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 第3期
  • 首页 > 2011杂志期刊 > 文学版 > 第3期
  • 父亲的天山,母亲的伊犁(未知)
  • 作者:未知
  • 期号:2011年第3期(总第304期)
  • 体裁:中篇小说
  • 页数:4页
  • 日期:2016-07-11
  • 美丽的白哈巴 到了地处北疆的阿勒泰,看过像一块巨大碧玉那样安卧在万绿丛中的喀纳斯湖,我忽然想,作为一名老兵,既然到了祖国边疆的西北角,就应该去看看驻守那里的边防连队,和连队官兵说说话。我已退休多年,虽然不再穿军装,但心却一直还留在军营。实话说,当了多半辈子兵,对军营,对那些年轻的士兵,我有一种无法割舍的爱恋。 陪伴我们的阿勒泰地区行署秘书长,叫李伯成,也当过兵,是从咱们队伍上下来的人,见面感到格外亲切,相互间自然多了许多话题。听说我想去看看边防连队,他比我还高兴,说,从喀纳斯湖出去不远,就驻扎着白哈巴边防连,他们被誉为祖国西北第一哨。去看这个连队怎么样?我若有所思地问... 【全文】
  • 这么旺的火也烧不热个你(未知)
  • 作者:未知
  • 期号:2011年第3期(总第304期)
  • 体裁:中篇小说
  • 页数:24页
  • 日期:2016-07-11
  • 1仅仅是传说 提起胡儿台的张红杏,方圆百里,妇孺皆知。关于她的传说从古到今,亦真亦幻。 老年人说:红杏这女子,一看,就不是那平地卧的兔儿! 女人们则挤眉弄眼,嫉妒又神往地说:嫁汉要嫁李自成,当婆姨就当张红杏。 张红杏一出娘胎,就是个白面麻子。 2劳模 风起雨落,年年麦儿黄。 十八岁的张红杏出落得大眼眼,红嘴嘴,还有一对匀溜溜的长腿腿;胸脯高,胯骨大,远看恰似一朵花!唉,可惜啊,一个大美人,让脸上的一把麻子给毁了。 胡儿台村的人,忘不了一九六三年的麦儿黄,经历了衣不遮体、饿殍遍野的大饥荒后,这一年的麦儿黄,照亮了全村男女老少饥饿的胃肠!麦子才刚挂浆,田埂上,乡亲们咽口水的声音,像... 【全文】
  • 铠甲岭轶事(未知)
  • 作者:未知
  • 期号:2011年第3期(总第304期)
  • 体裁:中篇小说
  • 页数:4页
  • 日期:2016-07-11
  • 1 寂然耸峙于华北一隅的凛山,因山多不毛,人迹罕至,抗战时期曾经是八路军、国民党军和日伪军三不管的地方,但在其主峰铠甲岭的悬崖峭壁下,却留有那场战争的一处遗迹一个杂草丛生的大土堆。据当地乡民说,那是一座坟冢,当年中国军队与小鬼子曾在这里有过一场惨烈的遭遇战,坟冢里埋葬的就是中国的阵亡将士。 照此说来,这些阵亡将士应是为国捐躯的了,后来理当收殓厚葬才是,但不知为什么,山河重光已越数十年,却一直无人过问此事,使之成了一座远弃深山的荒坟野冢。当地一些偶尔涉足其间的猎户樵夫说,夜深人静时,会在大坟附近听到一种凄怆的声音,像是埋在里面的人死不瞑目,在呼屈喊冤。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 【全文】
  • 铠甲岭轶事(未知)
  • 作者:未知
  • 期号:2011年第3期(总第304期)
  • 体裁:中篇小说
  • 页数:4页
  • 日期:2016-07-11
  • 1 寂然耸峙于华北一隅的凛山,因山多不毛,人迹罕至,抗战时期曾经是八路军、国民党军和日伪军三不管的地方,但在其主峰铠甲岭的悬崖峭壁下,却留有那场战争的一处遗迹一个杂草丛生的大土堆。据当地乡民说,那是一座坟冢,当年中国军队与小鬼子曾在这里有过一场惨烈的遭遇战,坟冢里埋葬的就是中国的阵亡将士。 照此说来,这些阵亡将士应是为国捐躯的了,后来理当收殓厚葬才是,但不知为什么,山河重光已越数十年,却一直无人过问此事,使之成了一座远弃深山的荒坟野冢。当地一些偶尔涉足其间的猎户樵夫说,夜深人静时,会在大坟附近听到一种凄怆的声音,像是埋在里面的人死不瞑目,在呼屈喊冤。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 【全文】
  • 鹰(未知)
  • 作者:未知
  • 期号:2011年第3期(总第304期)
  • 体裁:散文
  • 页数:84页
  • 日期:2016-07-11
  • 我本来是要去找驯鹰人依布拉音的,但没想到见他之前倒先见到了鹰。我们到了阿合塔那村后,发现他不在家。同行的一位朋友几经打听才知道,今天这个村子里的人要举行一次猎鹰捕猎的活动,有几十只猎鹰在捕猎。他用急切的眼光看着我,要不要去看一下?遇上这样的活动当然要看,于是我们的车子急急驶出了村子。走不远向一位柯尔克孜族老人一打听,他用手一指村北边的一个山洼,说:那边,山不大的地方,大家在放鹰。我们于是便急忙开车过去,等转过一个小山头,看见有一群人骑在马上,每个人肩上都立着一只猎鹰。我内心一阵欣喜,看来我们今天在这里运气不错,人们还没有放鹰,过一会儿便可以看到猎鹰捕猎的全过程了。 等... 【全文】
  • 裸地(未知)
  • 作者:未知
  • 期号:2011年第3期(总第304期)
  • 体裁:长篇小说
  • 页数:128页
  • 日期:2016-07-11
  • 沟头溪雷多。 闪电兜头射下来,随之就来了雷。 雷在地上炸响了,沟头溪有了生气 最早的时候,这里有一座庙,后来雷击了庙,成了一片草地。天水下得很密时,积了洼,洼里生了小虫、小鱼、小虾。有鸟落在上面觅食,水积得冲了,积成了一片沼泽地。岸上长了很多苇箔,山一般的苇箔在洼中铺漫开,夕阳下打远处看过去闪耀着墨黑的光。风走到沟头溪时被凝固了,阳光照到沟头溪时被凝固了。苇箔横陈在洼边,光很难透过墨黑的苇箔照进去。阳光浮在苇箔上,风一动能听到荡碎阳光的声音。 苇箔中有几只小鸟互相和鸣着从阳光深处透出来,苇箔下的根部有蛙跟着鼓动起腮,日头从早晨晃到傍晚的时候,苇箔中和合的鼓噪就开始了。那... 【全文】
  • 16条记录