,父亲把它赫然披着,一直在我的记忆里走来走去。 这些年许多次听人说起那时的父亲,都使用了高大这个词,这当然有点奇怪。父亲身高一米七三或七四,总之并不高。壮倒是有一点,大头大脑,肩膀宽阔,昂首挺胸,步履匆匆... 【全文】
  • 说出那更早的(林 雪)
  • 作者:林 雪
  • 期号:2014年第1期(总第412期)
  • 体裁:歌诗
  • 页数:106页
  • 日期:2013-12-31
  • 车过洛川 在通向延安高速路的中途 一座蓝色路标上的箭头向右 洛川在一个 巨大秘密的缝隙处 我们的车子一闪而过 从服务区开始 到零公里外的第九十九棵白杨 它们已人到中年,仍没悔悟 本能地,认真而拙笨地 度着时光。这是秘密的解码 洛川在这个世纪初的秋天 有什么已坦然绽放? 又有什么仍秘而不宣? 在第一百棵白杨之上 愤怒的云朵一次次抱起高原 她要费力地擦净那些 她胸口上增殖的污点 她那失贞的岁月 从秘密的手势里夺过磁铁 消解着活人那微弱 又强悍的证词 这是你必须开口 又必欲被骟除的口舌 在那光荣正确的图章下 一个旷世的谎言就要破茧 洛川你如何熄灭 那火焰一样的风沙和灰烬? 你如何取消 那大地波涌? 此... 【全文】
  • 行走的风景(叶延滨)
  • 作者:叶延滨
  • 期号:2014年第1期(总第412期)
  • 体裁:诗歌
  • 页数:102页
  • 日期:2013-12-31
  • 耶路撒冷在说 以色列大屠杀纪念馆前冥想 在地狱的火焰遍地蔓延之前 一定有人悄悄点燃它 一定有人默默看见了 看见了却沉默,一定有沉默的理由 而这理由昨天被哀号淹没 今天也像阳光下的露水无声地消匿 在集中营成为死亡之唇多年后 它今天也死了,紧闭着它死亡之唇 死神也会死亡,但谁把这死神请来? 第一根铁丝网,第一座栅板 修建它一定有动人的理由 谁能记得那些蘸满蜜汁的动员辞藻? 分拣着被屠杀者的物品像分拣 从菜地挖回来的土豆和萝卜 成堆的金牙、成筐的眼镜、成山的鞋 啊,在屠夫工厂里变成屠夫之前 这些分拣者也曾有过童年 童年的笑声一定也曾经清亮? 在地狱的火焰遍地蔓延之前 为什么有人把心换成了石头?... 【全文】
  • 金眼罩(余德庄)
  • 作者:余德庄
  • 期号:2014年第1期(总第412期)
  • 体裁:中篇小说
  • 页数:60页
  • 日期:2013-12-31
  • 1 田嵩坐在蓝宾利的驾驶座上一边抽着烟,一边斜睨着仰躺在高尔夫球场上的三个男子。几个轮番挥杆跑动欢叫玩够了的主儿,此刻正享受着与大自然深度相融的闲适与惬意,雪白的球帽和球衣衬着碧丝般的绿草坪,显得分外醒目,几支球杆被胡乱地扔在一边,四处星星点点地散落着的高尔夫球,活像是被遗弃在草丛间的鸟蛋。 人比人,气死人。田嵩轻声骂咧着,将烟头狠狠地扔到车外。除去玩的时间,单是三个人躺在球场上的这两个来小时,其费用就已超过他辛苦劳累一个月的工资!他自十年前从部队转业进入武陵矿业公司,先为公司总裁也就是滕达的老爹滕伯铸开车,后来成为人称少总的公司市场部总经理滕达的专职司机,所见所闻引发... 【全文】
  • 寂寞的火焰(王诚林)
  • 作者:王诚林
  • 期号:2014年第1期(总第412期)
  • 体裁:短篇小说
  • 页数:50页
  • 日期:2013-12-31
  • 父母早死,杨老头从小孤独,孤零零一个,像小猫小狗一样在灰里土里摸爬长大熬到三十岁上才娶了妻,生了儿子,不几年,妻子匆匆地走了。杨老头好不容易一个人把一对儿子拉扯成人。成人后的儿子自己也成了家,生了儿子,因为生计,也都离开了家,一个去了深圳,一个去了县城,去深圳的好几年不回来一次。 家里就只剩下杨老头孤独一个人了。 村里几户人家的年轻人也走了。他们自己走不算,有的还把老人也带走了。 没有人和杨老头说话,杨老头就和自己的田说话。杨老头说,田呀,田呀,你能和我说说话吗?田呀,你知道我耕种你多少年了?你知道我从你身上,收了多少粮食?说到这里,杨老头把犁耙停住,杨老头痴痴地等着田... 【全文】
  • 首页 1 2 下一页 末页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